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兴仁 » 兴仁文苑 » 情满诗乡

现代诗组章

  • 字体
  •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

年 味(外二首)

牧 之


此时 万物静默

母亲的蹒跚与父亲的眼神

一如无言的满月

将尘世与灵魂送回岁月

我便与生活的苦难妥协

与童年一起 回乡偶书


年味 像风吹大雪

照见红尘的虚无 而梅花

却被春风领着 在方言的故乡

默念行囊里的时光 一梦千里

而我 只有在年味里

与雪与花与雨 相拥而泣


想起暮色


纸上的日子 在暮色里与木鱼声缠绵

有北风 有雪花在屋檐外飘零

渐行渐远的尘世烟云 容颜依旧

而辽阔的寂静 已搁在天空

充满苦乐的低吟与哭泣 退守

在暮色里 时而闪现时而隐逸


寒风取走我们身体的火 暮色的镜头

与时光搁浅在西山以西 轮回

岁月的罗盘 我们的另一张面孔

衍生不出红尘窒息的伤害 在胸膛

劈开血与火 看暮色的青灯漫卷


静夜思


逝去的英雄背影 于天涯伫立

我们的幻觉在静夜被经书指引

那些祈福之后的脸 开始模糊

斑驳的灵魂 也通过隐秘的暗示

让我们远离梦境 而那只在窗外

鸣叫的小鸟 却在怅然中死去


回到千年的静夜 那流浪的石头

让我们感伤 而风雨已经停止

漫游的疼痛 与手持花朵的旅人

记住了岁月的暗语与忧伤

我们只有在静夜思中 冥想

时光灰烬里的仇恨与仁慈

之后 倾听灵魂的喧响


时光漫旅(外一首)

曾光智


打开时间主页

漫游 红尘跌宕的空间

一枚温婉

纹理间透出青春的印痕

萦绕于心的故事

至今也没有尾声


一场碰撞

火花燎心灵的荒野

经久不息

我的热情

定格在绿艳红稠的风景

熬成深夜的孤灯下

几行眷念的文字


黎明的晨光里

飞扬不老的心绪

登山的脚步

抵达曾经

与云共舞迎风而歌的峰巅

举目雾海云山

氤氲依然


彝家洞


冬日的晨光里

我踏一路霜风而来

仰望高处

冷冽的鞭子

驱赶失散的白云


残破的老屋

断瓦朽壁

烟火早已熄灭

荒芜的路上

不见金戈铁马的踪迹

叶落枝枯的树林

不闻强弓快弩破空的声音


隐秘的洞口

乱石横堵 藤蔓攀爬

掩藏了彝家

千年濮吐珠液的辉煌与辛酸

而洞中奇景

却再现一个民族

古老文明的多彩纷呈



品 茶(外三首)

徐淑琼


长长的岁月追逐精彩起伏的地平线

固化在高山之巅 溪水之旁  星星点点

渐行渐长的时光历经了尘世的浮躁

花香沁润 鸟虫呢喃

淡淡的叶片的幽静

坐拥一杯青葱的蹉跎的峥嵘的过往

浅浅的绿意沏进了一片生命的阳光

摇晃的茶水涟漪般扯出一泓乡愁

袅袅的轻雾苍翠着远去的灯红酒绿

杯中的春天 我品出了一圈纯粹


一芽两叶


大地苏醒草木氤氲化育

那一抹抹春色

让纯净挂着无邪的笑脸

痴迷蓝天的高远 眷恋大地的辽阔

神龙氏寻找山水记忆蔓延成绿色的庭院

生命的内涵从理性的沃土中 萌芽

从而获得了山之魂 水之魄的灵性

阳光雨露 琉霓风霜的年轮里

沐浴春秋而直抵岁月的枝头


茶之于水


我们在风霜雨雪中穿行 缅怀露水的份量

四季的轮回洗礼了我们一身的疲惫                    

一簇簇些许绿意婆娑着山岚 高原                        

红泥火炉煮绿了日月 也蒸腾出盛唐

千年的衣袂在山青水秀的宽厚里浣纱

霓裳舞影沁泻一泓馨香

流年的氤氲在沉浮间让生命绿意盎然

将忧郁和心结递次打开

涅槃中升起 清新了世界  


一丝温度一个家


浪迹远方徜徉欧洲

仰望没完没了的绒絮般的雪花

触摸着阴森湿漉漉的石墙

热呵呵的汉堡让生命的尊严

和熙春光破土发芽

凝视的瞳仁抚摸心的左岸

哦 一根火柴‚跳跃出春天的温暖


摆上一副碗筷

流泻一窗灯光

在庭院的角落种植丝瓜

在凉台种植吊兰茉莉

我要用阳光

我要用四季

我要用爱一寸寸覆盖


注 释:①留英学子把温暖老人带回中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卖火柴的小女孩·安徒生童话》


致敬王阳明

吴绍卫


彩云伴随着你降临人间

书香气熏陶了你的心田

你执意要做一回古今的圣贤

洞房花烛夜

你玩了一次惊人的失联

居然试马居庸关

然而官场并非如你所愿

刘瑾的三十刑杖又算得了什么

躲过多次追杀的你赢得了贵州的险隘雄关

古道龙场驿的彩霞满天


北风吹大雁

抱朴何陋轩

恬淡君子亭

屋窄何所惧

心安地自宽

终得阳明小洞天

且驻云岩

熔铸儒道释

终于树起了一面心学的大旗

让跋山涉水的八方信众

聆听你口吐白莲


揖别彝水瑶寨苗山

你选择了纬地经天

在铁马秋风中

你运筹南征北战

在杏花春雨里

你开启人文

知行合一

千年一叹

哲苑中你绽放得无比绚烂



春 风(外二首)

向胜广


一如千军万马  

呼啸踏遍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