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兴仁 » 兴仁文苑 » 情满诗乡

诗歌栏目

  • 字体
  • 访问量:
  •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


诗歌栏目



在金州美景与美食中流连(组诗)


牧   之


水墨金州黔西南,盛产美景与美食。

——题记


兴 义  篇


在兴义 你一定欢呼雀跃

到兴义 你必定心生窃喜

在你的感叹与惊奇里

马岭河峡谷的雄奇险秀

万峰林震撼的磅礴壮阔

万峰湖迷人的烟波浩渺

铸就了兴义的美景让你流连

成就了兴义的美食让你惊叹


在兴义的大街小巷

那一碗有红萝卜 糊辣椒

芫荽 葱葱  酱香点缀的

鲜美羊肉粉

散发着撩人心魄的浓香

吃上一碗

你的五脏六腑就会神清气爽


回首兴义

鸡肉汤圆 涮把头

杠子面 狮子头

从儿时到年老

诱惑的馨香经久不绝

那些难忘的美味

仍旧与乡愁相互牵挂

仍旧与思念一起缠绵

那些抹不掉的印记

仍会让漂泊在外的游子

仍会让来兴义的游人

三步一回首

五步一流连


兴 仁  篇


在兴仁 所有的美味

都绽放于我们的味蕾之上

牛肉粉 盒子巴  薏仁米

辣子鸡 全牛宴  酸汤鱼

这些回旋于我们舌尖的美味

朴素 亲切  温暖

如同母亲呼唤我们的乳名

满街满巷

都是幸福的味道


在兴仁 交乐汉墓的神秘

孕育历史的千古绝唱

放马坪的草原风情

总在月上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

与草坪上的各种美味

一起五彩缤纷

一起光芒四射

之后 就是让持久的芬芳

在我们的眼中溢出幸福的泪水


安 龙  篇


十里荷花的馨香与招堤的悠远

让安龙 有莲香绵延不散

有闭月羞花烂漫流连

让安龙人将来来去去的日子

过得红红火火 吉吉祥祥


在安龙 只要徘徊街头

那霸道剪粉留在齿颊间

弥漫的芳香 让我们

与岁月一起被仔细咀嚼

那在滚沸水中漂浮的饵块粑

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沸腾着时间的香味

伴着春风与夕阳这道风景

与我们一起 面如桃花


来安龙吧

不管你在行色匆匆

不管你在辗转难眠

等待你的都是

街头巷尾漫溢着的舌尖美味

都是飘洒着热气腾腾的家乡气息


贞 丰  篇


双乳峰奇观让世界肃然起敬

三岔河露营基地让时光藕断丝连

舍不得的乡愁在贞丰古城刻骨铭心

无论我们是低吟还是浅唱

那些流不尽的沧桑往事

都会同岁月一起 与我们

徘徊在贞丰幽深的老街

迷离在贞丰悠长的雨巷


在贞丰

飘香的粽粑与晨曦一起

将花瓣幻化为花的翅膀

砂仁与花椒携迷人的韵味

让我们和历史一起亲历

贞丰的传说

贞丰的神韵


晴 隆  篇


霞光映照在二十四道拐上

而春阳如玉 有普渡之心

漫溢着祥和 淳朴 温馨

沉淀出晴隆美食文化悠久的历史

依偎着思乡的愁肠


光阴荏苒 岁月依稀

香 辣  糯  麻

演绎着晴隆辣子鸡独特的景致

与漫山的山羊一起名扬天下


而我们 只有在

斗转星移 月升日落中

把举杯邀月的酒

与晴隆的瑞气

唤出满天的云霞

然后 一醉千秋


普 安  篇


千年的四球茶树与普安红一起

扬名 香溢神州

我们在江西坡

与采茶的纤纤素手 邂逅芬芳

引满山的茶叶惆怅 看红尘消瘦


在普安 乡音萦绕

牛干巴 鸡八块  黄焖鸭

避不开游子乡愁的缠绵

在老街上摆开的八仙桌

斟满了普安人自酿的美酒

五彩祥云便在酒碗里荡漾


在普安 时光腌制的故事

一如普安的美食

在茶山的紫气里发酵

像血脉的延伸

与青山依旧

与日月依然


册 亨  篇


秧箐的迷雾与者楼河的潺潺流水

辉映出册亨揽怀美景与美食的豪迈

燕子洞翻飞与嬉戏的燕群

依旧萦绕册亨布依美味的暗香

彻骨 柔情  悠远


说走就走 岁月磨砺的

五色花糯米饭 褡裢粑

吓巴虫 上房鸡  下水鸭

在册亨拉开了一方山水的神秘


时间之外

那些让走出册亨的游子

正在魂牵梦萦的心中

勾勒厚重绵延的思乡之愁

将童年的味蕾

尽情在梦中释放


望 谟  篇


王母河扣人心弦的传说

六里峡谷风光带来的欣喜

石头寨布依少女回眸的一笑

都与望谟时光的情愫一起

婉约 娴静  悠长

满是经年的故事


依旧是桃红柳绿

我们对望谟的思念

一同与朝思暮想的

黄豆鱼 酸笋鱼  清水鱼

干锅牛肉 炸蜂蛹

倾心着望谟的美 而后

与绵绵的雨夜一起推杯换盏


此时 枕着乡音的梦中

我们内心的世界

游走在望谟的岁月里

等南来北往的客人

把望谟典藏的美食

细细地品

慢慢的聊



诗意门头沟十四行(组诗)


黄长江


采   风


在我忙得像很闲一样不知所以的时候

你邀我采风 与一些诗人和作家一起

去看风景 去访一些老屋  老树或者废墟

我成了你和很多人眼中的一名作家或者诗人


而事实上我只是一头饥渴的奶牛

渴望着吃饱喝足长膘后能挤出一些奶

我其实又像是一只慵蠢的蚕

正等待着饱餐一些桑叶后懒懒地

天昏地暗的睡上一觉 之后吐丝


你的邀约让我 既是蚕又是奶牛

还成了一只满世界乱飞的蜜蜂

采过了很多的花 也采过了很多的风

只是直至今日我还不知道

是否能酿出一些蜜


灵水村那棵最古老的树


谁说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

请看这棵树

长成这样 已经历了

1800多个春秋

却没有一点的骄

没有一丝的傲

没有一点的贪

没有一点的腐


村里的人们也学着它的样子

一个一个地如这棵树

20多个举人和进士

他们明白了

不骄不傲就能成才

不贪不腐青春就会常在


北京的星星都藏到了这里


夜宿门头沟教师培训中心

感觉是那么的亲切


我的家乡在贵州大山里

这里却有山里的空气

我来北京二十余年

很少看到天上的星星

原来北京的星星都躲到了这里


我很想爬上最高的那座山

问问那些星星是否从老家来找我

京漂的时候是否感到很欣慰

我想把它们领回到小区

领回大街上和天安门


却仿佛听到一个嗔怪的声音

傻瓜 现在是春天  我们在这里也在天安门


门头沟的一座牌楼


门头沟的永定河边站着一座牌楼

这座牌楼很喜欢看车 看男男女女的

各种色彩的衣服驾着形状各异的汽车

在它的前面和胯下窜来跑去


它认为这些汽车是毛驴和马变的

不然那些马和驴为什么都不在了呢

它说自那三三两两的驴和马把琉璃件拉走后

再来的就是一辆一辆的货车 这些货车

把琉璃瓦和九龙壁拉走后 它的额头上

就被写上了琉璃之乡四个字


后来扬起的灰尘被叫作沙尘暴 再后来

四处弥漫的灰雾被叫作雾霾 人们说跟它

没完没了地生育有关   现在它已经早就不怀孕了

整天就在 那看越来越漂亮的汽车


琉璃窑赵


在一位叫马致远的诗人 把枯藤老树昏鸦

拴到 小桥流水人家的时候

一位姓赵的人骑着瘦马

趟着西风走在京西古道上


他来自山西驻扎在宣武门外海王村

他带来一群人在海王村就地铸窑

烧起了琉璃瓦 有了琉璃厂


为了成长壮大 窑迁到门头沟的一个渠处

这个渠就有了新的名字 琉璃渠

有了琉璃渠 就有了北京城的辉煌


那是琉璃窑赵与样式雷不低于六代人的精诚合作

彼此成就的梦想 在琉璃史上创造的神话

直至发现三家店往西 头顶上飞的家雀

都着黑装后 才不舍地慢慢停息


屏墙前那棵槐树


我敢说是先有那条路

先有那个村 先有那个院子

甚至先有那个院子前的那道墙

才有的那棵槐树


他就站在那儿 看三三两两

看人挑马驮 看车水马龙

看喜怒哀乐 迎来送往

把自己站成了一位老人


他居住的村庄有一个名字

那个名字就是一个字 叫做爨


自那道墙被装扮后爨字便刻印上去了

不管挂没有挂大红灯笼

都会有人与它合影 于是

这棵槐树便有了与这个村庄一样的名字


小布达拉宫


在爨底下 有一个院落

很像布达拉宫 我们

叫它做小布达拉宫

兴许别人也这样叫

或许别人也会这样叫


我们把它当成一个神圣的景点

尽管时间紧迫

还是随着摄影师傅

顺着村边小路 围着它转一圈


从不同角度一睹它的尊容

高高低低地找些位置

站成不同的风景让它合影

那条小路似乎就是为了观瞻它才走成的

很陡 却在能定格美的地方都有靠栏


爨底下的石头


爨底下的石头太多

这个多不仅仅是数量 或块数

就是种类奇特 功能特异

和文化也是值得说的

简直就是一座石头的博物馆


拿特来说 有一块石头就支起了

一座房屋的 有无数块石头便

建起了小布达拉宫的

更重要的是 这些石头硬是

创造出了一个奇特的字 爨


另外是铺路石的颜色也很讲究

有青色石 有紫色石等等  过路的人

踩在青色石上叫平步青云

踩在紫色石上叫紫气东来




寻访漏江天坑

   

夜郎遗民

   

寻觅你的途中我淋了雨

赴约为心底凝情的痴迷

石板路尽头可否遇见你

别再让我错过这好花期


我底渴望止于你底峭壁

一望如削我无法靠近你

回望来路满满一径泥泞

最近的距离我只能放弃


捂隐痛的心我踏上归程

一任那不甘潜藏我心底

如果思恋在我心海决堤

摒所有的顾虑我来寻你


再来时不管有多大风雨

走进你的世界为爱探秘

千年时光琢成一份美丽

为你诠释大自然的传奇



漏 江  吟


肖启佑


汉置漏江千古绝,

水光山色万众惊;

问讯何能会真意,

七出七伏世无匹。


一伏马军河水出,

水分南北盘江流;

薏苡莹莹风物殊,

长寿之乡著简牍。


再伏沙锅河觞觞,

战马峡谷韵悠长;

打渔凼上踏歌起,

布依绣女织春光。


三伏甄子水流激,

彼岸花开柳拂衣;

蒹葭露盈伊人远,

生民之门禅意栖。


四伏桃源洞外观,

硝洞天坑串珠连;

石破天惊漏江赋,

黔山秀水隐大贤。


五伏泥浆河水平,

峡高谷深青猿啼;

夜郎声息隐隐现,

彝家往事处处闻。


六伏势拥轿子山,

觅向群峰众颜欢;

风光无限临绝顶,

逝者如斯落日圆。


七伏跃身马大塘,

三叠入碧意气昂;

天生桥畔彩瀑舞,

龙吟虎啸向东方。


长江东逝叹三峡,

黄河奔流赞中华;

漏江神游归本我,

长歌吟罢兰舟发。




漏江第一漏(外1首)


杜应兰


一个漏字 几多巧妙

一条古河 几多神秘

漏江县因为漏江而得名

却早早的没有了踪迹

那条清清澈澈的漏江水

依然在深谷里流淌

任凭历史怎样变迁

不管是否有人会把它想起

它依旧以自己独有的方式

延续自己独有的生命


七伏又七出之神奇壮观

会勾起你更多的遐想

沿河两岸的山水风光

更加让人流连忘返

请看 那白茫茫的芦苇花

在寒风里轻轻飘舞

好似一片白茫茫的积雪

妆点着漏江流域的群山

你若走近些 再走近些

就会发现 深深的芦苇丛中

羊群在轻轻移动

当你想要靠近那只小羊羔

取一个漂亮的镜头

那顽皮的小东西

一溜烟钻进草丛

便无影无踪


因了一坐古城的消失

因了一条古河的神秘

也因了沿河秀丽的风景


亲自走一趟 会甘心么

于是 诗人们来了  

作家 画家  摄影师都来了

伴着布依族的八音座唱

一江流域沸腾了

诗人们一支支妙笔生花

画家五颜六色巧妙配搭

一幅幅作品跃然纸上

我屏住呼吸不敢喧哗

内心已是满满的赞赏

那幅“漏江第一漏”的字画

更让书画展锦上添花



冰   雹


你原本是绵绵细雨

滋润着田里嫩绿的禾苗

你曾经是涓涓溪流

一路唱着欢快的歌谣

因了你的柔美

才有柔情似水的女人

因了你一泻千里的壮观

才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的佳句

因了你的博爱

才会有如此多娇的江山


能够主宰万物生灵的神明啊

大千世界因你而多姿多彩

古今多少文人墨客

赞美着雨雪江河湖海

留下太多美妙的诗句

而我 也因此爱上了诗歌

爱上了看雨看雪看江河湖海

可是 昨夜

你在天空咆哮 在地上狂舞

践踏着田里的庄家

摧毁了绽放的花朵

你用最快的速度

让农民在一夜之间破产

用最残忍的手段

让多少人家居无定所


看着满地白茫茫的冰雹

瞅瞅粉身碎骨的庄家

再回首东倒西歪的几处瓦房

我想哭 想诅咒  

心里却一丝茫然费解

正如一位慈爱的母亲

把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

亲手送上了断头台

这是一个悲剧性的情怀啊

是这位母亲太绝情

还是这孩子罪大恶极

不得不用生命去赎罪



北盘江畔布依情


杨昌德


远古走来哟北盘江

滔滔翻白浪

风霜雨雪润两岸

书写古夜郎

一江锁钥 天地洪荒

梭江渡口 远古的战场 

箐道幽幽烟霞绕

过往岁月映沧桑


远古走来哟北盘江

滔滔翻白浪

炊烟袅袅腊肉香

稻田泛金黄

一壶老酒 尽享安祥

布依儿女 火红的希望

马马崖上抚白云

九盘坡上揽月光


古老的北盘江啊

浓郁的布依情

歌儿唱得山岗响

唱得美酒香四方

古也唱来今也唱




秋思(外2首)


向胜广


来不及挽留

炽热的夏悄然离去

初秋的雨

缠绵着这个季节

稻香在空气里弥散

在静谧的村庄如此浓烈

炊烟在绿色里升腾

混着油锅里的香味

是童年时饥饿后归家的动力


牵着吃饱的牛儿

背着装满野草的背箩

等待父母的夸奖

点缀了脸上的表情


怀恋那吃着季节蔬菜成长的我们

多了一份健康的身体

通过置换后爱不释手的连环画

组成我幻想着外面世界的根据


乡愁连同儿时的记忆

也悄悄的在年龄中褪色



与我相随


太阳还没离去

月亮已悄然升起

星星等待无云的夜

谱写遥相呼应的美

山峦素静绿色依存


我霸占了这份的宁静

连同心情

共享着初秋的凉意

还有润肺的空气

星星渐次登台含情脉脉

却不知向谁表白

善良的月儿怕我孤寂

不经意间

送我一个人影

在它的世界里谁与为伴

形影不离的还是自己



戏如我和你


你与我合演这出戏

卸妆之后我躲着哭泣

佯装不懂事的你

用别人的故事隐瞒自己

悄悄将这份情深抹去


是谁改写了这部戏

我深信其实还是你自己

但你却不曾告诉我结局


不想和你再演戏

只希望能不在幕后哭泣

做一个真正的你

我可以豁达的公开自己

不再猜疑主角是谁

演一部永不落幕的戏


可是

我和你

再深情的对白

终究还是戏

因为

没有回旋的余地









漏江怀古


彭   宇



  是眷恋红尘还是厌倦红尘,隐了现了,现了隐了……

  一条河,从蛮荒淌向时光的永恒。凝望隔岸的风景,那遗落在《史记》中的叹息,随波而来又逐浪而去。夜郎,你是布依女洗涤的蓝纱还是彝人牧羊的哨声?那朵渐行渐远的云不会告诉我关于七伏七出的故事,只有黄草里的坟茔迎送一次又一次迂回的雁阵……



  怀古的幽思弥漫河畔。

  我愿是你前世岸边的垂柳,起舞在风云变幻的晨昏,江水漂走了太多的谜,那些真实而又飘渺的战争,国度,图腾和夜郎的音信……青山无语,苇草无声,风中斑驳的思念散落在寂寞的山水中。

  此岸彼岸,山色依旧,人事皆非……



  留不住水的远去。眺望,是心灵的一种抵达。陈年如水,可心中的漏江之绪,总在流光中游弋。也许,是那些山谷中曾经的沧桑,在唤呼我疲累的文字,且行且惜。一如秋水长天,只在平和的轻喟里,揽闲云拂清风,不点破心灵的一程孤寂……

  陌上花开,岸上柳荫。回首处,所有的繁华萧瑟,所有的营盘古堡在我凄美的诗歌里演绎着悲伤或是留下刻骨的痕迹,我看到了灰烬之前古人亮着的微疼和微红的眼睛……



  背着沉重故事,穿行或明或暗的旅程。

  闪过林林总总的山峰,曲曲折折的水湾,我用行者的方式与你倾诉。雨燕滑过雨滴,溅起水漩的气息潮湿我的眸子。漏江,你分明是一阙雅致的古韵,我听出了远古的弓箭射落夕阳,雨露沾湿汉使唐蒙衣襟,大明军的战马踏出盘石路和痴情的彝家女千百年的不弃不离……你终是厌倦了鲜衣怒马的江湖,才专注青苔铺满的山石,寂寂无言,唯念深深……

日影飞去,鸟过无痕。我站在时间的渡口,用一支素笔,记下匆匆岁月的一缕心音。









是你挽回了我的生命(纪实散文诗)


罗振飞


  六月的花。六月的雨。

  六月的绿荫河。

  谁也忘不掉那个感天动地的故事。

  六月二十五日,连续的雨水,导致河水上涨。

  四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最大的9岁,最小的6岁。

  他们来到平时玩耍的水池边,全然忘记了危险正在逼近。

  突然,一个小朋友不慎掉进了水池里。

  可爱的孩子们,并没有吓跑,而是不顾危险,相继营救这个溺水的伙伴。

  他们毕竟是年幼的孩子呀,怎么能与激烈的洪水抗衡呢?

  水,没过了年幼的身躯。

  他们用幼小的力气,奋力地与水抗争。

  然而这孕育生命的水,发起怒来,就要吞噬年幼的生命。

  这可是年幼的孩子呀!无情的水啊,你就这样忍心造就人间悲剧吗?

  那是深达1.8米的池水。

  如果他们就这样沉下去了,就再也见不到疼爱他们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有老师、同学,和这个世界未了的心愿。

  幼小的身躯,绝望至极!

  当我可能要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最期盼的奇迹,还是如愿到来。

  这是一位金刚一样威武的叔叔!

  他长了一对潇洒的翅膀!

  他飞身入水!

  他用勇猛有力的大手,像一把巨大的钳子扎破水面,捞一片片树叶似的,把我们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他是英雄,是我在课本里读到的罗盛教!

  这个英雄,不是奥特曼!不是叮当猫!也不是喜羊羊!

  他叫柏国军!

  死神在英雄面前胆寒,四支花朵重新回归鲜艳!

  孩子们哭着回家了,一切回归平静。

  英雄没有留下名字,直到他的事迹,刷爆了朋友圈,孩子们才知道,他叫柏国军。

  “换成是任何人,都会那样做的!”面对媒体,柏国军平静地说。

  然而,危险来临,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

  你的存在,不是巧合,是为拯救而来。

  你的壮举,是人性的光辉。

  你的挺身,是人类最崇高的精神。

  

  六月的山。六月的水。

  六月的绿荫河。

  六月的那个英雄。

我们将永远铭记——柏国军。



漏江行吟


龙正文


  汉朝,一段历史的记载,一个刻苦铭心的记忆——漏江县。

  漏江,兴仁,一个时代的延续,我的家乡,今天,才揭开了你的面纱,原来,漏江即是兴仁,千年的历史,千年的兴仁。

  漏江,一个富有诗情画意的名字,漏得一泻千里,漏得一干二净,漏进兴仁的大地。

  满载一车的欢声笑语,洋溢在整个崇山峻岭之中,一路豪情,一路向往,驶向那个梦牵魂绕的地方。

  窗外,茫茫山野略显萧条与荒芜,只见漫山遍野的芦苇随风飘荡,停下车来,我将脸伸向了那柔软的芦花,原来,我离自然是那么远,此时是这么近,顿感心结释放。

  这是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水因山而成形,山因水而秀丽,一条清澈透明的漏江延伸到水天相接的远方,沿着漏江下游,我们尽兴来到“第一伏”,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水漏下去了。

  哦,漏江,我明白了,这就是汉代历史书籍中的漏江县吗?你迷失了这么多年,多少人一直在寻觅,而你却一直在我们的身边沉默。

  漏江,一个堪称喀斯特地貌的绝迹,一个地球的漏洞,一个镶嵌在黔山贵水里的世外桃源,你是如此神秘,世人为你感叹与赞美。

漏江,你是我的家乡,我会因为你的记忆而骄傲和自豪。




在初秋的东湖边(外2章)


曾光智


  傍晚,骤然而来的大雨,清洗初秋的暑热和沉闷,之后,是一夜的淅淅沥沥。

  紫外线更强烈了,风也更具杀伤力,早晚的温差加大,形成季节的组合攻势。目光可及之处,花在凋谢,叶在枯落,花草树木,渐渐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只有东湖里的水,依然不言不语,轻泛涟漪。

  昔日一片痴心,追一个虚幻的影子天南地北,不知错过了多少旖旎风光?

  扪心自问,多年的漂泊流浪,究竟是为了什么?思念我的人,寂寞闺中,多少次梦中醒来,误认为我回到了她的身边。她哪里知道?那时的我一腔热血,豪情满怀。

  

心满意自足


  很想登上28层楼顶,一览兴仁全貌,看看东城西街,北山南屯是什么样子?可楼高风大,因为恐高而一次又一次打消念头。退而求其次,分而观之,南山上看东湖晨光,真武山上看夕阳晚景,往北爬火神庙,沐浴山风,南行洛渭屯、杨泗屯,吮吸田园气息。动中寻静,驱烦祛忧。

  人生能够无拘无束,融于山川大地,自吟自唱,眼饱心宽,还是挺有意思。往日奔波,那是履职尽责,所谓“受人衣禄,为人分忧”。今得国家之优待,衣食无忧,钟情山水,涂鸦心灵浪漫,足矣!


玩在东湖


  有山有水有树的地方,就是好玩的地方。尤其夏秋之交,气温30度以上,不走路也大汗淋漓。

  东湖,有山有水有树,空气清凉,几个朋友坐在农家院子里,打牌喝酒,插科打诨,不觉天色已晚。

酒喝尽兴了,玩也尽兴了,回家的时候,有朋友卷着舌头说:“明——明天再——再来,明——明天再——再来!”




微博体散文诗5


文昌阁


婚   姻


  那一天我告别了单身,与心爱的她拥抱进入婚姻的殿堂。那一天我有了人生另一份美丽的责任,用一双手牵握另一双手前行,用一颗心呵护另一颗心成长。未来的日子里,即使我无法给她金银珠宝,豪车名表,甚至还不能给她满身绸彩。但我真心对她,虔诚爱她,让她的所有梦想到我的家园释花结果,芳香今世。

  

浙   大


  纵是千年盛宴,终有举杯言别时;即便百里筵席,还得食毕挥手去。黔浙两省,曾因百年学府在战乱中的迁返而兄弟情牵。今夏我们踏歌而来,摄取知识,开阔眼界,旋又要离去。感谢浙大,感谢授课老师,感谢在台前幕后付出艰辛劳动的班主任等人。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我们当铭记这次美丽的相遇,到永远。

  

杭   州


  从不同角度审视享誉中国七大古都之一的历史文化名城。这是一个皇城帝都,继承着传统礼教与宫庭悲喜。这是一个金融旺市,开启了贸易革命与市场鼎新。这又是一个包容之城,从免费开放所有自然山水和历史文化景点,到车让人的和谐市序,无不体现执政公仆人文关怀与市民兼容并蓄的情怀,此当传之后世。

  

大   学


  大学之“大”,反映在设施建设的体量大,易理解,总不能像旧时私塾那样,半间屋容七、八生即开课;其“学”则体现为老师的教学和学生的研读,亦好懂,那是传道授疑解惑之地。其实,大学关键要有独立人格的哲思,有敢于直面矛盾和质问历史的勇气与能力,有实事求是的个性精神和秉执公允的本质特征。


生   日


  今夜,我想高歌一曲,为一路艰辛唱出心中的旋律,不为庆祝,只是记录;今夜,我想疯狂一次,为曾经活力四射的青春且吟且舞,不为后悔,只是警醒;今夜,我想烂醉一场,谢别芳菲。因为在苦心耕耘未来、奋力播种希望之年,昭华在无意间又虚度一春。光阴已速去我,贱体再老一龄。余生渐短,举步疾行。




分享:
关键字: 我要纠错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