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
2016-04-22 15:22:36 来源:沈俊 责任编辑:文联 打印 关闭 点击:

兴仁县城西部15公里的三道沟,群峦自滇奔于此而聚,此间煤炭资源尤为丰富,有一山脉或隐或现向东途经抱地、平蒿地于罗家坝现身为真武山……蜿蜒约70华里后于县内最大的镇——巴铃驻足,此山脉于此形成山峰,昂首北望,宛如一行兵打仗之将官于此静观天下形势,又于旁远视,形如马鞍状,这就是当地唤名叫“大将点兵”的马鞍山。

马鞍山的面积方圆约两公里,山间有两村落,一“龙上坡”(实叫狗盘岩),一滚柴坡,两寨相距不到一华里,人家也仅30户不到。一进村口也现部分裸露岩石及贫瘠之地,甚觉荒凉。进入村内,山上,发现更多的还是修竹及不名之怪树野花,忽感清幽。他年,因山中少水,汲之困难,受此故,村人或择街市经商,或奋进外出另谋创业,纷纷离此,唯留老者弱孀守其老宅,锄耕寨前房后之土。春种夏耘,秋收冬蔵,素瓜清菜,土鸡腊酒,十足乡里人自给自足恬然气息。有外出事业小有成者,遍走州县繁盛之地,回到故里见此旧状,顿感些许不平,寻亲访友,求计于他人,终得水务部门解困,一时山间铁管传来哗哗流水声,困扰马鞍山之多年饮水之困瞬解。虽此,三声而慨——一慨:癸酉年庚申月,正青少年,与亲友至家,洗脸帕黑而油腻,反复舀水揉搓而色渐变,回首,缸里水几无,亲苦笑而不语,我忽甚无颜;二慨:有村人娶妻五载,陪嫁之洗衣机已角落静呆五载,今始才发挥作用,可惜一些小部件已陈旧得换;三慨:路边花虽好看,深知街边不远山上之民尚有难处。

山高秋深,阳光恰旺之节,再上马鞍山游乐。屈指数来,已属四上马鞍山。这是人迹罕至之地。村夫野老介绍下,其间传闻不少,而未知的一些自然景观和人文传说早应可书可写,却无人知晓。山下,猓落冲组上方名叫狮子口处有一宽洞——龙板洞,系明末农民起义军将领涂令恒率众抗击清庭的指挥中心,可容纳数百人,其间点将台、兵库等,至今遗迹依稀可辨。民国中期,又有一国民党将士因战流落于巴铃,为隐藏身份,其装扮成一叫化子居于龙板洞,白天乞讨于各村庄,以观贫富,对凡为富不仁者,即于夜间施展轻功潜入,将财物变卖谋生。逢赶集天,他便用不知从何弄之雄黄低价卖给穷苦人医治脓泡疮等。此人居住地方原叫幺洞,往此洞上还有一洞,叫大洞。洞后上行狗盘岩村子约一华里,往西沿一古道小径上行不到150米,有约80平方米平坦之地,可窥见一些残瓦断片杂于泥石;再刨寻,有陶瓷类碗、罐及石磨等古物,可惜未发现完整之器。据村老介绍,此间原系瑶民所居,且有自山而下四季长流之溪水浇灌田地,人们安居乐业,可享天地所赐之福地,不想以行兵打仗为主的汉人过来,力量对比瑶族显然薄弱,更由于语言不通,敌斗难免,居于此地瑶人自然不敌,只好避往远方,临走,瑶民“施法”:以一大铁锅覆上水源,即将水断流直至枯竭,又将金银财宝藏匿于某处并以一些岩石作好标记,作几句让人听得似懂非懂的诗作为暗语,以作后人发掘之用。

在马鞍山直上中间之山头,远望,有一酷似盘卧在山顶之犬的岩石,狗盘岩寨名因此而得。人民公社化时,有上派之工作组某领导,闻狗盘岩此名后不悦,认为:“上去无路,全靠步行,叫狗盘岩岂不是自取其辱吗?不如叫龙上坡,好歹也是龙的传人!”自此,狗盘岩换名龙上坡。近观,未燃尽之香蜡纸烛尚存,石已神化,已成部分山民精神寄托。下有一约4平方米的“左手掌”形巨石立之,“五指”清晰可见;右方山头略矮,山之腰一岩石,酷似一欲栖之山鹰,“翅膀‘正翕动之中。据乡老介绍,此石原像一头牛,与三山之中“犬”石相呼应,并有一寻宝谒语“石狗对石牛,金银十八楼;石牛对石狗,金银处处有……朝看麒麟飞,暮观群星舞;系上金腰带,富贵万年久”,让人神往,也给马鞍山这里增添了诸多神秘色彩。如今,站马鞍山之高处,俯视夜晚下的巴铃,只见到灯火辉煌,一派繁华景象,正是“群星舞”的预言,同时也引得若干贪财之人前来打主意。就是在那“左手掌”岩石下面,有一冢低矮孤坟,年代久远,无人照料,在30年前被盗墓者损坏,意图在其中发现什么宝物,但此坟并非蔵宝之地,却将骷髅刨了出来,十分吓人。俗话说“欺生不欺死”,当地村民杨姓父子将尸骨重新埋葬,让孤魂得到栖息,也让上山游玩者少了一些胆怯。上世纪己丑年(解放前夕)某日,狂风暴雨中传来一声巨响,“神牛”头遭雷击而掉之,“牛”变成了“鹰”。此间,有堪舆家对马鞍山地形作断语“大斗对小斗,七星朝北斗,谁人识得破,诸侯代代有”。不说风水先生时夸其优,就当今,仅山草葱郁,秋风吹动,花香四飘,方圆一公里的空旷山间不时传来“叽叽”鸟鸣,就实乃一幅幽静美景,也令游者乐不知返!就是在马鞍山延伸下的狮子洞附近,不时还可发现有海百荷之类的化石,让人不禁联想到马鞍山、巴铃原来都是来自远古的地质变迁,也可让地质学者勘探、研究之。

一山有四季。山下闷热着实人烦躁,而站于山巅,置身丛林,美不胜收、更有一阵凉爽之惬意。远眺,视野伸向无边天际,顿生宽广之胸怀,瞬间把尘世之烦恼抛于山下……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春运是一段饱蘸乡愁的旅程
下一篇:从影展说起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