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荟萃兴仁 诗词之乡增辉 ——第二届贵州诗歌节活动纪实
2016-04-20 09:11:41 来源:曾光智 责任编辑:文联 打印 关闭 点击:

    2015920日,中国·贵州·黔西南·兴仁“八月八”苗族风情节,第二届贵州诗歌节系列活动在兴仁举行,上午举行“第二届尹珍诗歌奖暨‘泛亚杯·咏唱兴仁’诗歌大赛颁奖仪式”;下午举行“第二届贵州诗歌节高峰论坛”。

    《诗刊》杂志社常务副主编商震、《小说选刊》副主编王干、南开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罗振亚、著名诗评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诗探索》主编、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吴思敬、著名诗评家、文学博士后、中国文学创研部研究员、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召集人霍俊明、著名文艺评论家、《文艺研究》副主编、中国艺术研究院编审、研究员陈剑澜、著名诗人、四川作协副主席、《星星诗刊》主编梁平、著名诗评家、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当代新诗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柠、著名诗人、散文家、云南作协文学院副院长、鲁迅文学奖获得者雷平阳、著名诗人、中国新诗学会理事、全国优秀诗歌创作奖获得者李发模等文坛泰斗、尹珍诗歌奖暨“泛亚杯·咏唱兴仁”诗歌大赛获奖者、贵州省文联、作协、省直、州(市)文化机构的领导和精英齐聚兴仁,这是继兴仁县荣获“中华诗词之乡”之后的又一次文学盛事。

    这次活动由贵州省作协和兴仁县委、兴仁县人民政府主办,兴仁县委宣传部和兴仁县文联承办,贵州泛亚薏仁米有限公司协办。目的是搭建诗歌交流平台,打造贵州诗歌品牌,展示兴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各行各业蓬勃向上的精神风貌,促进兴仁文化向深层次发展,助推兴仁县文化强县战略。其主题是提升贵州诗歌的影响力,促进贵州文学繁荣发展,推介兴仁、宣传兴仁、歌颂兴仁。

 第二届尹珍诗歌奖暨“泛亚杯·咏唱兴仁”诗歌大赛颁奖仪式

    尹珍诗歌奖系贵州省作家协会主办的贵州省诗歌专项奖,是为发展本土文学、丰富文化生活搭建的诗歌交流平台。其内涵是纪念东汉著名儒学者、文学家、教育家和书法家、西南汉文化教育的开拓者、贵州汉文化的传播人尹珍,弘扬尹珍文化和尹珍精神。据介绍,第二届尹珍诗歌奖共收到65部申报作品,初评委员会投票推选出18部提名作品,供终评委员会审定,最后遴选出9部获奖作品。

    “泛亚杯·咏唱兴仁”诗歌大奖赛是本届诗歌节“尹珍诗歌奖”的附设奖项。2015812日,贵州省作协、黔西南州文联、兴仁县委宣传部、兴仁县文联、贵州泛亚实业集团共同主办了百名诗人走兴仁暨“泛亚杯”诗歌大赛采风活动,来自省内各地和县域本土作家、诗人共100余人参加。至2015831日,“泛亚杯·咏唱兴仁”诗歌大赛共收到全国各地参赛作品214首,评选出一等奖1名,二等奖2名,三等奖3名,优秀奖10名。

    颁奖仪式上,县委副书记、县长袁建林致辞说:“第二届尹珍诗歌奖暨‘泛亚杯·咏唱兴仁’诗歌大奖赛颁奖仪式在我县举行,是我县文艺界一件大事、喜事。是传承中华民族文化,发展兴仁文学艺术,丰富群众文化生活,搭建诗歌交流平台,打造贵州诗歌品牌;这次活动展现了诗歌创作的蓬勃新貌,进一步推动我县经济社会文化政治生态‘五位一体’协调发展。”

    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李远刚讲话中说:“贵州是一个经济相对滞后的省份,为了提升贵州文化软实力与贵州文学的影响力,提高贵州诗歌的创作水平,让诗人们创造出更多更好的与这个伟大时代心心相印,又能展示贵州多民族风情的优秀诗歌,今天来到中国薏仁米之乡兴仁县。希望才情满怀的诗人朋友们在今后的创作中创造出像薏仁米一样颗粒饱满,富含养分,健康延年,深受世人喜爱,并与这个时代息息相关、血脉相连,彰显着新的人文精神与美学原则的优秀作品。”

    商震、陈剑澜、王干、吴思敬、霍俊明、梁平、罗振亚、张柠、雷平阳、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李远刚及县领导袁建林、邱国权、周国辉等一同为荣获第二届尹珍诗歌奖暨“泛亚杯·咏唱兴仁”诗歌大奖赛的作家颁奖。

第二届贵州诗歌节高峰论坛

    吴思敬、霍俊明、陈剑澜、梁平、张柠、雷平阳、李发模、南欧、赵卫峰、向笔群等出席高峰论坛,霍俊明主持。

    论坛主题是“存在的整体经验与诗歌创作的有效性;历史语境与诗歌的话语方式。”

    霍俊明首先用“廊道理论”和“坛城理论”阐释诗人生命体验的个体性和诗人在诗歌这个很小的空间表达的有效性,诗人的声音有3种:个性化、戏剧化和广场公众化,个性化的想象力才是对诗歌有效性的回应。公众化的写作越来越多,但是留下来的却很少。

    后面依次发言。

    陈剑澜:诗歌创作是用语言区分感觉的活动,没有用语言进行区分的感觉是凌乱和模糊的,而汉语中缺乏哲学的传统,古代汉语还有思想,现代汉语连思想也丢失了,因此中国现代诗歌创作是孤军奋战,探索前行,前面没有导师指引。早期法国和德国浪漫派哲学写作最鲜明的特点就是榨干每个词的歧义,诗歌创作也要解决语言歧义问题。最好的哲学家和诗人都是用毋庸置疑的语言把私密的感受写成大众认同的体验。

    张柠:主题的关键词是整体经验、有效性、历史语境、话语方式。整体性经验上存在一种总体的破碎,用碎片表达碎片,用冲动表达冲动,用浮躁表达浮躁,用仇恨表达仇恨;有效性上存在复制和模仿,花草树木山水前人都写过了,而且唐诗宋词的高度难以跨越,现代诗歌创作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因而有效性大打折扣;话语方式上首先是语言本身背着沉重的包袱,同样的话什么人都可以说,而表达的意思又有天壤之别,所以诗歌创作最先要让语言透明,剔除所有歧义,回复最初的状态。从古至今,在诗歌领域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叹气,就是没有人说怎么办,只有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诗歌的结尾一定是一个动作或者一个形象,要有斩钉截铁的动作或者雷鸣般的形象。

    李发模:人心上的门有1500多道,常人也就打开10多道,能够打开20道以上就是了不起的人了。在黑暗的屋里,身后点燃蜡烛,烛光把影子照在墙壁上,那才是真实的自己,在灯火通明的地方或者阳光下,常常找不到真实的自己。一个小孩说要见爷爷,而爷爷就在旁边,他说他要见的是老天爷,爷爷说白云在山上吃草,放牧白云的那个老者就是老天爷。诗歌创作其实就是尽可能多的打开心门,每打开一道心门就提升一层境界。当下是治理的时代,道失为德,德失为人,人失为利,利必生害。

    梁平:关于诗歌的有效性,有3个重要因素,一是情感,有些诗表面上看才华横溢,有很多精彩的句子,但是一层一层的剥开以后,里面什么都没有,甚至呼吸都没有,这种没有情感的诗歌是无效的;二是语言,诗歌语言要有个性,当下的诗歌语言同质化严重,诗歌创作中如果没有独特的个性语言,就是无效写作;三是经验,经验往往是害人的,单纯的个人经验值得怀疑,有益的经验应该是那种深入骨髓的生命体验。

    雷平阳:早期我喜欢漫游,到过云南、贵州、四川的许多县份甚至乡镇,行走中有3个感受,一是金沙江,这里人的气息浓郁;二是怒江,这里人神鬼三种气息共存;三是澜沧江,这里宗教氛围浓厚。写作要接地气,我的这些行走,对诗歌创作的有效性是一种铺垫。边地写作最大的问题是现代性的缺乏,就像在地窖里写作。要让视野和思想与外界充分交流,主动与外部的所有诗歌交流。诗歌的有效性就是让语言鲜活起来,具有生命力。

    南鸥、赵卫峰、向笔群也就论题提出自己的观点。

    最后吴思敬总结:以上发言归结起来有两点,一是诗歌有效性问题;二是对当下诗歌的批评。诗歌有效性与生活的时代和社会环境紧密联系,诗歌创作的目的也与社会效应紧密联系;整个评论界对当下诗歌创作的批评多于肯定,这一点,诗人要进行自我定位和自我评价,写作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唤醒大众、针砭时弊还是为了张扬人性?或者仅仅是一种唯美的追求?如果是为了在写作中获得空前的自由感,不管别人怎样评价,抱着这样的态度去写作也是可以的,毕竟能够进入评论家和史学家眼光的诗人是很少的。当然,评论家和史学家有责任推介优秀的诗歌和优秀的诗人,其功绩也体现在推出了多少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诗歌和诗人。

    兴仁,虽说文化底蕴厚重,近些年文学创作也确实取得了不斐的成绩,更有“中华诗词之乡”这张名片作为支撑,但是从整体上看,文学创作缺乏与外界的交流,存在很大的局限性,有些诗歌语言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风格,诚如雷平阳所言“就像在地窖里写作”,层次、境界、品位都有待提升。

这次贵州诗歌节活动在兴仁举行,可以预见,群英荟萃,思想碰撞的火花,必将照亮兴仁文学创作的天空,推动兴仁文学创作在提高层次、提升境界和品位上有所作为,在文学创作紧扣时代脉搏、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方面产生深远影响。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爱心浇花满园香 平凡人生写辉煌
下一篇:兴仁给我的财富一辈子也用不完——访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亚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