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的星汉光更明——写在《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散文卷)出版之际
2016-04-26 10:58:11 来源:黄长江 责任编辑:文联 打印 关闭 点击:

时至2014年底,家乡贵州省兴仁县文联组织选编的《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散文卷,马学书主编)已继小说卷、诗歌卷之后隆重出版、闪亮登场了。本人作为兴仁走出来的一名文学作者,拙作有幸入选其中;本人创办的北京儒博文化艺术院作为攀援在21世纪文学出版路途的一个非公司企业,有幸经手出版了本书。因此,本人得以先睹为快,在出版之前认真仔细地阅读了本书的所有作品。读后感慨很多,受益匪浅,实是一次与故乡的亲近接触,更是一次对家乡兴仁的专题学习。

书中不乏短而精之作,扬扬洒洒、侃侃而谈的篇章也有之;不乏适于大众阅读的通俗散文,学者型的前沿探索性文本也有之。作为一个县级文联,能选编这样的一部散文集,实是一个壮举!是兴仁作家及兴仁文学爱好者的福,也是兴仁人民的福,是整个兴仁的福。通过这部《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散文卷)和之前的小说卷、诗歌卷,以及近年来打造的大型书系“锦绣兴仁作家群”及出版的《龙腾盘江》《染女》等等著作,我们看到黔西南的兴仁上空,一面文学,乃至文化的旗帜在迎风飘扬,一些星宿尽管身小却在明亮地璀璨着自己的光芒……

本人从1990年代初开始酷爱、从事文学创作,迄今已20余年;从2003年开始投身于文学事业,创办21世纪今选文丛等书系,创办《今日文艺报》等至今已有10多年,每年都要阅读大量的文学作品,全国各地乃至国外的作者及作品均有涉足。说对整个文坛的状况都掌握,那是吹牛,说来也不会有人信;说对中国文学如何精通,那也是胡吹;但说对整个文坛现状和中国文学均有一定的了解,这肯定是实的。国外先且不说,我们中国一共有5000多个县(区、市),很多地方的镇、乡、街道以及企业内部都有文联及作协等各个协会了,然而很多地方的县和县级区、市至今还是连文联都没有成立。有的县甚至就连宣传部的同志都不知道文联是干什么的。就在今年我应邀去到某县的一次活动中,我与该县县委宣传部部长聊天时说想见见他们文联的同志与他们县的作者或文学爱好者交流交流,结果这位宣传部长说:“我们很想成立文联,但不知道文联具体分管哪些工作。”结果找来几位据说在当地颇有名气的“诗人”“作家”“书画家”,我们一起聊了一个下午,他们关心的问题还是投稿怎么投,说现在在县城都买不到投稿用的方格稿笺等。试想,倡导无纸办公已有十多年了,投稿全用电子,谁还用方格稿笺?再说,许多县就算成立了文联,实质上也是个空架子,什么事也不干。相比,兴仁早在十多年前就成立了县文联及县作家协会等,在组织机构上不说走在了时代的前列,起码也是不落后的。

兴仁县文联自从成立伊始便创办了《兴仁文苑》杂志(早先叫《兴仁文学作品》),每年4期,至今一期不落地坚持了10多年,出版了近50期,并通过改版、扩版、栏目调整等日臻完善,茁壮成长,不断成熟,推出了丁大林、杨文柏、吴绍卫、胡荣胜、杨卿、彭宇、曾光智、易应林、刘远昌、刘天祥、丁捷、蔡家友、卢艳霞、罗振飞、刘伊宁、沈俊等一批作者及其作品,并于2011年起有了国际标准刊号,增添了“名家劲作”栏目。至今,“名家劲作”栏目先后推介了张同吾、石祥、曹怀新、张记书、黄国光、晨崧、王宗仁、杨子忱、黄殿琴、夏永奇、屠岸、阎纲、赵大力、吴绪彬、戴冰、牧之、凸凹、毅剑、唐德亮、张庆和、北塔、海梦、北原、朱先树、陈雪、田景丰、凌鼎年、王贤根、邱华栋、韩英、郭志杰等数十位大家、名家的作品。此外,兴仁县文联还组织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文艺活动,尤其在2013年,硬是把“中华诗词之乡”这张国家级的文化标签摘下贴到了兴仁这块土地上。自2012年起开始打造的锦绣兴仁作家群目前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已先后推出了蔡家友散文集《岁月留声》、王天超长篇小说《劣境中抗争》、胡荣胜散文集《太阳的摇篮》、马莉散文集《我在你身边》、刘骁武散文集《兴仁追梦》、郭礼中长篇小说《三节草》6部个人作品专著,加之20134月,胡荣胜诗歌交流会在京举行,随后胡荣胜的诗集《生命谷》经由北京儒博文化艺术院和中国财富出版社合作出版,通过全国新华书店、当当网、京东书城、亚马逊网等发行。使兴仁文学真正实现了把外界名家大家及其作品请进来,让兴仁作者及作品走出去的梦想。在黔西南乃至整个黔省文坛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是自2009年即开始打造的一套按体裁分类的多人合集作品,厚重、大方、包容、典雅,作品层面较高,有着较为全面地按体裁展示兴仁文学代表作者及其作品的重要性。于2010年出版的小说卷选编了丁大林的《金银十八台》、吴绍卫的《放马坪》、盛林的《铜鼓魂》、徐淑琼的《流星》、黄长江的《情恋狮子山》、熊建森的《冶城东岳庙》、彭宇的《马走滇黔》、杨文泊的《七星湖畔浣纱女》、马莉的《我在你身边》、朱远惠的《红色记忆》、郭礼中的《阿七外传》和丁诺的《绿荫河的传奇》12位作者的每人一篇(部)作品。其中有民间或传奇故事,有小说,各具特色且各具代表性。初展了兴仁文学矿藏其实也很丰厚的一面。著名作家汤保华在序言中说:“这本集子,以本县的史迹为经,以文学事像为纬,经纬编织得很是慎密。整幅布匹上呈现出奇异的图,而这些图不是像印花布那样后来印上去的,而是直接编织而出的。这本集子,空间广阔,时间久远,形形而色色,将‘兴仁’二字化为了有歌有泣的有声有色的动相,就像南盘江北盘江一样喧嚷着奔流着。作品是活的,确乎有生命。”生动准确而高度地概括了这部作品的不凡。

时任兴仁县委书记的桑维亮更是从宏观高度指出了编辑出版《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的重要意义:“这对于宣传兴仁、推介兴仁、激发大家热爱兴仁,加快兴仁发展有特别的意义。”“《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既是展现兴仁形象的窗口,也是文学爱好者的良师益友,是帮助你了解兴仁、热爱兴仁的袖珍词典。”

《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诗歌卷)于20115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诚如兴仁县文联主席马学书在序言中说:“本书收集了活跃于兴仁文坛上13位作者的诗作。他们中有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如:丁大林、徐淑琼、胡荣胜、杨文泊、曾光智、卢艳霞、彭宇、易应林、王长贵,其作品透视出反思文学、伤痕文学的痕迹,生活基础扎实,富有哲理的思考。也有出生于七、八十年代的年轻有为的,如:黄长江、刘天祥、刘伊宁和罗振飞。他们的作品充满青春气息,透出青春的迷茫及对生命的思考,时代感强。从整体看,本集诗稿乡土气息浓,充分显露生活纯朴、憨厚、执着的精神,同时也折射出了山里人走出去,请进来的改革开放思想和开拓进取精神。”

如果说《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之小说卷和诗歌卷算是兴仁县文联成立以来选编文学作品集的尝试和试验性成功的话,散文卷的选编就是一次较为成熟的体验了。与小说卷和诗歌卷相比,它实现了质和量的飞跃,宏大、壮观的选稿包容、精粹地使这些作品从多角度展现了兴仁的魅力、富饶、诚信、开放、和谐和幸福。

当然和学校的老师乃至教授选编的文集相比,或者和报社副刊部编辑选编的散文集相比,或者和某一文学杂志社选编的散文集相比,乃至和当前的一些散文年选、散文年度排行榜相比,它都有很大的出入,但这出入决不是差距。它是特色,是地气,是包容,是丰富多样,是百花齐放,是一种开放精神,是一种海纳百川的胸怀,是一种差异。这种差异让人看到更纯净、更本质、更原生态的东西。这些都是优秀的散文作品很需要具有的。因此我说:这好比山野的星汉,它的光更为明亮。这“明亮”不是说它巨大,是说它没有受到污染,没有遭到城市的烟尘侵害,没有受到霾雾的遮掩,是一种干净、洁净和纯朴、纯正。

这部散文卷按作者署名拼音顺序编排,选编了蔡家友、曹桂、曹荣仁、岑爱丽、岑万登、楚生、丁捷、丁诺、丁廷权、丁危、杜传坤、范国美、付光辉、广向荣、郭礼中、哈兴华、贺天胜、梁大勇、胡光俊、胡宏、胡家毅、胡荣胜、黄长江、黄华、黄晓琼、黄正书、孔正祥、雷霞、李乃瑞、李永强、李泽文、刘波、刘恭懋、刘宽兴、刘天祥、刘骁武、刘伊宁、刘远昌、龙正文、龙启仁、龙芝祥、娄安刚、卢湘武、卢艳霞、陆荣权、付国志、吕明岗、罗国林、刘明霞、罗振飞、罗正江、马莉、马龙玉、马学书、牧之、彭殿基、彭宇、邱成志、全人脊、任光文、沈俊、覃登涛、谭云临、唐修元、凸凹、王开级、王凯、王立信、王天超、王万炳、王元鲲、王作春、王作英、文泊、吴念孔、吴平修、吴绍卫、肖启佑、谢明权、谢莹、熊建森、徐淑琼、颜振豪、杨昌德、杨昌益、杨连富、杨再昌、姚泰昌、易应林、曾光金、曾光智、湛明芬、张美学、郑荣来、周福明、周刚、周鸿、周卫平、朱乾益、朱远惠、邹邦政共计101位作者的121篇作品(其中有3篇为两人合作)。作者队伍远远大于了小说卷作者数和诗歌卷作者数,甚至远远大于了小说卷作者数加上诗歌卷作者数的总和。这些作者除大部分是兴仁或兴仁籍外,还有(我知道的)广向荣、黄正书、李乃瑞、刘骁武、牧之、彭殿基、凸凹等是外地作者。广向荣是一位颇有名气的报告文学作家,他的《兴仁走笔》扬扬洒洒万余言,可以说是一篇抒写兴仁文学艺术发展的优秀报告文学作品,但就其行文模式和艺术架构以及其洒脱自如、充满真挚情感的叙述语言等来看,它又是一篇优美的散文作品。黄正书、牧之、彭殿基是活跃在整个黔西南这片热土上的知名作家,他们的文笔老道,作品各具风格特色。黄正书的《古营盘钩沉》,以洒脱的笔调钩出了西南边陲沉甸甸的一段战争史,民族史。李乃瑞是兴义市古镇鲁屯人,善交文人墨客,耄耋之年仍热心于文学创作及文学事业,现已故,他的《钢笔情缘》,以一支钢笔而怀想抗日战争时期的1940年代,作者与一美国盟军军人的偶遇和友谊。短暂的交往因一支钢笔而使情谊变得十分深厚绵长。刘骁武是东北吉林鸡西人,因为兴仁医疗事业的需要,他到兴仁工作、生活了一段时间,著作并出版有《兴仁追梦》散文集,他的《我的兴仁情结》,以简短的文字勾勒出了作者身居兴仁而心思故乡东北鸡西的浓浓情感。牧之是在整个中国文坛都颇有名气的诗人和散文诗作家,他的《东湖咏叹》,以诗的语言将兴仁东湖描绘得那般怡美、迷人,作者把春天、湖水、炊烟、鸟等自然地融汇到一起,呈现出一幅恬静明亮的旖旎景象。彭殿基的散文和报告文学,在全国范围也是有一定影响的,他的散文常常对文化或社会进行思想的深层挖掘,使文学功用和艺术境界充分融合,使之达到极高的综合效果。他的《东湖遐想》《雨中拜谒放马坪》,均是作者写兴仁景点的作品。虽是应邀采风而为的应景之作,却写得自然随和,笔力刚劲。《东湖遐想》以点景比较的方式让思绪纵横驰骋,融情于景,读之深感其惬意和遐思。《雨中拜谒放马坪》虽是写美景,读来却有一种历史感和沧桑感,但更多的是美感。由于雨中传情、携情赏景,看似走马观花,却又更增添了美景的动感和对美景的惜情。凸凹是中国文坛正在成长着的一名巨匠,不论以小说或散文排名,都常常被专家学者们排在当代作家中的前几十名内。他已出版个人作品(集)40余部,作品被译成多种语言文字,陆续输出国门。他的《420日日记》是就2013420日在北京举办的“胡荣胜诗歌交流会”的一次简明实录,类同《论语》,更是日思录,言简意赅,语意深邃,除多处刊发之外,也被收入了他的45万字巨著《石板宅日思录》中。这些作品读起来味道更纯正,蕴含的营养也更丰富。我这样说,或许有的读者不赞成,乃至会问:你黄长江懂不懂散文噢?说这些。这里我要说说我对散文的认识和理解。我认为散文应是包括除以议论、抒情为主的“狭义”散文外,具有文学性的通讯、报告文学、随笔、杂文、回忆录、传记等分支文体的总称。

散文在我国起源于殷商时代。《春秋》《左传》《国语》《战国策》《史记》《论语》《孟子》《荀子》等等都是我国历史上优秀的散文。自最早的散文集《尚书》始至今数千年来,没有一种固定的写法。

鲁迅先生的《野草》,他自说是散文诗集,也被公认为是中国散文诗界的开篇专著,鲁迅即为中国散文诗的鼻祖。但更有学者说:散文诗,毕竟姓散,是散文的一个分支。加之散文本身是指除诗歌、小说、戏剧以外的所有具有文学性的散行文章。所以在这部《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散文卷)中,选入牧之的《东湖咏叹》等就是理所应当的了。

在清样稿快递至兴仁县文联交编委会及作者核校返回来,进行再审时,出版社方说:这部书稿,还有些粗糙,不太像一部散文集,但这些作品内容都是很高的,这不是作者的创作水平问题,是编辑技术问题,于是责成由北京儒博文化艺术院组织中外名流出版社的编辑人员进行适当的技术处理,使其中部分不像散文的作品散文化,增强文学性。再呈中国文联出版社时,一致认可,很快得以出版。这里在提醒我们作者,在写作的同时,要学会并运用一些编辑知识和技巧,尽量使自己的作品达到完美。这样,投稿时也会增强中稿率。

应该说,这些年中国散文被一种叫做“形散而神不散”或说“形散神聚”的理论给误导了,导致中国散文数十年来一直被紧箍着,发展缓慢。我不是说这种理论荒谬或错误,我是说它有很大的局限性,散文顾名思义散,是需要在样式上多样化,在行文上扬洒、自如,纵横驰骋,在神思上洒脱,飘逸。不能人人都写《荔枝蜜》《茶花赋》《香山红叶》,而是可以有朱自清的《背影》《荷塘月色》,贾平凹的《丑石》,也可以有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山居笔记》、柳萌和林非随笔、王宗仁的《藏羚羊跪拜》《兵之书》,还可以有赫赫连勃勃大王(梅毅)的《刀尖上的文明》《历史的人性》,金一南的《苦难辉煌》,当然也还可以有我们这部《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散文卷)中的每一篇作品。只有这样,散文的发展才有出路。从来没有哪一位散文家或评论家说过散文必须要这样写或者散文一定要那样写。也不可能有那样的理论产生。

我们读散文,不仅要从艺术角度看,更主要的还要从艺术的价值取向中历史价值、社会价值等来看。如蔡家友的《陪岳母踏青》一方面在写一种朴实的亲情,另一方面也在展现着当地的地方民俗文化,一种特色文化;所以增加了散文本身的重量。《吆喝声》则是通过街巷的声声吆喝反映着社会的发展、变化,及在社会发展变化中必然会淘汰、流失一些东西。或多或少地具有类似元素的作品,在本书中还有岑爱丽的《常忆少年读书时》、丁捷的《清明时节黄米饭》、黄长江的《百德》、刘宽兴的《卖春联的故事》、刘天祥的《小河纪事》,刘伊宁的《故乡的水库》、杨连富的《立夏拾起的那些记忆》、张美学的《电影把我带入军营》、周福明的《故乡的桥》等。这些篇章纷纷通过一物(人)一事或一物(人)多事乃至多物(人)多事来勾起记忆中的沉积,反映时代的变迁。《常忆少年读书时》写得老练、稳重,尤其对“蹭书”的艰辛和渴望读书的苦乐心境写得真切感人,不足之处是叙述法过于严谨、传统,影响了特色的突显;《清明时节黄米饭》通过两代人在相仿年龄时对黄米饭的感受, 写出时代的车轮滚上了台阶,人民的生活得到了提高;《百德》通过当时百德的楼房、电影院、商铺以及后来的水、电、路三通等来反映改革开放初期的落后和人们的愚昧、无知,以及人们为获取而敢于冒险的精神,改革开放二三十年后,小镇的各村水、电、路相通,小镇的客车连接着多个省市、四通八达,逐步变成了一座现代化的小城。《卖春联的故事》通过作者年年年关卖春联的一些故事片段写出了我国民间手书春联文化的盛与衰,以及买春联的各类人对来年的向往和祈愿。《小河纪事》通过对儿时家门前小河给“我”的欢乐和伤害的几件事的回忆和思考,作者意识到自己如今之所以能够淌人生大大小小的河流,跟那条小河有关,作者不说,读者也知道了那条小河是作者的母亲河,她给他爱,但也教育了他,锤炼了他。《故乡的水库》与《小河纪事》有相同之处,但写法却尽不同,《故乡的水库》充满着童趣和抒情,文学色彩较强,哲理深度却小于《小河纪事》,倘两篇相互借鉴,或许相得益彰。《立夏拾起的那些记忆》通过立夏吃鸡蛋写出了家人对立夏这一节日的重视,“母亲”说,这一天吃了鸡蛋好过夏天,但母亲对“我”和妹妹是否遵嘱到梨树下吃了蛋并不深究,写出了母亲为人处世的严谨和泰然,妻让“我”吃鸡蛋似乎是母亲让“我”吃鸡蛋的沿袭,是一种传承,但有变化——没让到梨树下吃,读来颇有意味。《电影把我带入军营》写出了电影对我的影响,是一篇感悟成长的小短文。《故乡的桥》文笔非常老练,文化特色浓厚,情感真挚而不虚饰,是一篇很成功的文化美文。

文化性强的散文,在本书中还有楚生的《兴仁,这一方热土地》《低着头从天地之间走过》两篇;丁廷权的《红旗猎猎遍田间》和《兴仁掌故》两篇;郭礼中的《步行街今昔》《新城经商多重奏》两篇;李泽文的《兴仁印象》;刘恭懋的《兴仁乡贤刘伯雅事略》;刘远昌的《历史的纰漏》;陆荣权和付国志的《“白旗起义”布依族首领陆王松》;邱成志的《陈氏庄园》;沈俊的《红军伤员在油坪》;唐修元的《百年商城繁华兴仁》;王立信的《欢喜坳》;王天超的《陈弦秋传略》;易应林的《马岚山》;邹邦政的《怀念刘镕铸》等等。这些作品都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其中《低着头从天地之间走过》一文,立意独特、历史文化深厚、情感浓烈真切,是一篇艺术性极强的散文佳作。

此外,哈兴华的《苗族迁徙传说》、马学书的《“梁打将”传奇》、王元鲲的《鲤鱼坝的传说》、徐淑琼的《薏仁米的传说》等侧重于传奇、传说色彩的文字,也具有一定的文学性和历史内涵。

而覃登涛的《老马识途霞光照  翰墨抒怀心曲吟》,谭云临的《无调性协奏》《熔情碑帖洗练人生》以及吴绍卫的《诗缘》《十七春秋话〈文心〉》,则是将文学、艺术与理论的嫁接。《老马识途霞光照  翰墨抒怀心曲吟》是一篇短小精悍的序文。作者用很少的文字将《翰墨抒怀》的作者郭礼中先生及其书、诗、词、联加以精度浓缩推介,或叙或议,也论也述,均显笔力深透。《无调性协奏》《熔情碑帖洗练人生》两文均是偏向于“论”的感受性作品,可以说是两篇欣赏内涵较深,理论性较强的文艺论文,前一篇是对音乐艺术的高层次欣赏,后一篇是对书法艺术的顶端观摩感悟论述,融情于理,体验性强,均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诗缘》《十七春秋话〈文心〉》,也是关于文学艺术的作品,但与前面三篇比起来,它更多了些对人物的怀想,对旧事的回忆,情感在作者的笔端看似平平地流动,实是浓浓地流淌。所叙所述均系作者切身历经,具有更鲜为人知的史料性。本书中,该与上述几篇放到一起阅读欣赏或说学习的,还有胡光俊的《临习清钱南园书〈正气歌〉偶记》一文,此文不长,但涉及面广而专,概述性和比较性强,文笔洒脱自如,也是一篇很好的艺术感悟性散文。

多民族是兴仁的一个特点,据说有统计显示,兴仁共有26个民族,成规模的就有16个之多,所以文化艺术五彩缤纷、丰富多样,是必然的。关于民族文化的散文也是不可忽视的。除几篇已在前面提及外,此将贺天胜、梁大勇的《布依族如是说》、王开级的《布依族铜鼓文化》、杨昌德的《下阿藏印象记》、杨昌益的《鲤鱼苗寨处处春》作一题介小议。《布依族如是说》从标题和行文开端来看像一篇报告文学作品,但仔细阅读,原来是一篇融抒情和议论于一炉的电视主持散文,或是播音散文,语意明亮,语言优美,深入浅出,感染力较强。不过,若从深度上多一些挖掘,从散文的角度看或许会更健壮一些。读《布依族铜鼓文化》,让我首先想到了胡荣胜的一篇可作小说,也可作报告文学的散文《铜鼓魂》,《铜鼓魂》中的布依文化专家、铜鼓收藏家王开级即是《布依族铜鼓文化》的作者,所以尽管《布依族铜鼓文化》篇幅不长,对作为布依魂的铜鼓的把握、挖掘、书写、介绍却是很精准到位的,略显欠缺之处是文学性的趣味性色彩,好比一道营养丰富但味道欠佳的炒菜,倘是放上适量的味精,就会美味可口而富含营养了。《下阿藏印象记》是对文革时期,作者一次去一户布依族亲戚家过布依族节日“六月六”的情景物事回忆。“亲戚”是刚交的,当时的下阿藏是一遍世外桃源,布依族人的“六月六”“放蛊”等,也是汉族人鲜为人知的,所以作者尽管只是一次的到访,却印象深刻,读着常常令人想起鲁迅笔下的《故乡》及面见少年闰土时的情景。《鲤鱼苗寨处处春》应该说是对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到访鲤鱼苗寨一周年后,鲤鱼苗寨发生的巨大变化,文章主要从村民座谈感受和几组数字变化来凸显变化的巨大,进而肯定了习近平到访鲤鱼苗寨对祖国边陲少数民族人民精神鼓舞力量的巨大。是一篇散文,也是一篇报告文学。

本书中,可以作为报告文学阅读的还有胡荣胜的《太阳的摇篮》、曾光智的《百岁老人采访记》、周刚的《兴仁气候赛春城》等。《太阳的摇篮》是作者本人很喜欢的一篇作品,也是一篇获过奖的作品。作者以起伏波折的笔调描写、叙述了一座幼儿园的从无到有并完善起来的历程,歌颂了一代又一代幼师为幼儿园的付出精神,他们为托起明天的太阳挥汗洒血不计较个人得失硬是将一座“摇篮”搭建起来,完善起来。事迹感人,人物鲜活,笔劲文畅,其间的节奏感读来似乎还有一定的旋律。因此也是一篇难得的散文作品。在我选编《当代10名作家散文今选》第9辑时,也将其选入其中。《兴仁气候赛春城》,应该说是一篇颇为洋洒的文字。作者以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得出结论的论文结构形式把兴仁的气候描写得那般的优美宜人,固然是一篇难得的佳作,但也显出了其中的不足,那就是“散”得不够,感觉缺乏张力。若能再凝练一些,剔除一些不必要的东西,就会更强了。不过这是技术问题,不是水平问题。倘再有作品出炉,找一好编辑耐心帮助修改几篇,散文创作笔力必然能大幅度提高。

此外,我要提几篇读后印象深刻的优美文字。首先是曹桂的《我的母亲》,其次是文泊的《艳遇“睡美人”》,第三是颜振豪的《兴仁组章》,第四是杨再昌的《海陵》。《我的母亲》是一篇亲情散文。这本作品集中亲情散文较多,除已经提及的外,还有曹荣仁的《庄稼地上的父亲》、范国美的《怀念父亲》、黄晓琼的《没有兑现的承诺》、吕明岗的《怀念父亲》等。均写得情感真挚、浓烈。但笔者认为,从艺术和情感等综合来看,发挥到了极致的是曹桂那篇《我的母亲》。这篇文章,可与朱德那篇著名的同题作品颉颃,且更具有现实意义,是属于可以选入中小学教材长期培育下一代的那种典范性作品。读者一读便可比较,不必赘言。《艳遇“睡美人”》的美是从标题开始摄人心魄的。这篇文章本来是一篇写景作品,但情景交融,稍夹议论,把一次漫步七星湖畔的所见所感艺术发挥到了极致,是一篇难得的美文。《兴仁组章》则是兴仁的一些点滴片段描写。每个小章不长,正适于手机发微博,但饱含哲理,意韵深远悠扬,17个断片合而成组,正好是对兴仁的一组特写生活镜头。很有创建性。《海陵》是对家养小狗海凌的一篇怀念文字。由于海凌的可爱,作者一家对它都充满着情感和关怀。待之似待亲人一般。所以海凌的死,让主人几天来“心里总觉难受”,身在异乡读书的儿子得知后也在QQ中写道:“谢谢你陪我这7年!只可惜最后一面我们不能相见!对不起,我亲爱的海凌!”读之便会联想起宗璞那篇选入大学教材的美文《鲁鲁》(中篇小说),也是一篇很美的散文。

读罢这部约40万字的《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散文卷),除以上提到的篇目外,优美的篇章还很多,不论是抒情、写景、状物,还是写人叙事,一篇篇都亮闪着各自独有的光芒。由于篇幅,本文不再赘言,只请读者诸君自行鉴读品赏。

回想着兴仁这些越来越明亮的作者名字,我仿佛身置兴仁某一似熟非熟的山野,仰望夜空,天上的星星各自闪烁着自己的光芒,尽管位卑身微,却群星灿烂,更为明亮。让我获益了很多,回想着身居的都市,心中不由升起一句:山野的星汉光更明。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故事因悲壮而美丽——评熊建森长篇小说《龙腾盘江》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