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兴仁 » 兴仁文苑 » 散文

雷打坟

  • 字体
  •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

雷打坟


兴仁县有个新龙场镇,新龙场镇有个虎场村,虎场村有个雷打坟组。雷打坟组还真有这么一所被雷劈过的坟,丈余方圆的坟坑依稀可见。

据说,盘县朱姓的大地主,家财万贯,富甲一方,唯一遗憾的就是族中没有一个读书做官的;邻寨的张家,虽然没有朱家富裕,却因为出了一位贡爷,在寨子里也算是响当当的望族,于是当地便流传了“朱富张贵”的说辞。财大气粗的朱大地主整日里想着“富贵”双全,盖过张家,便到处找风水先生查祖坟,寻“龙地”。

云南的风水先生罗阴阳,为人找宅地,寻墓穴,无不吉祥应验,名气传遍云贵川三省。朱大地主好不容易人托人请来罗阴阳,为其寻找“龙地”,以便迁葬祖坟。

罗阴阳从盘县出发,一路东行,寻找“龙穴”。这天,他终于来到了现今的虎场村,但见此处山峦俊秀,灵气透发,寻到结穴处,一株合抱粗的大树犹如巨伞,高高撑在穴地上空,真乃一处天然的“龙地”,更绝的是其“字向”、“葬期”,均与朱家已过世二十多年的朱老太爷相符。罗阴阳感叹,莫非这朱家真的顺应天命,要出大贵人?若真如此,也是天意啊!

罗阴阳将寻得“龙地”事儿告诉朱大地主,并一再告诫,这是一穴特殊的“龙地”,必须待三件事物出现后方可下葬,哪三件呢?一件是马骑人,二件是戴铁毡帽的人,三件是蛇打鼓,只有这三件事物出现后下葬,方可大吉大利,富贵双全,否则,天打雷劈。

罗阴阳为朱家寻得“龙地”的事儿很快在左邻右寨中传开来,大家都好奇:从来只见人骑马,罗阴阳偏说有马骑人,从来只见戴羊毡帽的人,罗阴阳偏说有戴铁毡帽的人,世上只有人打鼓,罗阴阳又说有蛇打鼓。于是,大家都盼望着朱老太爷迁葬的日期快快到来,以便见证这罗阴阳所说的三件怪事。

经过两天的路程,朱老太爷的尸骨终于在上好的杉树棺木中抬到了虎场,为此,朱大地主没少花钱,虽说是迁葬,却远比初葬时热闹得多,还特意招了朱老太爷的魂来重新超度,送葬时更是一路锣鼓喧天。因为好奇,这一路跟来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下葬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在葬师的指点下,墓井早早便打好,只待罗阴阳说的三件怪事了。

等啊等!早上等到中午,这罗阴阳说的第一件怪事,马骑人还没有出现,大家纷纷议论起来,都以为朱大地主一定上当受骗了。突然,有人指向对面喊:“现了!现了!”,大家才一齐看过去,只见一位老者吆着一匹马自对门山坳走来,肩上还扛着一只小马崽。挨近了大家才知道,原来老人在山上放马,马在山上产了小崽,小崽走不动,老人只好扛着,大家一下子明白,这就是罗阴阳说的“马骑人”啊!。这样一来,大家相信了罗阴阳的话,便耐心地等待着第二件怪事,戴铁毡帽人的出现。

一晃就到了晌午时间,大晴的天说变就变,一下子阴了下来,一声雷响,居然下起雨来,大家本能地挤到大树下,睁大眼睛望向四周,期待怪事的出现。一阵风来,吹散了雨雾,大路上,有一个人行走在雨中,头上戴了顶铅灰色的“大帽子”。莫非这就是罗阴阳说的戴铁毡帽的人?那就是所谓的铁毡帽吗?等到行人走近了,大家一看,哦!大帽子原来是一口大铁锅,戴“铁毡帽”的人果真出现了。

还剩最后一件“蛇打鼓”的怪事,所有在场的人把眼光都集中到了道士先生在超度中用的“鼓”上,因为摆在眼前的只有这一面鼓。

一等又等到了傍晚,天都快黑了。雨,不大不小地下着,时不时有一声炸雷,这蛇还不来打鼓。朱大地主开始焦躁起来,站也不是,蹲也不是,他想,三件怪事应验了两件,这吉祥也应该得到了十之八九,后代子孙即便做不到帝王之位,至少也该是个将相吧!好!将相就将相,这样一想,朱大地主一下子忘了罗阴阳的告诫,命令葬师不要再等了,即刻下葬。

大家七手八脚地忙起来,很快,朱老太爷的坟就垒好了。大家正准备收工回家时,一道闪电划过,突然,大树上掉下一样东西来,砸在鼓上,发出“咚”的一声。挨近的人仔细一看,是一条尺来长的小蛇,惊呼起来:“蛇打鼓啦!蛇打鼓啦!”。随即,一道耀眼的闪电直劈下来,“咔嚓”一声脆响,朱老太爷的新坟被雷劈开了,棺木、尸骨四散而开。朱大地主拍了三下胸脯,想说点什么又说不出来,嘴巴扯了几下,一跤跌在地上,昏了过去。

看热闹的人见朱大地主家没得到“龙地”,心里暗自高兴,随即散去,只有几个家丁抬了朱大地主灰溜溜地走上了回头的路。






分享:
关键字: 我要纠错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