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兴仁 » 兴仁文苑 » 散文

彝族的麻布衣

  • 字体
  • 访问量:
  •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



彝族的麻布衣

杜应兰


远古蛮荒时代,人类从动物界分化出来,最初是用兽皮、树叶遮羞蔽体。彝族祖先经过漫长的岁月,在日常生活中慢慢发现,植物纤维可以织布缝衣,尤其是火麻制成的衣服,有柔软、透气、耐磨、耐晒、防腐以及冬暖夏凉的特点。于是,彝族人制作麻布衣服的传统习惯代代相传,一直传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

那时候中国的工业还不发达、商品交易也不像现在繁荣,居住在农村的广大群众还处于衣难蔽体、食难果腹的艰难时代。做得一手漂亮的麻布针线活,是彝族妇女的骄傲和自豪。每年能够为自己的家人做一身麻布衣服,是作为家庭妇女义不容辞的职责。

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发展了,市场繁荣了,世面上的衣服各式各样,制作麻布衣服这一传统工艺也随之失传了,只是在记忆中还能回忆妈妈做麻布衣服的流程。

一道工序是种火麻。春季到来,趁天气晴朗,土质疏松的时候要进行培土,培好的土上铺一层厚厚的晒到半干的牛粪,在牛粪上撒一层细土,然后把火麻种均匀的播撒在土里,再盖上一层细土。要是遇到干旱天气,每天早上要浇一次水。每次妈妈去地里种火麻,我也跟着去帮忙,妈妈总是说,快去把土盖上,今年多收点,给你做一件新衣服。就她这么一句不经意的话,我总是等啊等,盼啊盼,盼着那一件新衣服。

火麻的收割季节一般是农历七月,七月的彝族寨子非常热闹,特别是晚上,小孩子们都去玩耍,请七姊妹的、请刷把神的、唱山歌的。我不能去,因为晚饭过后,我要陪妈妈一起,把白天从地里割回来的火麻一根一根的去掉叶子,十根左右捆成一把,锥子状的立在房前屋后,等太阳暴晒。大约晒七八天时间,火麻皮慢慢由青变黄,再放到水里浸泡一晚上,第二天捞起来凉到半干,就可以将麻皮从麻杆上一丝一丝的揭下来。

二道工序捻成麻线。捻麻线是彝族妇女必须学会的一件事,妈妈在这方面比较擅长。一般是在晚饭过后,或者是下雨天不能下地干活的时候。妈妈将麻皮一丝一丝取来,在拇指与食指之间来回捻动,捻成细细的麻线。将捻成的麻线圈放在一个小竹篮里,另一端再与麻皮相接,就这样不停的捻,不停的接,几天过后,竹篮里就有了满满一篮子麻线。篮子里的麻线又要把它绕成麻线团,由于麻线很轻,麻线与麻线之间会有粘连,将麻线绕成麻线团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弄不好又变成一团乱麻。在这个细小的环节里,妈妈很精明的发挥了她的聪明才智,撒一些米豆在竹篮里压住麻线,这些米豆在竹篮里翻滚,麻线就不容易乱,慢慢的就把麻线绕成了麻线团。

三道工序纺麻线。纺麻线也是一个很讲究的环节,那个纺车是木结构的,用很多木条钉在一起,上面绕着一些绳子作为支撑物,带上一个手摇柄,另一端插上筷子粗的竹签。手摇柄摇啊摇,带动竹签不停的旋转,麻线就越来越紧,然后把它缠绕在竹签上,又继续下一轮。为了麻线不打结,纺线的时候基本上不能走动,要起来就得有人接手,或者结束这一次活动。每到这个时候,妈妈又是那句话:快来换一下手,今年给你一件新衣服。我也很乐意学着妈妈的样子去做,只是做得不好,很多时候都让妈妈返工。纺好的麻线又要理成线挂子,一挂一挂的捆起,然后用草木灰浸泡一晚上,再放到锅里用文火煮三至四个小时,清洗干净,再泡,再煮,再洗,反复三四遍,白花花的麻线就算做成了。

四道工序织布。谈到织布,那就更麻烦了。彝族织布是站着织的,织布机的构造也很简单,没有整体的机身,只有踏板、机杼、梭子、线缯、卷布轴的临时组合,织布的难度非常大,所以,织布的人必须是心灵手巧,耐心细致,否则是完成不了的。牵线的时候,妈妈总要找几个帮手,找一块宽敞的晒坝,有规律的钉下一些木桩子,十几个线团各放在一个盆里,然后把线头有序排列,在木桩上绕来绕去,直到够织布机的宽幅和需要的长度才取下来,然后把线头一根一根穿进机杼和线缯的牙缝,这是经线的布局。经线布置好了,就要在家里找一个比较宽敞的地方,把经线的两端固定好,松紧要适度,这样织出来的布才平整。踏板和线缯是连在一起的,左右踏板各管一层线缯,织布的时候,左脚站立不动,支撑整个身体,右脚要管两个踏板,先踏动右踏板,组合在织机上的两个线缯便把经线上下分开,左手把机杼用力往前推,使张开的两层经线中间能穿过梭子,右手便把手中的梭子从张开的经线中穿到左边,左手接住梭子的同时,又踏动左踏板,经线随之上下交叉换位,右手用力拉动机杼,纬线就被编织到经线里去了;与此同时,两层经线再次打开,将机杼往前推,再将左手中的梭子,从经线中穿到右边,右手接住梭子,踏动右踏板,左手用力拉动机杼,这条纬线也被编织到经线里去了,就这样不断重复的编织,麻布便一寸一寸在手下延长,最后将编织好的麻布一层一层的卷在卷布轴上,雪白雪白的,很是漂亮。

五道工序缝衣服。缝制麻布衣服也很讲究,由于我们彝族人编织的麻布宽幅不大,缝的时候要多块拼在一起,一般都是按长度裁剪好了再拼,这样接头才不会绽线。男装都是左右对称,从胸前扣扣子,女装靠右肩膀往下斜扣扣子,而且是多种色彩搭配滚边,工艺比较复杂。布疙瘩纽扣,是一件衣服上最不起眼也是最难的一道工序,而且多数妇女都不会打那个布疙瘩纽扣,满寨子的妇女做好衣服,就拿到我家来,让我妈妈帮打扣子,阿妈也因此有了很多好人缘。

在记忆深处,阿妈纺纱、织布、做衣服的样子,总让我有些羡慕,更多的是崇拜!夜晚的煤油灯下,阿妈独自坐在纺车旁边,右手摇啊摇,左手管住麻线,在纺车上绕来绕去,纺车发出呜呜的声音,就像阿妈的性格一样温柔,给人一种特别温馨的感觉。织布的时候,她轻轻踏着左右踏板,双手有序推拉穿梭,或上或下,时左时右,织布机随着织布的节奏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心静的时候听起来有一种优雅的韵味。冬天坐在火炉边,她一边做自己的针线,一边教别人怎么打布疙瘩纽扣,温柔又大方,俨然一副大裁缝的姿态,好生让人羡慕!

就这样,一年种一季火麻,全家一人一件衣服。当我们慢慢长大,阿妈一头乌发也悄悄染上了冰霜。艰难困苦的年代,阿妈用粗茶淡饭填饱我们的肚子,用一层层麻布缝制的衣服温暖我们的身体。可怜天下父母心,每天都为儿女操劳,作为儿女,我们何曾想过阿妈熬了多少夜,何曾看过阿妈手上结了多少茧。如今,市面上的布料五花八门,衣物各式各样,我们不用辛苦织布,也不用熬夜缝衣做鞋。我们有条件给自己的子女吃米饭、穿棉衣,也很想给阿爹阿妈做一餐好好的米饭,给他们买一件厚厚的衣服,可是,岁月不留情,老天爷不给我们这个机会……



分享:
关键字: 我要纠错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