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光智作品选
2016-04-27 08:49:47 来源:曾光智 责任编辑:文联 打印 关闭 点击:


    曾光智,男,汉族,上世纪60年代生,80年代末涉足诗歌创作。90年代至今尝试散文诗、小品剧本、小说和随笔类作品创作,小品剧本《黄金家庭》在黔西南州小戏小品剧本征集大赛中获非戏曲类三等奖。写作的本意在于自娱自乐,抒发一己之悲欢,调节心情,故作品鲜有发表,仅与彭宇先生出版诗集《轻舟划过》。写作的初衷是言心声,言真情实感,感动自己方能感动他人,然水平有限,也许感动了自己并没有感动他人,期望成为文学森林中的一株小草足矣。

散文

快与慢

晚饭后由西向东散步,返回时突然发现,太阳像一个红气球挂在两个山头之间,我就坐在一块石头上看太阳怎样落下山去。可左看右看,总是距垭口有一段距离。我想在这里等不如到山顶上,到山顶上或许能够多看一会。于是,我向南面的山顶爬去。让我想不到的是爬到山顶时太阳已经落下去了,前后只是几分钟时间,本来想多看,最后竟然什么都没有看到。

由此我想到关于快与慢的问题。

龟兔赛跑是广为人知的寓言故事。龟兔赛跑本来不是同一级别的较量,还没有开始就胜负已定,但最后的结果却出乎意料,赢家竟然是乌龟。故事的寓意很清楚,在战争或者竞争方面是骄兵必败;在做事方面是只有持之以恒,才能实现目标。而与快与慢的问题结合起来,我们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就像我看太阳落山一样,等待的过程总觉得漫长,而一转念,就再也看不到期待的景象,一切又发生得太快。

现实生活和工作中,有些情况更有趣,而且发人深省。比如:两个驾驶员开车去一个地方,高速公路限速,甲驾驶员的车好一些,为了跑快一点,停车用光盘遮住车牌躲避雷达监测,乙驾驶员的车差一些,按规定的速度行驶。到目的地的收费站时,甲驾驶员停车取光盘,光盘还没有取下,乙驾驶员已经到了,直接往前走,反而在甲驾驶员的前面。甲驾驶员本来想快,不惜做出违法行为,结果并不比乙驾驶员快。乙驾驶员按章行驶,路上感觉是慢一些,结果一方面没有违法风险,另一方面也没有落在甲驾驶员的后面。

再以一些矿山企业的管理为例,每一个环节都与个人的技术能力(操作水平)、管理能力以及工作态度密切相关。能力就像兔子的速度,而态度则像乌龟的坚持。有些时候,可能因为能力上的自负而成为路边睡着的兔子,也可能因为良好的态度而成为胜利的乌龟。比如说采场作业,如果自认为经验丰富,不想让准备工作占用时间,进场不按要求进行安全确认,不认真检查作业场地的安全状态,不清理风水管路和供电线路,结果有可能因一块浮石掉下来,砸坏风水管或供电线路造成采场停工,更不用说造成人身伤害的后果了。反之,如果认为井下工作不能有所自恃,不能疏忽大意,凡事按程序进行,尽管准备工作占用了一些时间,但采场作业可以顺利进行,这就是“磨刀不误砍柴工”吧!再比如说设备检查维护,如果自认为能力很强,看一眼或听听声音就可以判断设备是否有故障,不认真检查润滑情况,不按规定紧固螺丝,结果可能是几分钟完成的事情,最后酿成了一次设备事故,停产几小时甚至几天,抢修时的辛苦费力不讨好。反之,如果检查时更认真一些,更细致一些,更按程序一些,多花几分钟,也许就避免了一次设备事故,也为自己和同事们减少一些不必要的辛苦。

快与慢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小说

一个女人的秘密

李志杰和黄莺是林州大学的同学,毕业后一直没有见过面。这天,李志杰和黄莺在一个宴席上意外相遇,老同学相见,自然要相互敬几杯酒。散席以后李志杰说送黄莺,黄莺说可以。

李志杰问打的还是走路?黄莺说不远,走路吧!于是他们安步当车,黄莺说她心烦得很,也不知为什么?李志杰说肯定是有原因的,只是没有仔细分析而已。黄莺说可能是这样,有时莫名其妙的想发脾气。

李志杰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说说毕业以后的情况,越详细越好,我来为你分析分析,看能不能找到调整的办法。她说求之不得。于是他们就近找了一家茶馆,黄莺很详细的说了毕业以后的感情经历,李志杰根据这些经历和自己一些感触,给黄莺进行分析:“你过去的人生经历中有三个情结。第一个情结是第一次恋爱让你已经付出了真情,你的情感世界里初恋的感觉挥之不去,而且期待有朝一日回到他的身边,为此你随时准备义无反顾。第二个情结是在你因初恋的人离你而去,心情极度糟糕的时候,有一个人给了你很多的安慰,因此你们之间建立了很深的情谊,但是他是有家室的男人,不可能像正常的恋人那样相处,最终不可避免要出现那种地动山摇的情感纠葛,由此你对男女之间的感情产生了一种本能的拒绝。第三个情结是你无意中遇见了一个比你大许多的男人,一种亲切的感觉扑面而来,在交往中,你视他为知己,心中的无助、忧郁、失落都一一向他吐露,可以说完全敞开心扉,但是因为之前的一些遭遇,加上有人有意无意给你施加压力,这种压力传递了两个信息,一是你与他继续亲密交往会伤害他,甚至会伤害许多人,包括他的父母、妻子女儿和一些默默关心他的人;二是他可能是一个花心的男人,或者说是一个多情种子,对你的感情可能不会长久。这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都让你心生恐惧,因为你不愿伤害他和所有关心他的人,同时也害怕自己的感情再次受到伤害。但是每次与他在一起,他总是那样自然而且真诚,没有一点做作和虚假,看不出要躲避什么,也没有刻意的甜言蜜语,对你就像对待一个小妹妹,所以你想逃避也找不出理由,只是一个人的时候觉得愧疚。是这样吗?”

“对,情况就是这样。”黄莺赞同。

李志杰继续分析:“因为这三个情结,你与你现在的丈夫恋爱并迅速走进婚姻,一方面是不让父母再为你的个人问题操心;另一方面是让那些喜欢搬弄是非的人无话可说。这就注定了你在婚姻中只是尽作为妻子的义务,无法达到身心交融的境界。也许有些时候还会想:要是某某某某该有多好!‘因爱而性’是女人在两性关系中追求的目标,对于女人来说,没有在心理上接受的性接触无异于被强奸。前面三个情结中,三个人都曾经让你心动,只要其中有一个人能够与你终身厮守,你就会毫不犹豫走出现在的婚姻。你承认吗?”

黄莺犹豫了一下,承认情况确实如此。

“这就是你情感生活的症结,若不进行调整,必然导致你在情感上的麻木,失去对美好人生的体验。但病好断治却难,尤其非药物可以治愈的心病。不过你可以按以下方法试着进行自我调整。

首先,保留初恋美好的感觉,但那个曾经让你销魂蚀骨的男人辜负了你的一片痴情,已经离你而去,成为她人之夫,今后无论任何情况都不要再到他的身边,最多也就在远处关注,不要再受过去的感觉左右了。

其次,另外的两个人,虽然都曾经让你感动,但只能是比较特殊的朋友,既然成不了夫妻,那就在心中把这一份缘界定为只是九百年的朋友之缘,而不是千年的夫妻之缘。可以永生难忘,却不能携手并肩。

第三,现在躺在你身边的这个男人才是你今生感情生活的全部,你美丽人生的延续要通过这个男人实现,你孕育的另一个生命,身心与智力的健康成长,需要你和他共同努力。

当然,在自我调整的过程中,如果你的丈夫进行一些配合,也许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些配合主要是掌握夫妻相处的技巧,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学会对你忍让,在你发脾气时不管有理无理,不要针尖对麦芒,不让你找到借题发挥的借口;二是对你的关心和呵护要自然流畅,不要有刻意的成分;三是在夫妻生活上一定要尊重你的意愿,不能勉强,在你反应冷淡时,说一些你关心的话题,过程中语言的爱意和肢体的爱抚同时表达,直到你完全进入状态,并且之后还要不断传递希望你愉快的信息。女人在充分享受了一个男人带来的愉快之后,就会慢慢解开过去的心结,慢慢对这个男人死心塌地。我想你也不例外吧?”李志杰一气说完,最后补充一句:“仅供参考。”

“想不到你对女性心理颇有心得嘛!我现在在你面前已经透明透亮了。”黄莺站起来,说:“我要走了,去我家坐一会吗?”

“不了,我也还有点事。”李志杰目送黄莺离去,心中暗想:“知道一个女人的秘密,好事还是坏事呢?”

 

小品

误会

时间:当代  夏天的一个黄昏

地点:路上

人物:斌哥  男  30岁  公务人员

      小萍  女  26岁  公务人员

      小彭  男  28岁  公务人员

 

场景:【一条林荫道】

幕启:(斌哥和小萍分别从林荫道两头走来,在中间碰

上)

小萍:哎,斌哥,好久没见了,最近在忙哪样呢?

斌哥:也没有忙那样,按部就班吧!你呢?

小萍:都差不多吧!哎,我妈说她找你说过一件事,你想

过吗?

斌哥:哦!想过,我当然赞成了!

小萍:真的吗?不是哄我吧?(将信将疑)

斌哥:当然真的啦!我哄你搞哪样!

小萍:太好了!我终天等到这一天了!

(小萍很兴奋,去搂斌哥的脖子)

斌哥:你——你搞哪样?(向后退,诧异)

小萍:你不是说赞成吗?(不解的样子)

斌哥: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小萍:那你是哪样意思?

斌哥:我说的是共同承担责任——

不萍:我们都赞成了,能不共同承担责任吗?

斌哥:我是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萍:那你就是反悔了!

斌哥:我哪样反悔了?

小萍:那你就是嫌我长得不好看!

斌哥:好看有哪样用呢?

小萍:哪样安!你的意思是我只是虚有其表?(有点生

气)

斌哥:不是!我没有这样说哈,我的意思是美丽需要内

涵。

小萍:我没有内涵?!——(真的生气)

斌哥:不!不!我是说内涵是一种优雅的气质,是知识

女性的那种矜持……

小萍:咹!你——你不如直接说我粗俗,没有文化,不懂

得自重!(愤怒,有点结巴)

斌哥:不!不!不!我说错了。(打一下自己的嘴巴)

小萍:哼!(脸转向别处)

斌哥:你别误会,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小妹妹,怎么会

说你粗俗呢?!

(小萍不说话,气鼓鼓的)

斌哥:我想说的意思是我不是你想象中的男人,我不能

害你,你应该找一个能够给你带来幸福的人。

小萍:是这回事呀!咋不早说呢?不过你放心,我不怕!

(脸色由阴转晴)

斌哥:你不怕哪样?

小萍:现在科学发达了,医疗水平也提高了,换心换

肝换肾都不是问题,甚至性别都可以改变,大概

只有脑壳不能换了,这点问题算不了哪样的!

斌哥:你说的是哪样唷?我咋听不懂。

小萍:这种事主要的问题是讳病就医,怕暴露隐私,其

实只要调整好心态,好好配合治疗,也是容易解

决的。

斌哥:你究竟在说哪样呀?把我都搞昏了。

(小彭从小萍出场的方向上)

小彭:斌哥、小萍,没想到在这点碰到你们俩,俩位在

说哪样呢?

斌哥:没说哪样,刚刚说到你,小彭,小萍交给你了。

(说完离开)

小萍:(对着斌哥的背影)生气啦!

小彭:小萍,好久没见到你了,最近在忙哪样呢?

小萍:也没有忙哪样,按部就班吧!你呢?

小彭:差不多吧。我妈说她找你说过一件事,你想过吗?

小萍:哦!想过,我当然赞成了!

小彭:真的吗?你不是哄我吧!(将信将疑)

小萍:当然真的啦!我哄你搞哪样?

小彭:太好了!我终天等到这一天了!

(小彭很兴奋,伸手想搂小萍)

小萍:你——你搞哪样?(向后退,诧异)

小彭:你不是说赞成吗?(不解的样子)

小萍: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小彭:那你是哪样意思?

小萍:我说的是共同承担责任——

小彭:我们都赞成了,能不共同承担责任吗?

小萍:我是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彭:那你就是反悔了!

小萍:我哪样反悔了?

小彭:那你就是嫌我长得不帅!

小萍:帅有哪样用呢?

小彭:安!你说我只是金玉其外?(有点生气)

小萍:不是!我没有这样说哈,我的意思是帅需要内涵。

小彭:我没有内涵?!——(真的生气)

小萍:不!不!我是说内涵是一种男子汉的气质,是那

种事业男人的稳重……

小彭:安! 你——你不如直接说我不是男子汉,没有事

业心,不稳重!(愤怒,有点结巴)

小萍:不!不!不!我说错了,不好意思。

小彭:哼!(脸转向别处)

小萍:你别误会,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大哥哥,怎么会

说你不是男子汉呢?!

(小彭不说话,气鼓鼓的)

小萍:我想说的意思是我不是你想象中的女人,我不能

害你,你应该找一个能够给你带来幸福的人。

小彭:是这回事呀!咋不早说呢?不过你放心,我不怕!

(脸色由阴晴)

小萍:你不怕哪样?

小彭:现在社会进步了,很多问题都不是问题了,这点

问题更算不了哪样啦,总有办法解决的。

小萍:你说的是哪样唷?我咋听不懂。

小彭:这种事主要的问题是心理问题,怕别人知道,其

实只要找心理医生就可以解决了。

小萍:你究竟在说哪样呀?把我都搞昏了。

(斌哥从离开的方向上)

斌哥:两位还没有走呀!哎,小萍,我刚才说我赞成的

是创建文明社区的事,怪我没有说清楚。

小萍:彭哥,我刚才说的也是创建文明社区的事,我也

没有说清楚。

小彭:我的妈呀!

小萍:帮我也叫一声吧!

斌哥:小萍,你说你不怕的是哪样?

小萍:这个——不说了吧!(犹豫)

斌哥:这有哪样呢,说吧!

小萍:生理缺陷。彭哥,你说不怕的又是哪样呢?

小彭:这——不好说得。(犹豫)

小萍:我都说了,你怕哪样呢?

小彭:洁--癖!

幕落

 

 

简单  也不简单

石头里寻找一块石头

花丛中寻找一朵花

树林里寻找一根树枝

人群中寻找一个人

 

简单  也不简单

 

佛说:

石头就是石头

拣一块便是

花朵就是花朵

摘一朵便是

树枝就是树枝

取一根便是

人都是人

叫一声施主 应者便是

 

功利者说:

那是一块珍贵的宝石

不是一般的石头

那是一朵千古奇花

不是一般的花

那是一根点石成金的杖

不是普通的树枝

那是一个人中龙凤

不是普通的人

 

哲贤说:

一块珍贵的宝石与普通的石头无异

要有地质学家的知识和眼光

一朵千古奇花与普通的花无异

要有植物学家的阅历和辨别能力

一根点石成金的杖来自于心而非树林

要有坚韧与执着的品格

人中龙凤与普通人无异

要有伯乐识马的慧眼

 

宿命者说:

我见过那块石头

但不是我的运气

我摸过那朵花

但不是我的缘分

我拿过那根树枝

但没有感应  说明我命中无意外之喜

我见过那个人

但已失之交臂  说明我命中无缘贵人

兴仁(组诗)

放马坪

群山舒展一片草场,一幅高原的塞外风光。

风光掩藏的故事,在民间,丰富老人的茶余饭后。

一穴真龙地,本应万代封侯,

而失善,又一次成为罪魁祸首。

残缺的兵营,破败的城堡,在风中无言。

 

逝去的马蹄声,

是一曲壮歌  还是一声长叹?

鲤鱼坝

一个美丽的传说,

一个动人的故事,

一湖一坝,山环水秀,浪漫田园。

山水灵动,苗家人杰。

 

天然的风景,古朴的民风,

一支板凳舞,一曲苗家飞歌,

一碗拦路酒,

迎八方宾客,醉八方宾客。

真武山

洪武真武,南方的帝北方的神。

洪武调北征南偃旗息鼓,

翠屏山上,真武之威,镇一方顽劣妖邪。

草民的祈盼,青烟缭绕于山之巅,化瑞气祥云。

日出日落,月明月隐,

参天的树,茂盛的花草,

见证600年一方兴旺一方平安。

东湖

风舞桃木李树,

水动幽思碧意,

小桥吟诵先秦之经汉之乐府唐诗宋词古典韵律,

山抒豪情展旧城新姿。

 

靠水农家,一缕清风下酒,

垂钓一份悠闲一份洒脱。

紫木凼

梓木树林中,低处一个牛滚凼,

梓木凼因此得名。

而黄金,把梓木凼变成了紫木凼,

一个偏僻、名不见经传的高原山村,

与卡林型金矿联系,

从此名扬天下。

 

氧化矿的辉煌载入了历史,

也把昔日之凼深深掩埋。

而今,一条高技术产业化示范工程生产线,

成为另一道风景,

金山与绿水青山,

在高原的大山深处醒目。

大山江河

广义的大山指撤区并乡前的大山区范围,包括百德镇、马场乡、田湾乡和大山乡范围;狭义的大山仅指现在的大山乡范围。诗中是广义的大山江河。

——作者

岔普河、波秧河,

一条麻沙河,不同河段的不同称呼。

九盘河、梭江河,

一条北盘江,不同江段的不同叫法。

只有龙洞河,从始至终,

没有另外的名字。

 

岁月的溶蚀、切割和冲刷,

沟谷深切,壁立千仞,

怪石峋嶙,赤壁吐焰,白壁生辉。

置身河谷,

险峻处如临深渊,

平缓处如沐春风,

飞瀑落处,如身在云里雾里。

 

布依人家,靠水而居,

鼓敲吉庆哀乐和祖德,

歌舞谢天地神灵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纵情山水,古朴之风依然。

马堡树

南昆铁路,穿山跨水而来,清水河上,飞龙越谷,虹贯天堑,

群峦叠嶂之间,伟哉壮哉!

 

天沟地缝,隔岸坐地闲谈,而谷深千尺,见面还需数时。

谷底之水,清澈湍急,其状如碧龙舞动,其声如万马奔腾,

两岸壁陡,群峰林立,箐林森森。

身在谷底,举目只见一线云天,路在悬崖陡壁处。

 

7条瀑布,世间最小,轻盈飞落间,碧雾绿烟。

梯田直入云天,作虹桥之基,亦为绝壁田园。

 

轿子山顶,峰上平川,

观山海品峰涛岭浪,峰如飞鹰,岭如狮奔虎跃。

看田园阅沧桑,水枯韵在,碧波犹存。

峰林间水清林密,群鸟飞处草肥花艳。

三道沟竹海

谁说熟悉之地没有美景?

谁说大山深处没有秀色?

三道沟,万亩竹海,

吟江南古韵,抒高原情怀。

风舞竹动,涛滚浪翻。

 

竹林深处,溪流淙淙,

泉流叠石,轻吟浅唱。

竹里人家,屋如轻舟,

荡生命的悠闲,品人生的畅达。


紫木凼的春天(组诗)

 

三月  春天的醉

三月 春天的风景依次展开:

梅花粉红  桃花粉红  有一种无叶的玉兰花

也粉红

千里光花金黄  油菜花金黄  小朵小朵的蒲公英花

也金黄

玉兰花洁白  樱桃花洁白  李花洁白  梨花洁白

山茶花红  海棠花红  樱花含苞待放

有花的树上看不见新叶子

无花的树上 新叶开始吐绿

细嫩的小草从荒芜中探出头来

挤进大地复苏的梦

 

风经过的地方

芬芳扑面  不知来自哪一种花朵

清香袭人  不知来自哪一种草或者树叶

我在灿烂的阳光下 细品春的画卷

吮吸春的气息

恍恍惚惚中  你的身影在远处的晴雾中飘飘然然

 

哦  或许这三月的意境中不能没有你

或许你在我心中与春天密不可分

我观景色而思你  你融入了花草树木之中

景色因你而美丽

 

在这个有你的三月  我无酒自醉

暮春

我窗前的樱花

1株,2株,3株......13株

在梅花、樱桃花、玉兰花、山茶花

千里光花、油菜花、蒲公英花

桃花、李花、梨花、海棠花之后

独自在三月与四月之间灿烂

 

很多次,我伫立窗前

构思,如何抒发樱花的美丽

因为心绪纷乱

手指,敲不出可以感动的文字

 

此刻,樱花谢了

草木间小叶杜鹃独领风骚

我不知道

能不能在小叶杜鹃凋谢之前

留下一段暮春的浪漫 

看小叶杜鹃

小叶杜鹃水红水红  粉白粉白

争相进入视野

小叶杜鹃鲜艳之处

曾经是三角梅

 

曾经的三角梅

也大方且不失风韵  花期悠长

因为一场冰冻

诀别了紫木凼  让位小叶杜鹃

我至今依然惋惜

 

紫木凼  高原上的高地

冬天多冰多雪多风多雾多雨

若非抗冻之物  度不过酷寒的劫难

 

适者生存  适应了紫木凼气候的小叶杜鹃

在群芳之后

拥有春天最后的花期

杜英  春天的红叶

许多年许多年

我大山深处的故乡

石灰岩缝里长出的植物

让我坚定地认为:

春天只有盛开的花

不会有老去的叶

 

而紫木凼  自远方移植的树

叶子在春天老去

其中一种叫杜英的树

老去的叶子

如火红火红的花

与百花同艳

与群芳争春

在春天的风景中

独树一帜

 

路上遇天气突变

我是一个浪迹红尘的行者

走过城市也走过村庄

城市的哮喘 肠梗堵和血脉不畅

越来越严重了  急需医治

村庄的老龄化  妇幼化和病残化

也越来越突出了  亟待诊治

信仰的丧失和精神的没落

随波逐流急功近利

已经成为最流行的疾病

而我  一无良医之能

二无济世之才

一介书生  手无缚鸡之力

也只能出门由路  独善其身

 

天意却是难料  阴晴更是难测

突然间

一阵风  扬起尘烟

追杀同样的前一阵风

一团云  挥动黑手

绞杀同样的另一团云

雷光火闪  天昏地暗

天地间不知谁主沉浮

可怜那些势单力薄的小树

在这一场风的争斗云的搏杀中

前躬后辑  左迎右送

最终依然难免被连根拔起

栋梁之梦戛然而止

 

感动

      一

你说你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读我留下的一些语句,为真诚而感动,感动就流泪。

你说诗情画意已经很少,现实,物欲横流,虚伪、偏见和自私随处可见。也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洗净脸上的尘沙,驱散心中迷雾,静静品味一份浪漫一份温馨,任那些如耳语般的语言,深入心灵,滋润心灵,让心柔软,拥缠绵入梦。

因为你的感动,我梦中的感动更多。梦中,我的肩膀,托住了你无人可诉的一腔幽怨;我的胸膛,停泊了你如浮萍般飘零的心帆;我的手,握住了你如云如烟的期望。

我在你的感动中感动,你在我的感动中感动。

    二

相遇相知,一种网络式的精神联盟。

你说你把每一个激动人心的日子都种进心灵的田园,生根发芽长成庄稼,在漫漫人生旅途感受心灵的田园风光,收获丰厚的精神食粮。

你说你把每一个感动的瞬间都刻进记忆的深处,任时光流逝依然如神来之笔,成为漫漫人生旅途心灵的梦幻天堂。

而我,因为你的感动,回眸或者远望,你的目光,照耀我激情的云朵,你的温情,浇灌我激情的花朵。

你的感动,是我今生永不枯竭的精神资源。

 

是我今生的一本书

你是我今生的一本书,书中情景,无须拍摄自成影像。在无人的夜晚,在寂寞的旅途,在寒冷的冬日,在炎热的夏天,你的长发在我眼前飘逸,你的笑容在我心中灿烂。

你是我今生的一本书,书中情节,无须整理自然清晰。在疲倦的时候,在忧郁的时候,在浮躁的时候,在沉闷的时候,你的声音激励我,你的目光照亮我。

你是我今生的一本书,书中情意,无须言说自然意会。在风起的深夜,在多雾的早晨,在连绵的雨中,在遥远的路上,你的娇羞在我脑海缱绻,你的温情在我梦里缠绵。

你是我今生的一本书,书中情感,无须誓言自然真切。在喧嚣的城市,在僻静的乡村,在失眠的夜晚,在酒后的凌晨,你的温馨陪伴我,你的热情温暖我。

 

重新起程

这条路走不到天黑了,不是我不想走,因为有一场异常的风雨雷电,挡在前面的路上。

这里只有一户农家,我只能在这户农家停留,看这异常的风雨雷电表演。

风,奔跑而来奔跑而去。一棵树拉住风,风把这棵树连根拔起;一片树林截住风,风在树与树之间呼啸,摧折最高的那棵树;一片森林挡住风,风在这片森林中左冲右突,掀起汹涌林涛依然无可奈何,最终力竭而去。

雨,隐藏于乌云之中,助风之威,打一阵大颗大颗的冰雹,而后倾云而下,裸露的土地只有任其冲刷,带走松散的泥土,留下深深浅浅的伤痕;森林覆盖的土地,来势汹汹的雨,被树的枝叶阻挡,依然宁静安详。

雷,敲山震虎,在前面的山上其声震天其力穿石,溅起一串一串的火光,结果也就是助助风威雨势。

电,电光送雷落地或者传递雷声,迷惑那些穷途末路的人,让他们误认为乌云之下还有亮光,不至于拼死寻求他路。

这一场风雨雷电,无非自然法则中一次异常的现象,不可能是天地秩序的重新调整,总会风停雨散,雷隐电消。

而我也会重新起程。

我本来就是农民的儿子,路途受阻,正常,而且可以通过目睹这异常风雨雷电的表演,清除心中污浊之气、浮躁之气和散漫之气,重拾清新、恬淡和勤勉,就像山林中误入江海的一滴水,蒸发重回山林,于草木之根重新寻找位置,以点滴之情,缝石漠之衣。

重新起程,路,已经不是原来的路;风景,也不是原来的风景;心情,也不是原来的心情;只有信念依然如旧,支撑慢慢老去的肉身。


歌词

巧语花言

曾经你对我说

对我说  我的唇

是你今生吃不够的夜宵和早点

你的心  是我今生驻足的驿站

可如今  你人如魅影如烟

我痴痴的等 苦苦的盼

多少个月落天边  人不见

没有片语只言

说过的话都是巧语花言

 

曾经你对我说

对我说  我的唇

是你今生喝不够的醇酒和甘泉

你的心  是我今生停泊的港湾

可如今  你来无影去无踪

我痴痴的等 苦苦的盼

多少个黎明再现  人不见

没有片语只言

说过的话都是巧语花言


评论 

光智的诗

易应林

认识光智,已有二十多年的光景。那时他在水利部门工作,干着自己的本行,工作勤勤恳恳自不必说。那些年,大家都是寡男人,寡男人在一起,大多是酒搭的桥,何况那时年轻气盛,虽称不上海量,却也能吞下半斤八两什么的。酒醉之后免不了鬼哭狼嚎,最终自然是各奔东西,风摆柳似的步入梦的长街。因此很少谈论文学之类的话题。后来他改了行,当上了领导,踏上一条金光闪闪的“黄金大道”,根据组织安排下到距县城数十公里的大山深处—紫木凼开疆辟土,这一埋头苦干又是十多年!金子是出了不少,为县域经济的发展已经尽了自己的那一份微薄之力。但是,人生能有几回春?韶华不再,青春易逝,大山深处留下的那深深浅浅的脚印,那点点滴滴的汗水,是长长的不眠的记忆,更是深深刻在他的一生的风雨岁月里的丰碑......

光智长我,阅历自然在我之上。虽然他不是学文学的所谓科班出身,但却一点也不影响他那出色的写作天赋,特别是诗歌创作。正因为有丰富的生活做铺垫,再加上他睿智的思想敏锐的眼光和洞察力,为在他繁忙的工作之余的文学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爱好是最好的老师,尤其是他的诗(散文诗),清新、自然而流畅,遣词造句信手拈来,简直看不出有半点的矫揉造作或者精雕细刻的痕迹,在隐晦朦胧、故弄玄虚的今天诗歌界里,光智的诗读来如清风沐过,芳香宜人,让人耳目一新。

光智的诗,确有其独到之处。对人生的深刻体验、对生活的反思以及对大自然的歌咏,都源自于心灵的深切感悟。“一根点石成金的杖来自于心而非森林/要有坚韧与执着的品格/人中龙凤与普通人无异/要有伯乐识马的慧眼”(《简单  也不简单》)。世上的人和事,在天在地更在于人本身,谁都不是天生的龙种龙身,更不会有老子英雄儿好汉的那种世俗的伦理哲学。两千多年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呐喊依然犹在耳畔回荡......“曾经的三角梅/也大方不失风韵  花期悠长/因为一场冰冻/诀别了紫木凼  让位小叶杜鹃”,“适者生存  适应了紫木凼气候的小叶杜鹃/在群芳之后/拥有春天最后的花期”(《看小叶杜鹃》)。是啊,达尔文的适者生存哲学,无不遍布我们的生活之中。你看那矮小的一株株小叶杜鹃,虽不起眼,却能在大山深处新的环境中扎下根来,敢于面对苍天,不怕风吹雨打、雪压霜欺,一直陪伴着春天笑到最后。这是怎样高尚的一种品格啊?光智为人厚道、低调,工作上勤勤恳恳,并且在紫木凼一干就是十多年而无怨无悔,在他的诗中不难看出。当然,在今天物欲横流、信仰丧失、世风低下的今天,作者也流露出一个世俗人的无奈与悲哀。“而我  一无良医之能/二无济世之才/一介书生  手无缚鸡之力/也只能出门由路  独善其身”。“可怜那些势单力薄的小树/在这一场风的争斗云的搏杀中/前躬后辑  左迎右送/最总依然难免被连根拔起/栋梁之梦戛然而止”。这,岂止是一介书生的无奈?都说大道不平众人踩,但是弱不禁风的肉身之躯,谁又能够踩得平多少不平不公?!那些微不足道的小生命,即便使出浑身解数,左右逢源,鸿鹄之志展翅之心,在大风大浪、风雨雷电面前,最终难免梦断蓝桥!

人生总是充满变数。在困难面前,如何面对生活中的一些挫折,真正要做到淡然处之,并且依然以一颗平常的心和固有的信念,洁身自好实属不易。“我本来就是农民的儿子......通过这异常的风雨雷电的表演,清除心中污浊之气、浮躁之气和散漫之气......就像山林中误入江海的一滴水,蒸发重回山林,于草木之根重新寻找位置,以点滴之情,缝石漠之衣。”(《重新起程》)在当今时下,试想想,又有多少人从台前走向幕后能够从容自如?太阳都有落山的时候,谁又能与天地永存?既然生命到了站,就要从容下车,正确面对!

立足本土,尽情讴歌县域自然风光,抒发心中风情万种、海阔天空的情怀,却也是光智诗中的一大亮点。你看,他在《放马坪》草场上放歌、《鲤鱼湖》中荡舟、《真武山》上怀古、《马堡树》大桥上看逝者如斯、《三道沟竹海》里“荡生命悠闲,品人生畅达”、《东湖》里“清风下酒/垂钓一份悠闲一份洒脱”。一看就知道是位多情潇洒的哥们。这些看似平常的兴仁景点,在光智生花的笔下,却展现出不同别样的异彩。即便是工作生活了十多年,有过开疆辟土、挥汗如雨、朝夕相处的紫木凼,处处无不富含着光智内心的挚爱与深情。正因为如此,在紫木凼那一片热土上,大到一座山,小到一块矿石、一株树、一棵花花草草,在作者笔下都是极富深情厚意的尤物。紫木凼同样有春夏秋冬同样是四季分明同样有冷暖交替同样有风雨雷电,花开花谢,山高水远,都挡不住那一去千秋的时光大潮。唯有难以取舍的那一份情,或许能让几十年光阴但却是电光一闪的生命,闪射出睿智夺目的耀眼光芒。诗歌,就赋予了诗人特有的精神大餐,让普通的一人一事、山山水水、花花草草都得到了应有的人性化升华。

作为一个大男人,未必人人都是雷霆万钧、排山倒海、气势若虹的象征。柔情似水,涓涓细流也彰显出大男人作为生命特有的另一面。我在光智与彭宇二人诗合集《轻舟划过》里,就精读了他情感深处多姿多彩、纷繁有致的大男人有血有肉的本色。不过,这种特有的情愫却是以散文诗的样式来展现和表露的。在这个世界上,谁也不能不食人间烟火,七情六欲、吃喝拉撒在所难免。在我们的心中,都会有一个“她”如影随形,“她”会让你寝食难安,“她”会让你梦魂牵绕,“她”更会让你倾注一生的情感洪流,不惜一生相许,把生命搭上爱的快车道,无怨无悔的奔向爱的远方。“梦中,我的肩膀,托住了你无人倾诉的一腔幽怨;我的胸膛,停泊了你如浮萍般飘零的心帆;我的手,握住了你如云如烟的期望。”“你说你把每一个感动的瞬间都刻进记忆的深处,任时光流逝依然如神来之笔,成为漫漫人生旅途心灵的梦幻天堂。”(《感动》)还有,“你是一本书,书中情意,无需言说自然意会。在风起的深夜,在多雾的早晨,在连绵的雨中,在遥远的路上,你的娇羞在我脑海缱绻,你的温情在我梦里缠绵。”(《你是我今生的一本书》)散文诗是一种介乎诗与散文之间的一种体裁,散文的样式,诗一样的语言,但空间较大,在情感抒发上游刃有余。光智的散文诗,在其与彭宇的合集中有较多的体现,其风格行云流水,语言上舒展自如,读来情真意切,青春气息浓厚,似乎看不出已是一位年已半百的人。

光智是一位多面手,除诗(散文诗)之外,散文、小说、小品、歌词均有作品问世。虽然深度和广度上有待于进一步挖掘,对生活的体验、对人物灵魂的勾勒刻画还需进一步展开并进行拓荒式的开拓,但是作为一个业余作者,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能够笔耕不辍,执着而为之,不离不弃,写出了那么多表情达意、抒发内心的作品,实属不易。

兴仁是一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商城,地处盘江八属中部,交通四通八达,区位优势得天独厚。近年来,兴仁县委、县人民政府着力打造兴仁的投资环境,打造经济走廊,不断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和大力推进工业园区建设,并且努力将兴仁撤县改市,进一步使兴仁富民升位,成为生态、文明、卫生、文化、拥军、旅游的县份。在文化建设方面,创造诗词之乡的活动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涌现了一大批地方文化名人,县文联着力推出一批有影响的小说、诗歌、音乐、书法、小品等作品,为推介兴仁、宣传兴仁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曾光智的作品,无疑是兴仁文苑中的一枝秀色,让我及同行们仔细研读的同时,心中不禁升起一种敬仰之情,并为他在未来的写作道路上写出更加优秀、更加反映兴仁面貌的力作而加油喝彩。

 

2013年8月24至26日写于南山小区办公室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卢艳霞作品选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