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因悲壮而美丽——评熊建森长篇小说《龙腾盘江》
2016-04-26 10:56:08 来源:张昊 责任编辑:文联 打印 关闭 点击:

2014年新春伊始,中外名流出版社出版了熊建森的长篇小说《龙腾盘江》。这是一部描写明末清初,以世代居住在盘江地区的彝族民众为主,起而反抗清朝封建统治的长篇文学作品。明朝末年,战乱频频,灾荒遍地,人民生活困苦不堪,于是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其中最有名的要数陕西李自成起义和西南地区的张献忠起义。闯王李自成起兵后,势如破竹,一度攻陷北京,迫使明崇祯皇帝于煤山自尽。后来,明山海关守将吴三桂领清兵入关,清朝定鼎中原。李自成兵败后,退至湖北九宫山被害。大梁王张献忠手下虽谋士众多,但不听谋士建议,认为蜀地有天然屏障,进可攻退可守,结果被吴三桂十万精兵击溃,张献忠遇难。手下谋士张志鹏等亦慷慨就义。这次彝族民众起义,源自张志鹏之子张有为承继父志,决心推翻封建朝廷,来到盘江三角地区,见到了彝族英雄马乃(龙吉兆)。张有为以玄学之术启迪马乃,要其上乘天意,下顺民心,举兵反清。马乃不愧是一位民族英雄,适时举事,揭竿而起。说到此次少数民族民众起义,有其深刻的历史根源。历朝历代的封建统治者,多实行残酷压榨和排斥少数民族的政策。清朝定都北京后,吴三桂率部进军西南,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特别是地处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清兵所过之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因此,彝族、苗族、水族、仡佬族等少数民族民众起义,事在必然。

小说依照时间的推移,形成纵式结构,看似是章回体,实则是现代叙事。故事紧紧围绕此次农民起义展开,大致分为“起事”、“兴兵”、“失败”三部分。以实来讲,这本来就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一方面,是只有两三万临时聚集起来的各个部族的民众,手中的武器多是原始器具,另一方则是十倍数十倍的久经战阵的清军,而且还有威力巨大的红衣大炮。或许,从举事开始,起义的领导者就已经预知到失败的结局,但这又是向反动统治者必然要扬起的正义之剑,是被压迫者的呐喊和直接的反抗,是要竭尽全力高唱的一曲悲壮的战歌。正如彝族英雄龙吉兆在就义前所说:“想我龙吉兆为民举义,就是看不惯鞑子的为非作歹……今天,能用我的热血洗亮天下百姓的眼睛,也是一件好事!”龙吉兆还说:“我今天去了,一切只好拜托,只要‘义’字能留人间。”

历史上的人和事,只能用历史的眼光来看。如果仅以今天的眼光看,难免会有些错位。相信若干年之后,这次以盘江三角地区为中心的少数民族民众的反清斗争,还会有人继续传布和评说。小说《龙腾盘江》的价值,就在于艺术地再现了这段历史,填补了西南地区少数民族反抗封建统治者暴政的一个空白。与其说是一部较为宏大的历史叙事,不如说是一部威武雄壮的史剧,为后世提供了一个相对丰满翔实的文学范本。

小说《后记》中有一句话——“传说中都是神创造了人,现实中却是人创造了神。”这句话精要地道出了数百年来,发生在清朝初年的这次少数民族民众反抗清朝统治者的义举,在盘江地区流传并逐渐将马乃等领袖人物神话的过程。不单马乃等几个人物各个具有神话色彩,连一个个斗争故事都赋予了神话内涵。于是,我们看到了书中多次出现的富于神秘色彩的描写,其中甚至有玄学和巫术的玄幻意境。如作者用大量篇幅描写的紫微星路过真龙宝地、张有为茅草祭箭撒豆成兵、神兵运粮以及镜湖洗宝马等,虽显得荒诞不经,但如果细细品味,则会发现,所有这些,都是西南地区少数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千百年来,已深深融入西南地区少数民族群众的生活之中。这种历史文化和民俗文化的有机结合,体现出西南地区少数民族文化的地域特征和地理环境中文化元素的迷人色彩。书中所映现出的艺术的“真实”,具有更为深刻的内涵和更为久远的魅力。

清代戏剧家李渔说:“编戏犹如缝衣,其初则以完全者裁碎,其后又以裁碎者凑成,裁碎易,凑成难。凑成之功,全在针线紧密。一节偶疏,全篇破绽出矣。”李渔讲的是编戏,写文章或是写书亦是如此。数百年前的一段历史,从聚义起事到兴兵到失败,是一个完整的过程,一段完整的历史。把这段历史“裁碎”的,是时间。岁月更迭,斗转星移,多少历史故事和人物被淹没于尘埃之中,马乃起义的故事亦如此。难得的是,人们没有忘记这位“一心为天下苍生,一心为天下百姓”的英雄。英雄虽落难,但英雄的事迹却代代相传,人甚至把英雄供奉,视其为神灵不单马乃,其他起义英雄,也一一活在人们心中。这从至今能存留的一些地名可以看出,每一个地名都掩藏着一段故事,如飞龙宝马飞走的地方称“白马崖”,屠雷砵死难出称“雷砵山”……一个个流传至今的地名,仿佛是一座无字的碑碣,镌刻下一个个英雄的名字和不朽的事迹!数百年来,这些英雄的名字和事迹在盘江地区流传,仿佛是一个个闪耀着奇异光彩的碎片,作者匠心独运,把这一个个被时光“剪碎”的片段编织起来,而且“针线紧密”,这就十分难得。作者在小说《后记》中所说,“儿时,常听到关于龙吉兆的种种传说,是那么的动听,那么的令人向往”,参加工作后,“二十余年,利用工作之余,跑遍了传奇故事涉及的各个地方,把有关的传奇故事有机地串联起来,进行了有血有肉的创作……旨在使这些传说不在历史的长河中消失,也好向未来有一个交代。”由此可见,为了完成这部长篇,作者付出了这样的艰辛!

由文学而承载历史,是我国文学的优秀传统。不少文学作品,其本身就是记述一段珍贵的历史。比如《左传·曹刿论战》、《战国策·鲁仲连义不帝秦》。以《曹刿论战》来说,有的选入散文读本,但又何其不能说是小说。姚雪垠的长篇小说《李自成》,是将明末以闯王李自成农民起义用现代小说手法演绎的成功范例。小说《龙腾盘江》,同样是一部填补历史空白之作,堪称少数民族反封建斗争的一部英雄史诗。但文学是形象的思维,任何文学作品,除了极少数以思想见长的文学作品之外,多数文学作品,都把塑造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放在首位。小说《龙腾盘江》,以平实而凝练的语言娓娓叙事,层层推进,而且结构严谨,故事生动,跌宕起伏。尢难能可贵的,是写出了几个个性鲜明栩栩如生的人物。这其中,有精通玄学又深谋远虑的张有为,用兵有方的文善古,以及仗义豪雄的许大碗、苏缸钵、屠雷砵等人。作者刻画人物,深得古典小说笔法之妙。如描写苏缸钵出场,“这屠夫高出别人一头,满脸的毛胡子,正手执利斧,高声吆喝着,那样子活像水浒中的黑旋风李逵。”写屠雷砵校场显神威,“只见屠雷砵长天一啸,双手抓住那上百斤的大雷砵悠悠急转几圈,然后一声大喝:‘嗨’,将雷砵掷出。那雷砵脱手后,‘呼’地一声,向天上飞去,瞬间无影无踪。”这些描写,生动传神,给人印象深刻。小说还细致描写了少数民族地区的风物民俗和历史文化,有着珍贵的认知价值。

说到小说的不足之处,恐怕还要说到人物,特别是小说的核心人物马乃。几乎所有小说,一号人物都是最难驾驭的。小说《龙腾盘江》写马乃,除了开头部分笔墨较多,以及结尾部分写英雄慷慨就义令人震撼外,中间从起兵举事到兵败被,笔墨又少,又显得空泛无力。此外,既要用现代笔法,文中有间而掺杂了有些古典通俗小说中常见的熟语,显得生硬而聱牙。不过,作为一部历史小说,《龙腾盘江》会有机会再版,也相信再版时作者会改得更好。

       张昊,北京房山区文联副主席、房山区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炫彩乡情织锦绣·绮丽盘江颂兴仁
下一篇:山野的星汉光更明——写在《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散文卷)出版之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