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走进兴仁 » 兴仁文苑 » 名家劲作

漏江怀古

  • 字体
  • 访问量:
  • | 打印本页 |  关闭本页 |

是眷恋红尘还是厌倦红尘,隐了现了,现了隐了……

一条河,从蛮荒淌向时光的永恒。凝望隔岸的风景,那遗落在《史记》中的叹息,随波而来又逐浪而去。夜郎,你是布依女洗涤的蓝纱还是彝人牧羊的哨声?那朵渐行渐远的云不会告诉我关于七伏七出的故事,只有黄草里的坟茔迎送一次又一次迂回的雁阵……

怀古的幽思弥漫河畔。

我愿是你前世岸边的垂柳,起舞在风云变幻的晨昏,江水漂走了太多的谜,那些真实而又飘渺的战争,国度,图腾和夜郎的音信……青山无语,苇草无声,风中斑驳的思念散落在寂寞的山水中。

此岸彼岸,山色依旧,人事也非……

留不住水的远去,眺望,是心灵的一种抵达。陈年如水,可心中的漏江之绪,总在流光中游弋。也许,是那些山谷中曾经的沧桑,在唤呼我疲累的文字,且行且惜。一如秋水长天,只在平和的轻喟里,揽闲云拂清风,不点破心灵的一程孤寂……

陌上花开,岸上柳荫。回首处,所有的繁华萧瑟,所有的营盘古堡在我凄美的诗歌里演绎着悲伤或是留下刻骨的痕迹,我看到了灰烬之前古人亮着的微疼和微红的眼睛……

背着沉重故事,穿行或明或暗的旅程。

闪过林林总总的山峰,曲曲折折的水湾,我用行者的方式与你倾诉。雨燕滑过雨滴,溅起水漩的气息潮湿我的眸子。漏江,你分明是一阙雅致的古韵,我听出了远古的弓箭射落夕阳,雨露沾湿汉使唐蒙衣襟,大明军的战马踏出盘石路和痴情的彝家女千百年的不弃不离……你终是厌倦了鲜衣怒马的江湖,才专注青苔铺满的山石,寂寂无言,唯念深深……

日影飞去鸟过无痕,我站在时间的渡口,一支素笔记下匆匆岁月的一缕心音。


分享:
关键字: 我要纠错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