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马溜溜的山上
2016-10-28 12:06:55 来源:杨文泊 责任编辑:刘宽怀 打印 关闭 点击:

放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端端溜溜的照在,放马溜溜的山哟!月亮弯弯,放马溜溜的山哟!

放马溜溜的山上,一湖溜溜的水哟!端端溜溜的映在,放马溜溜的山哟!湖水清清,一湖溜溜的水哟!……

听着这熟悉的旋律,似乎听到了四川的《康定情歌》,但仔细一听,好像歌词不对?其实,这“放马溜溜的山上” 还真不是正宗版的《康定情歌》,它是《康定情歌》的“山寨版”,借康定情歌旋律最新传唱的兴仁县《放马坪大草原之歌》。

放马坪大草原,是上苍赐予兴仁人民的一块风水宝地,它矗立在兴仁县城西北隅的高山之巅上。进入草原,放眼望去,一马平川,绿草茵茵,野花遍地。非常独特,非常震撼人心。

我不知多少次到过放马坪了。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初初踏入工作之门的我们,每逢周末,无所事事,就呼朋唤友,昏天黑地,到处疯玩。20多年过去了,直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游玩放马坪时的情景。

那是一个春末夏初的季节,约了几个朋友,男男女女,到放马坪搞野炊,疯玩了一整天,印象非常深刻。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放马坪草原上没有看见马儿,但是,上面的趣事倒是不少。

小学四年级有一篇课文叫《可爱的草塘》,作者以小小的一个草塘为着眼点,把北大荒写成世外桃源一般的美景。一句“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让人对北大荒产生无限遐想,无限向往。

原始状态的放马坪也有《可爱的草塘》一样的美景,也有“棒打兔子吃草莓,野鸡飞到怀抱里”的趣事。

放马坪草原属高山之巅上的一片天然草原,没有高大的树木,除了零星地点缀着一些低矮的灌木丛外,90%以上都是草地。如果站在高处往下看,真是一幅天然浑成的巨幅地毯画卷。

那个时候,放马坪草原没有一条像样的路,如果要说有路,也只是一些横七竖八的牲畜自然踩成的“毛狗路”,而且“毛狗路”也仅仅是一个大概,进入草场,得踏着厚厚的地衣或者苔藓慢慢地走,就像踩在海绵上一样,弹性而柔软,很是舒服。

我们一群人进入草原,仨仨俩俩,就像羊儿一样四处散开了,我和月自然地走在了一起。

放马坪大草原上的地衣和苔藓长得非常茂盛,绿油油的,生机蓬勃,有的还开着袖珍的小花。黄的,红的,白的,紫的,在阳光里,五彩缤纷。还有一种野草莓,我们叫它白蒂泡,长得到处都是,以至于吃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和月在没有路的路上闲逛,无聊了就互相追逐。月显得非常开心,淘气地把脚下的高跟鞋脱了,拎在手上,就着袜子,老在前面跑,要我在后面追。追着追着她又跑开了,跑着跑着我又追上了。月跑起来很美,一袭白裙,秀发飘逸,笑声朗朗,在草原上像一只快乐的玉蝴蝶。月就这样跑着,我就这样追着,笑声呼声响彻一片。

当然也有她追我的时候,追上了,抓住了我,累了,我们随地一躺,就如睡在一床硕大的地毯上一样,哦不不,是睡在一张印着小花朵的席梦思床上,格外舒服!

“席梦思”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可以随便打滚,随便嬉闹,要不是有些灌木丛挡着,就任性地滚遍整个草原。睡在草地上,如果又有些太阳,又不是很烈,就懒懒地,仰望天空,看云儿走,听小鸟叫,感受草原上生灵的和鸣,就若听着天籁看草原上的羊群一样。侧过身子,张口又能吃到凑上嘴边的白蒂泡,既香甜,又解渴。好不惬意!

白白胖胖的白蒂泡仿如童话世界里描绘的一样,长得满地都是,非常梦幻,非常诱人,让人不经意间就拥有了一种幸福的感觉!

就在幸福绽到脸上之时,突然,“咯哆”的一声,不远处一只野鸡受到惊吓,飞走了。“咯哆”是野鸡飞起时通常的叫声。月说,前面有野鸡窝,肯定有野鸡蛋,走,看谁先找到。

放马坪的野鸡真多,说不定走着走着就会碰到了“咯哆”声,野鸡飞了,一窝蛋却暴露了。月虽若大家闺秀,却也腿快眼尖,真让她找到了一窝野鸡蛋。看她高兴得手舞足蹈,像小孩儿了重彩一样。

吃白蒂泡享受甜蜜,捡野鸡蛋带来惊喜,在草原上追野兔,则充满刺激。

放马坪草原上的野兔真多,可以追着玩。有时跑出一只,追着追着变成两只,三只,越追越多。有时越追越少,先是三只,然后两只,最后一只,追着追着一只也没有了,无影无踪。冷不防,从眼前又蹿出一只,追着追着又变成两只,三只。

追野兔落空的多,收获的少。释放的是一种激情,感受的是一种氛围,寻找的是一种乐趣。

不过,如果冬天下大雪,在雪地里追野兔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野兔一不小心跑到雪地里,它的脚深深地陷进雪地里走不动了,就等着人去逮似的。这时,人又动起恻隐之心,会把野兔从雪地里逮出来,把它放回回家之路。

冬天的放马坪还有一种趣事,就是找榛子果。榛子果,这种坚果很是香甜,但是,唯一的毛病就是果实外有刺,个头小,难以采摘。不过,如果来对季节,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记得有一年到放马坪,其实已经是初冬了,有几个嘴馋的女孩子听说草场上有榛子果,非要找点试试。可转来转去,榛子树倒是见得不少,可树枝上光刷刷的,哪有什么榛子果呢?

有个放羊人见了,说这个季节的榛子果不在树上了,已经钻到地下去了,要找,只能拿锄头来挖,而且是一仓一仓的,非常多。

我们自然不相信,难道这种果实会走路?放羊人见我们怀疑的样子,很快找来一把锄头,在草丛和灌木丛间东瞅瞅,西看看,看到一条土坎下有个老鼠洞,他就挖起来,大约挖了两尺来深,老鼠倒是没有挖着,却看到了一堆榛子果,大概有半斤左右。接着他又挖了两个老鼠洞,都有所收获。

放羊人说,榛子果成熟后,老鼠为了过冬,就会把吃不了的储存起来,刚刚挖的就是老鼠的粮仓。我暗暗佩服这个放羊人,自己接过锄头,女士们负责找老鼠洞,我负责挖,收获也不少。

年轻的我们,在放马坪度过许多美好的时光,可是好景不长,到上世纪90年代,全国人民发锑风,放马坪的草原下蕴藏着丰富的锑矿,仿佛一夜之间,人山人海,放马坪成了“淘金人”的天堂。

“淘金人”贪婪地盯着放马坪草原,日夜不停地蹂躏着放马坪草原,有一天,他们腰包鼓了,人走地空。也仿佛在一夜之间,放马坪草原百孔千疮,满目疮痍;草没了,水枯了;白蒂泡、榛子果、野鸡、野兔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放马坪草原的生态遭受严重破坏。

放马坪的厄运远没有结束,就在“锑风”结束不久,时间就来到了2000年以后,这里又发起了“羊风”“牛风”。放马坪草原又遭受到了一次别样的浩劫。

就在人们津津乐道“羊风”“牛风”的生财之道时,有的人却得了“羊癫疯”,异想天开,想起了“愚公移山志”,干起了“开天辟土”之事,不把放马坪草原翻个底朝天,誓不罢休。

发“羊风”“牛风”“羊癫疯”,有的人梦圆了,人们的心却碎了,好端端的一个放马坪被蹂躏得面目全非。流泪的不止我一个,也不是我杞人忧天,它连结着的是那一代人的梦想和情感。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在十三五时期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贵州省随即也出台了《关于推动绿色发展建设生态文明的意见》。“山地旅游”成为贵州发展的新方略。

放马坪草原的开发又重新提上重要议事日程,被重新定位,重新规划开发重点和开发方向。恢复生态成了重中之重。从圆点出发又回到圆点,浪费的不仅仅是纳税人的钱财,它是一种观念和另一种观念的较量和碰撞。

当然,无论怎样较量和碰撞,最终总是先进的、可持续的、最能代表人民意志的观念,一定能够战胜腐朽落后的、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的、吹糠见米那种政绩似的思潮。

耳边又响起了那首动人的旋律。

放马溜溜的山上,一湖溜溜的水哟!端端溜溜的映在,放马溜溜的山哟!湖水清清,一湖溜溜的水哟!

……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营盘山上那簇映山红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