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兴仁 » 兴仁文苑 » 小说

拯救

  • 字体
  • 访问量:
  •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




拯   救


邹玉美



小区楼顶。王刚挟持女人质,与警察对峙已经三四个小时。

临近傍晚,警察陪同一个拄着拐杖的中年男人来到楼顶。拐杖折射着金属的炫光。男人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粉,碗沿上方,横着一双竹筷,压着一把水果刀,水果刀锈迹斑斑。王刚盯着男人,盯着牛肉粉,盯着那把红锈尖刀……

十年前那个夜晚。一个瘦得皮包骨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在街上游荡了一晚上。他三天没吃饭,一个星期没睡觉;被学校开除已经一个多月了。没有钱再充卡,又被管理员毅然轰出网吧。经过吧台,他顺手将果盘里的水果刀夹到半卷的《今古传奇》杂志里,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顺走这把刀。他想过回家,跟父母认个错,可是一想到父亲恶狠狠的眼神,母亲歇斯底里的哭诉,他不敢回,不想回了。看着手里这把水果刀,他瞬间来了主意:好吧,既然老天让我无路可走,那我就自己闯出一条大道来。到闹市,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他没了预想的胆量;到深夜,看着家家户户紧闭的门窗,他不听自己使唤的腿发软了。天快亮,他似乎看到新的希望,他窝在角落,饿狼一样死死盯着对面开着门,冒着热气的牛肉粉馆。男人刀缝间切出的成排红里透光的肉片简直馋人得要命。添火、烧水、剥葱蒜的,是个瘦小女人。不一会儿,女人起身进屋。街道四下无人,他想,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

飞身扑向牛肉粉馆,他的手与刀尖一起颤抖,牙齿不停打战:“钱!快点,钱!听到没有?!快点……不然,我……”

切肉的男人,慢慢抬头,没显出多少惊慌。他轻轻倒下菜刀,淡然回答:“兄弟,饿坏了吧,我先给你烫一碗粉,我们回族,地地道道的牛肉粉呢。刚刚吊好的汤,才切好的熟肉片,刚出锅的红烧。”少年早就一股一股地暗咽清口水,街上尚无行人,男人想来也不敢耍花招,他说:“那……那……赶紧,你赶紧弄来。”

男人伸手拿过立在一旁的拐杖,撑身跳下高脚椅,拿碗、抓粉、烫粉、放肉片、舀汤、加佐料。出厨房,端碗到跟前,少年目瞪口呆,支撑男人走路的,不是两条腿,而是两根拐杖,刚才那一系列熟练的动作他是怎么做到的?肉香味、葱香味扑鼻而来,少年狼吞虎咽,一大碗牛肉粉,瞬间便一扫而光。瘦小女人走出内室,呆看着少年和男人。少年一只手赶紧紧抓住水果刀,男人开口:“卖什么呆,赶紧给这位兄弟再烫一碗。”女人“哦哦哦”应声,转回厨房。

男人看着少年:“兄弟,想知道我这两条腿是咋回事吗?”

少年点点头。

男人拿出一支香烟,点上,吐一口长长的烟雾。

十年前,你这么大的时候,我已经辍学。结识起一帮小哥们,学会了抽烟、喝酒、打架,甚至小偷小摸。慢慢的,我不满足小打小闹了,准备到外面去干一番大事业,挣一把大钱。小哥们奉劝我,最好先在本地把身手练精练强,所谓身手,其中一项便是飞车夺包。我们六个人,搞来三辆125150摩托,到一条偏僻又直溜的乡村公路,突然加速,突然急刹,蛇行盘绕,飞窜狂奔,跟警匪片里的追逐镜头没有差别。认定我可以出发,去外面大显身手了,我这辆摩托,却一头扎进迎面一辆大货车底,骑车的伙伴当场死亡,后座上的我,捡回一条命。可是,两条腿,说什么也再拼接不起。”

说到这,男人又长长吐一口烟。“人真是奇怪,四肢健全时,整天作。经历失去之后,倒学会了珍惜,珍惜这份平常的日子,珍惜这残缺的生命。当然,在骨科病床上醒来,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大腿下方,也曾想过一死了之。家里人不离不弃,我还是挺过来。开了这家粉馆,娶妻生子,生活确实平淡如水,但它真实踏实。想想以前,再看看现在两条假肢,悔青肠子又有何用。兄弟,别重复哥哥的老路,好吗。”

听着听着,少年低下头。

小兄弟,看到今天的你,就像看到我的昨天。现在我这样子,也可能成为你的明天。趁还没有失足,赶紧掉头,往正道走。”

男人摸出五百块钱,放到少年面前,少年反倒犹豫起来。

算老哥我一小笔加盟入股费吧。拿去,正道挣了钱,退我股还我本,也行。刀,就送我了,我为你做个收藏。”

这个瘦得皮包骨的少年,就是现在跟警察对峙的王刚。

当年,王刚拿着男人的五百块钱,买了张去广东的车票。十年间,王刚从最脏,最累,最辛苦的活儿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开了一家小公司,成家立业,可是谁想,老婆跟他最最铁的哥们——公司的合作伙伴,背着他转走公司所有资产,悄悄跑往华东。一夜之间,王刚没了公司,没了房,没了家,甚至儿子也被老婆带走。王刚又变回十年前的那个王刚,又变成十年前那个走投无路的王刚。不同的是,十年前,他是个因饥饿差点迷途的少年,今天,他因为仇恨,铁心去报复那个让他一无所有的人。得知俩男女折回老家奔丧,他便星夜赶回县城。

电视台滚动播放着解救人质的即时新闻。

清真牛肉粉馆里,拄着金属拐杖的中年男人,看着挟持画面,不停自语自语:“人胖了许多,但那双眼睛没怎么变,眼神里的绝望无助,没怎么变。老婆,给我烫碗牛肉粉,多加点肉,把箱子里的那把水果刀也找出来。”

……

金属拐杖闪着炫光,牛肉粉冒着腾腾热气,散发着鲜美的牛肉香,生锈的水果刀稳稳压在碗沿上方。男人静静期待着王刚的回应。

兄弟,你不会忘记我的。老哥的牛肉粉馆还在,好吃的牛肉粉还在这儿喃,还是当年的原味呢。过来,趁热尝一口吧。”

盯着苍老许多的男人,盯着那碗滋味无穷的牛肉粉,盯着那把令人百感交结的红锈尖刀。王刚渐渐松开女人质,双膝跪地,纵声嚎哭……




男人与女人之间,距离近了,就会产生心灵感应,内心掀起波澜。林元鹤离开金风公司,柳飘雪美好的初恋破灭了,当时的心情非常沉重,如果没有古凌风变着花样让她开心,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来,因此对古凌风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只要看见他,心里的烦闷就会烟消云散。

看到柳飘雪又活泼起来,古凌风感到很欣慰,他开始谋划下一步的事情。

有一个叫秦天海的男孩,和柳飘雪前后到公司,长得没有林元鹤帅气,但人诚恳,做事踏实,古凌风有意撮合秦天海和柳飘雪。

开始柳飘雪有点抵触,认为古凌风烦她了,想把她推出去。古凌风说:“我们之间还是半父半友好,做无话不说、心心相印的知己,这样可以永远保持纯洁和真诚。你说呢?”

柳飘雪仔细琢磨古凌风的话,觉得有道理,加上她对秦天海的印象也不错,答应和秦天海交往。“不过你要答应我,我想找你说话的时候不准烦我哈!”柳飘雪说。

这点我可以保证。”

国家出台新的政策,公务员一律不准在企业任职,古凌风是公务员,要离开金风公司回单位上班。柳飘雪和秦天海商量,约姐妹们一起在清真餐馆为古凌风送行,还是上次古凌风安排的那种吃法,吃完又去唱歌。

古凌风回单位后,时间宽裕了,开始写东西,写完放进QQ空间,柳飘雪没事就进空间读他写的东西,这些东西大部分是为她而写,感情真挚,她读起来既亲切又感动。

1年以后柳飘雪和秦天海准备结婚,结婚以后就不回金风公司了,已经在省城联系好一家公司。

柳飘雪想在离开金风公司以前和古凌风单独说说话,她打电话给古凌风:“你忙不?”

古凌风说:“不忙。”

我们去吃牛肉粉行不?”

好嘛!”

在清真餐馆,两个人边吃边聊。柳飘雪说:“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要是没有你,我可能就崩溃了。”

我们之间还用这样客气吗?”

不是客气,是我的心里话。”

除了这个,还有其他心里话吗?”

有,兴仁的牛肉粉值得留恋,兴仁的人值得珍惜。”

以后想起兴仁的人就会想起兴仁的牛肉粉,或者想起兴仁的牛肉粉就会想起兴仁的人,对吗?”

对,我会一生珍藏这种美丽的味道。”

无论任何时候,兴仁都欢迎你来品尝这种美丽的味道。”

转眼间3年过去了,3年前的事情早已成为往事,但岁月无情人有情,古凌风情真意切的文辞,不时将柳飘雪带回难忘的旧日时光,重温旧日的温馨和感动,她更加怀念那美丽的味道。


分享:
关键字: 我要纠错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