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兴仁 » 兴仁文苑 » 散文

我上辈子欠你的——谨以此文向牺牲在脱贫攻坚战线的英雄致敬!

  • 字体
  •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

我上辈子欠你的

文泊

【题记】谨以此文向牺牲在脱贫攻坚战线的英雄致敬!


如果这辈子你是我今生所有,下辈子我当为你当牛做马。

这是佛界的一种因果报应。佛讲因果,而所有众生皆从六道轮回中生灭循环。无论往世今生我们都会遇到某些人,他给过恩惠,或者有些亏欠,这一世他无论做什么都要报答或者索要前世恩怨情仇,或者还金钱情爱债又或礼让关怀。所以会在因缘具足的情况和你相遇相知。

因果报应带有迷信色彩的观点不容提倡,但教人向善积极向上的心态,我认为可取。人世间的这种事不少,有的就在身边或者就在自己身上,本来一个与你八竿子打不着毫无相干的人,却机缘巧合,把你的某一段经历和他拴到了一块儿,你不得不为他无私付出还毫无怨言。

脱贫攻坚中,中国共产党人和国家干部人性无私的一面,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杨五爷是个小人物,但他身份却是国家干部。底层一般国家干部在国家干部堆里确实是个小人物,但在平民百姓眼里,这样的小人物也不简单。

仅看名字,杨五爷一定是个老大爷,应有一大把年纪了。但当见到真人,与脑海里的印象怎么也重合不到一块儿。杨五爷才四十来岁光景,小小个头,瘦精瘦精,一副圆框大眼镜架在那本来就不怎么富裕的脸上,叫人看起来着实有些吃力。杨五爷说话慢,做事慢,吃饭更是慢上加慢;他说话爱较真,有板有眼,与人讲话总爱比划手势,但他比划的手势比说话要慢半拍,一句话早说完了,一双手还在空中挥舞半天,让人忍俊不禁。

所以,人们就叫他杨半仙或杨五爷,真名倒被大家遗忘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在脱贫攻坚这场战役中,虽总是掉队,却从不甘落后;他虽不是什么单位领导,却包保了五户贫困户,这可是他们这个市里科级干部包保的标配。

本来任务安排下来,单位的领导职工都认为他会推辞,然而,杨五爷却照单全收,没有半点怨言,也没给组织提出任何要求。

杨五爷们单位帮扶的是离县城最偏远乡镇的一个村,也是当时全县唯一没通公路的村,叫弄那乡沙甭村。弄那乡离县城56公里,沙甭村距乡政府25公里,81公里路程,100%是山路,有10多公里还是山间小路。沙甭村座落在北盘江支流麻沙河边上的山谷间,紧挨河谷。弄那是以布依族为主的少数民族乡镇,而沙甭村则100%的村民都是布依族。

其实,沙甭村就只一个组,六十来户人家,因为它距离其他寨子实在是太远了,成了“独立王国”,所以被单独划成一个村。

弄那乡6个村,其他村早就通公路了,而且还轮番升级改造,从砂石路到水泥路再到沥青路面。可沙甭村隔河吊水,有一段七八公里的悬崖阻断了与外面的联系,工程施工难度太大,通村公路一直处于搁置状态。

为此,县里专门研究过好几种解决方案,最后又回到实质,只是在修路和搬迁之间做出选择。仅从投资成本来看,修路的费用远高于整村搬迁。即使五六十户人家全部搬迁进城区,用于安置的费用还不及修路费用的三分之一。

最终县委常委会拍了板,整村搬迁。

解决方案出台后,县里专门派驻工作队,挨家挨户做宣传动员工作。带他们走出河谷,再用客车拉进县城参观易地扶贫搬迁社区。村民们看到那花团锦簇,齐齐整整的楼房,也是七嘴八舌,心有所动。可一旦回到家里,工作队再去征求意见,一个个都不吭声了。工作队员耐心劝说,得到的答复竟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一句话,就是不搬,而且,意见竟然是那样的统一。

常委会定下的整村搬迁方案意外流产,县里相关部门所有的精力只有放在修路上来了。

脱贫攻坚,村村通达,组组硬化,户户串通。这是一项硬任务。县里只有“西楚霸王硬上弓”了。战雨天,抢晴天,整整一年,2016年深秋,该县通村公路最后一座堡垒被攻克。沙甭村通柏油路了,杨五爷所在单位的同事们比沙甭村的村民更兴奋。杨五爷等帮扶包保干部的车首先开进了村里,开到了贫困户的家门口。

早些时候,杨五爷及他所在的单位接到帮扶包保任务时,沙甭村的路没有通,正在修。他们进村入户做帮扶工作,爬沟涉水,走了将近一年多的石旮旯路,基本都是天不亮进村,天黑了才出村,工作的时间还没走路的时间多,大把时间都耗费在路上了。

由于杨五爷的行动慢,包保任务又比别人多,工作进度总跟不上大伙节奏。加之他深度近视,打电筒走夜路,他最爱摔跟头。出于安全考虑,每次进村走访,大伙就叫他不走了,索性在贫困户家中住上一两天,把工作做完了再回城。

杨五爷既不是驻村第一书记,也不是驻村干部,但他住在贫困户家中的时间比驻村第一书记和驻村干部还多。杨五爷自己调侃说,他不是驻村干部的住村干部了。

杨五爷与贫困户接触时间多了,彼此感情也拉近不少。他与其中三户贫困户打了干亲家,成了贫困户子女的干保爷。在沙甭村,杨五爷成了杨保爷。

在保爷的鼓动下,原来死个舅子都不想离开“狗窝”的三户亲家,齐展展的要求杨五爷,他们也要搞易地扶贫搬迁,搬到城里去住。杨五爷故意问为个啷子?亲家们一致说,你的干儿子干姑娘想到城里读书,想住你们家那样的漂亮房子,想和他们的干姐姐们玩耍。

杨五爷把他们的想法向村里向乡里再向县里报告,果真在城区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申请到了三套安置房,完成了干老亲们全家想做新市民的心愿。

杨五爷三户干老亲的搬迁工作有条不紊进行。

可以说,这个易地扶贫搬迁,搬不搬也就一句话的事情,意念就在一刹那,但落实到行动上,可不仅是提只鸡笼那么简单。

有一天,杨五爷正在上班,突然接到其中一个干老亲的电话,他说要进城看房子,村里没有车,叫杨五爷开车去接一哈。杨五爷有意无意说动了他包保的贫困户搬迁,不能让他们再反悔,赶紧放下手里的工作,向局领导说明事情原委,亲自驱车去来一百六十多公里,把干老亲一家拉进城里看了房,吃了饭,倒腾半天,已是下午三四点。杨五爷本打算找家便宜一点的宾馆安排他们住下来,第二天再出去转转,老亲全家却死活不在城里住,要杨五爷再把他们送回去。杨五爷心里再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表面上还是要装出非常热情的样子,连说没问题、没问题。

杨五爷驾车奔波了一百多公里,又带领干老亲全家在安置区逛了几大圈,着实有些疲倦,但强撑起来看上去精神还是不错。大家走到小车前,心爱的轿车却趴窝了,四个轮子有两个都瘪了气。看来轿车是先罢工了,不想跟着五爷四处折腾。

杨五爷一边打电话叫补胎工,一边又做干亲家的工作,还有好多漂亮的地方没看呢,叫他们第二天看了再回去。可是亲家母却像吃了秤砣,铁了心就是要回去。没办法,杨五爷打的到车站,试着看有没有到弄那乡的末班车或者顺风车。一帮人到车站,车站钟楼上的时钟正好敲响,下午五点整。站内站外没有弄那方向的班车。他们只好站在路边碰运气,看有没有顺风车,可是等了半天也没个车影。

此时,修补轮胎的师傅打来电话,说车胎倒是补好了,但刹车片有问题,不能跑长途,若有时间,最好去换一对新胎,再到修理厂检查一下。杨五爷眼看干亲家一家没有丝毫通融的样子,只有再次打的返回安置小区开自己的车,送干老亲家回家。

车子在去弄那乡沙甭村的路上,杨五爷开得十分的小心,生怕轮胎再次罢工。好在有惊无险,顺利将干老亲一家送回了村里。此时,时间已是晚上10点过。这回,是杨五爷不愿住村里了,因为他手里的工作第二天上班局长就要要。

杨五爷独自驾车返程,刚出村子十四五公里,听到车外滋滋的声音,车身马上跳动起来,杨五爷知道轮胎又漏气了,赶紧靠边停车,下车查看,果然两个车胎旧疾复发,彻底瘫痪在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路上。杨五爷算了一下距离,后离沙甭村15公里,前距弄那乡政府10公里,叫维修工吧,夜深人静,远的不愿来,近的叫谁呢?杨五爷又当山大王了。

第二天,经多方联系,终于找来补胎工补好了轮胎,等三摇两摇摇到城里时,已经接近上午11点,要下班了,劈头盖脸遭局长一顿浑骂。杨五爷一腔委屈打掉牙齿也只有自己往肚里咽。

这桩委屈事还没彻底消化,刚过几天,另一个老亲家又出现新状况。沙甭村支书打电话来说,他另一个干亲家几天前将城里安置房里的东西搬回老家去了,还把房屋钥匙交回村里,甩到村第一书记的桌子上,叫杨五爷赶紧去村里协调,看看是啷子一回事。村支书的口气很不友善。

杨五爷来不及向局长请假,仅给办公室打个招呼,就驾车奔赴沙甭村。车子开到老亲家门口刚停下来,车门未开,就听到简陋的屋子里传来乌烟瘴气的吵闹声。杨五爷听得出,那是干老亲与他爹在吵架。

杨五爷走到吞口上,一只塑料盆“嗖”的一声从堂屋内飞出来,“日你妈,你想搬你搬,老子就是不搬!”这是干老亲他爹的声音。幸亏杨五爷躲闪及时,否则砸个正着。

杨五爷一只腿迈进屋内,大声说:“咦,一家人还很闹热嘛,什么事情搞得鹞子翻天的哟!”干老亲父子俩看见杨五爷走进屋来,都住了声,各自找板凳坐下。杨五爷随便往大门坎上一坐,说:你们继续吵吧,我是专门从城头来听你们吵架的!

刚刚还河翻水涨的几间破屋,突然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还是干老亲他爹忍不住,先冒了话:“要搬你们搬,我是不会搬的;城里有啷子好,吃根葱蒜都要钱买,还到处受人脸嘴!”干老亲怒怼他爹说:“搬到城里当初你也是同意了的,是为了两个娃儿好在好一点的学校读书。再说了,人家不是给你安排了一个扫地的工作吗?一个月1000多块钱,是你自己嫌下贱不干的,你怨得了哪个!”

杨五爷听了事情的原委,一颗心总算落下来。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怎么就赌气把钥匙交到了村里?现在村里有些人家见到你们搬进城里好了,都想申请房子,你们交回钥匙,不是便宜他们了吗?杨五爷好说歹说,总算又说动了老亲他爹。

杨五爷到村支书那里说了事情经过,要回钥匙,老亲一家人及其整个家当都装进杨五爷的轿车,再次返回城里。

进入安置房,屋内空空如也,杨五爷非常诧异,问屋内我给买的沙发、桌椅及其那些锅瓢碗盏呢?也没看见搬到老家去哈?干老亲一双眼睛盯住他爹,他老爹很不好意思地说,是我把它卖了!无语,杨五爷彻底无语!

一切都不用说了,杨五爷再次到旧家具市场,花了近3000块钱买了一套沙发、一张饭桌、几把塑料凳子,以及必备生活用品,送到老亲家中。

一切似乎依旧,生活归于平静。县里的脱贫攻坚虽然经国家第三方综合评估验收,退出贫困县序列,减贫摘帽顺利收官,但是接下来的巩固提升工作,包保干部大都觉得比以前箍得更紧了,特别是那些账表卡册,各种明查暗访,一遍又一遍,个别包保干部虽然有些怨气,但从大局出发,大家还是咬牙坚持。包保干部单位工作、包保工作两不误,双促进。

杨五爷的三户易地扶贫搬迁户,所有劳动力都解决了就业,生活趋于安稳。杨五爷要把主要精力放到那未搬迁的另两户包保户身上了。

好在两户包保户都比较省心,杨五爷帮他们协调了特惠贷和滚动资金,一家养了30多只本地纯种山羊,一家种了10多亩的火龙果、百香果,效益都可以,一年下来,每家5个人口,人均纯收入万把块没问题,以至于动员他们搬迁进城他们都不干了呢!

国家放开二胎生育政策,杨五爷像许多想生二胎的夫妻一样,如愿让妻子怀上了二孩。老大是个女孩儿,杨五爷与妻子本来不打算要老二的,但两边老人总是很热心,特别是妻子父母,更是时常把生老二挂到嘴边,二人犟不过,勉强答应了双方父母的要求,了却四老一番心愿。

一天,天正下着雨,笔者开车去上班的路上,见到杨五爷的妻子打着雨伞挺个大肚子一人在路边打的,由于都是老熟人,我靠边停车打招呼:“弟妹,下着雨,你要去哪?”杨五爷的妻子说:“我要去医院做产检。”“那,杨五爷呢?”“到乡下去接他爹妈去了!”我看雨越下越大,出租车生意很好,都是满坐的,一时也没空着的出租车,就叫五爷妻子上了车。

在车上,我问五爷的爹妈有什么事情?五爷妻见我误会了她的意思,忙说:“不是他亲爹亲妈,是他的包保户家儿媳妇快生孩子了,要他去接一下。”我见五爷妻的肚子大得很,问:“你也快生了吧,五爷真是的,分不倒轻重,天还下着雨,怎能让自己妻子挺个大肚子独自上医院呢?”见五爷妻没吭声,我又问:“他们怎么不叫120呢?”五爷的妻子说:“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叫惯了呗!”

我把杨五爷的妻子送到医院,雨下得更大了,出来时我给杨五爷打了个电话,想把他妻子到医院做产检的事告诉他,好叫他早点回来。可是连打两个电话都没打通。

第二天,一桩惊人的事件在县城传开,某某局的包保干部在去沙甭村的途中,快进村子时突遇泥石流,车子失控冲下悬崖。失事者就是杨五爷。后来还是去接他包保户儿媳的120连他一块送到县医院的。可惜,杨五爷永远离开了亲人……

据说杨五爷的妻子当时做完产检,肚子就有了动作,晚上顺利产下一个男婴;那个包保户儿媳也产下一个男婴。杨五爷的包保户说了,他儿子曾与杨五爷说过,他们的孩子若出生,由于产期相近,双方是男孩就结为兄弟,是女孩就结为姐妹,一男一女,就结为亲家。是杨五爷失约了哟!

杨五爷妻子出院儿子满月后,她背着儿子到杨五爷的办公室收拾他生前个人遗物。办公桌旁,看到的是一大箱贫困户帮扶资料,有各种证照、扶贫文件复印件,各种表册,贫困户每年收入算账草表,还有一本厚厚的走访日记,一份用手工写的抄得正正规规的入党申请书……

经县直属机关党委同意,单位批准阳务一火线入党,县里追任阳务一为该县优秀共产党员,优秀扶贫工作队员。接着州里、市里、省里、以至党中央国务院都对阳务一进行了表彰,称他为时代楷模、贫困户的儿子、脱贫攻坚战线上的英雄……

此时,杨五爷才得以正名,其实,他的真名叫阳务一。

阳务一的妻子赴北京代丈夫领了奖。

在人民大会堂颁奖典礼上,给阳务一的颁奖辞是这样写的:

你是爹娘的儿子,更是贫困户的儿子。

你原本不是共产党员,却时时刻刻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你双肩不算宽阔,扛起的却是贫困户脱贫致富奔小康这份沉甸甸的责任。

你没有宽厚的身板,却是一座丰碑。

你是一个小人物,却像一道道脊梁。

你身材虽然瘦小,却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你舍小家顾大家,无怨无悔把贫困户当成你的亲爹亲妈。

你是新时代楷模,是脱贫攻坚这场战役的杰出英雄。

全国优秀扶贫工作队员:阳务一。


分享: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