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影展说起
2016-04-22 15:24:05 来源:杨昌德 责任编辑:文联 打印 关闭 点击:

在整体一片热火朝天各种艺术品铺天盖地充斥互联网或大街小巷的同时,作为艺术品创造者的个体却暗然失色,艺术家们想要像“中国摇滚之父”崔健那样仅凭一首《一无所有》在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的时代已经过去,无论什么新奇的东西人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人类进入了审美疲劳时代。

近年来中国西南地区无论城市还是农村都有一种普遍的焦虑感,一方面由于后发劣势的赶超竞比心态,希望或正在拷贝其它省市区的一些东西,顺应发展潮流,建设上去了,环境却遭到无情破坏;另一方面,又试图保住这片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在未来发展中占据优势。1130日,城南街道摄影家协会在县政府、城南街道和剑平池举办兴仁县“十二五”期间城镇建设和新农村建设成果图片展。本次影展试图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契合点,引发人们的深思,这是兴仁的一次文化盛宴。县属各部门及社会各界观看了影展,引起了强烈反响。一个乡(镇、街道)摄影艺术协会拍出如此质量的图片和以如此理念展出,这是出乎意料的事情。县文联马学书主席和胡荣胜副主席也亲临影展现场,事后胡主席要我写点东西,我虽然对摄影是外行,还是欣然从命。

2014年城南街道由我牵头拟成立全州第一个乡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作为崭新的视觉观看和呈现世界主要表现方式之一的摄影艺术,是我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于是一个中等个子、帅气十足、脸色白皙的年轻小伙子张靖培浮现在我脑海。十年前我看过他的个人影展,规范娴熟的技巧,开阔的视野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由于他的工作地点在城南,由他牵头组建城南街道摄影家协会是最佳选择。我设法与他联系,他有些迟疑,其工作在金融部门,要求极其严格,怕承担不了如此重任,但他又说有一帮玩得好的摄影弟兄,可以给我推荐一个。我反复权衡还是由他牵头为好,通过几次沟通他终于同意。影协成立后,他组织一次摄影技术研讨会,同时也是城南摄影家协会的第一次碰头会,有20多人,来自不同地方,老中青结合,他们都相互熟悉,会上各抒己见,毫无顾虑。与其说是一个协会还不如说是一群无话不说的男女哥们。

张应铭玩摄影给人的感觉是鲁智深绣花大手大脚,憨厚的农民伯伯形象,可他站在洛渭屯把镜头向北方一摆,朝顺花园、长青花园和毛栗寨形成三位一体,轮廓分明,烟雾蒙胧。图片效果与实景形成一种艺术与现实的对立统一,实现技巧和艺术的成功合成。邹荣富、吴天顺和张应铭是同类人,都在乡村搞摄影摄像服务,文化层次不高,好学好动。法国著名摄影大师罗伯特·杜瓦诺曾经说过:“如果我知道如何拍出好照片,我每次都会拍出好照片了。”他们确实不知道自己能否拍出好相片,但他们“必须对运气做好准备。有时最简单的照片是最难拍的”(美国著名摄影师尼尔·雷佛语)。业余时间他们背着照相机和录像机到处转悠,远离潮流、离群索居。他们处在社会边缘,没有文化压力,与高高在上既获得金钱又获得荣誉的“文化贵族”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从其作品内容来看,他们却为一个县级地方经济社会的迅猛发展表现出由衷的喜悦和兴奋。

杨金华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像一个背着行囊的侠客,相机鱼杆全副武装,行踪不定。其作品想象独特,构图精美,田园的收割场景,天空的绚丽灿烂,湖光山色的变幻莫测随时随地进入其诗意的镜头。他的很多作品表现了其视觉发现方面的成功之处,也表现出其特立独行的自由生活方式。

蔡家友、吴平修、罗振飞是兴仁新闻界的同路人。一些所谓的摄影艺术精英可能会对新闻摄影作品不屑一顾。其实,新闻与摄影、摄影与艺术三者已经融为一体,无法剥离,这正是新闻工作的当代性原则。新闻摄影只有将真实性和艺术性有效结合,产生视觉冲击力,引发读者或观众的强烈共鸣和思考,才会产生社会反响从而给人留下长久记忆。蔡家友是兴仁资深记者,吴平修和罗振飞是兴仁新闻界骨干,他们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表现出对摄影艺术的不懈追求,实在是难能可贵。诚然,一些新闻工作者在新闻摄影中不可避免会产生功利化和机械化倾向,然而,这三位新闻工作者在迈向新闻摄影艺术的道路上却属于另类了,罗振飞的《兴仁视点》可谓家喻户晓,吴平修的视频不时在央视出现,蔡友家的新闻作品随时在国内各大网站和平面媒体转载。

屠国文、张颖、李兴华、王正品以开相馆为业。陈凤也曾经开过相馆,后来成为散打经历过复杂的人生风雨。王正品年龄偏小,对摄影有着执着的追求。他们都经历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初那段激情澎湃的岁月,他们也许没有阳春白雪的浪漫而与“八五新潮”发生直接碰撞,但或多或少也受到那个时期艺术思潮的浸透。他们有过路遥《人生》中的主人公高加林那种处于社会转型期对前途的迷惘,他们虽然远离“政治权力”喧嚣,躲在蜗居式的相馆内度过自己的职业生涯,但其职业在当时还算得上是“精神贵族”,他们身边长期聚集一批各种各样的“玩家”,这些“玩家”会向他们投来羡慕的目光。在摄影艺术的追求上如果仅把他们视为跳着机械舞步玩弄人头照片那就大错特错了。诚然,他们长期生活在封闭的相馆内,从外景拍摄的场面和视野上看可能显得有些狭窄,没有那种大气磅礴的气势,但他们毕竟对摄影艺术有着长期的思考,这种艺术思考与其接近于蜗居式的人生体验结合起来,在摄影艺术中表现出来的孤寂和沉闷却显得意味深长,这在张颖的作品中表现得特别明显。

戴贤兴是中学教师,校刊《风采》的摄影编辑,由于职业的因素其摄影兴趣注重人物的活跃性和叙事性,这在他的摄影艺术生涯中近乎于痴迷,《风采》里面有充分展现。有人说戴贤兴的摄影是一种幼稚和雷同的艺术表现,这是一种只看表面不看本质的妄言,校园文化的关注点在于激发学生的生活热情和求知欲,他的镜头始终从不同的风姿叙述着不同的情趣,从不同的视角体现着不同的个体。都是为了满足学生积极进取的心里需求,与幼稚和雷同无关。

刘世昌、刘正波、陈洪刚、黄丽曼、杨建华是上班族,忙碌的工作之余离开了本位却显得非常散漫,有时还近乎于玩世不恭,与上班时的忙碌和严肃相比形成鲜明对比,采风活动中滔滔不绝,一路欢声笑语,放松的喜悦溢于言表,当你不留意时他们会弄出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黄丽曼的格桑花系列作品,陈洪刚的《水天一色》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我第一次认识王程是在一次饭局中,他是泽文中学教师,等了很长时间他才满头大汗而来,他是开着车子到鹧鸪园一带拍照,布依族口音,闲聊中知道摄影是他的第二爱好,第一爱好是音乐。他会玩弄几种乐器,有时也作词作曲,追求唯美,他把刘伊宁的《梦回城南》歌词略加改动谱成销魂的爱情歌曲。其摄影与音乐水平相比显得有些逊色。

陈阳和方禹钦在协会中算是新生代,他们注重对摄影艺术的整体性判断。在他们看来摄影必须以原始真实为基础,做好摄影过程中的技术性把控,可以对作品进行适当的后期调整以增强美感,但那种过分寄希望于后期制作的投机取巧反而得不偿失。

本次影展前言说道:“我们生活在一个沸腾的和魔幻般的时代。一片荒芜的土地上一幢幢高楼、一条条公路瞬间出现在眼前;破烂不堪的村庄转眼间错落有致,亮丽清新,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本次影展图片100张,收集了协会10多人的作品,主要反映城南新农村建设成就,也有部分是反映巴铃绿荫河小城镇建设。近年来,巴铃镇的城镇建设可谓气势宏大,区域迅速扩张,民族风情街和绿荫河小镇建设清新别致;城南街道的情况有些特殊,部分属于县城区域范围,城镇建设规模虽然迅猛,但人们很难从观感上予以辨别,能够进入人们眼帘的是新农村建设。城南街道提出建设生态城南的理想化思维从图片中得到某种程度的体现,那种茅草屋、煤油灯时代已经过去,到农村转上一圈所看到的是一张张自信的脸庞。花不了多少钱就能使乡村公园化、休闲化,仅几个月的时间就建设出来的竹园雅居和田园乡居不仅是村里人休闲聊天之地,也成为城里人饭后漫步的理想场所,既亮丽了乡村,又加强了生态的保护。每到夜晚强烈的广场舞乐曲响彻在各村寨广场,男女老少齐上阵,跳得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也享受享受城里人的生活方式。中国农民的生活方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变化,兴仁县城南街道摄影协会会员们的镜头见证了这一切。

最近读了钟叔河编订的《知堂序跋》一书,周作人生先针对序跋一类的文章说道:“书里边的意思已经在书里边了,我觉得不必再来重复地说,书外边的或者还有些意思罢。”借用先生的话,我就不再对图片进行一一点评了,观众有观众的视角,最有发言权的是观众。真心希望兴仁县城南街道摄影家协会今后多举办类似的影展或开展其它活动,这既是修身养性的风雅之事,也是为社会尽一份责任。

众望所归!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马鞍山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