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盘山上那簇映山红
2016-10-28 12:05:52 来源:杨文泊 责任编辑:刘宽怀 打印 关闭 点击:

    映山红,人们一定会想到毕节大方的百里杜鹃。百里杜鹃连绵数百里,气势磅礴,美仑美奂,它是一个杜鹃花的海洋。比起百里杜鹃的气势,兴仁县巴铃镇上送瓦营盘山上的那簇映山红就渺小多了,花虽如此,但这座山上却有一个人,他比杜鹃花开得更加绚丽,更加灿烂,更加光彩夺目,这个人就是黄廷益。

  黄廷益,这个营盘山上土生土长的农家布依汉子,揣着自己的梦想,带领一方百姓,几白手起家,硬是凭着一股子闯劲和韧劲,把一个荒坡野岭变成了一座“金山银山”。短短几年时间,一个名叫“高山有机生态茶”的品牌横空出世,芳香四溢。黄廷益硬是闯出了一片新天地。

 

 

  今非昔比,现在要见上黄廷益一面真难,我们预约了几次,说好了说好了又改期,以黄廷益的话说,真是身不由己啊!

  也难怪,黄廷益不但是兴仁县富益茶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还是屯脚镇坪寨村党支部书记,还有各种社会兼职。职务多了,各种会议要他亲自参加,各级领导及相关部门到茶山参观,要他亲自接待,他真的太忙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树大招风啊,黄总!”黄廷益终于腾出时间接待了我们,见面后我第一句话就是用这样的玩笑话与他打招呼。黄廷益苦涩地笑笑,说:“骑在虎背上,真是没办法,要是真有个三头六臂,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去做!”

  我们说明来意,主要是受兴仁县布依学会的委托,给学会杂志采写一篇布依能人的文章,要对他作一番深入采访,还要看一看他的茶山茶园。黄廷益是个爽快人,听了我们的介绍就说:“外人都这么热心,我们布依人自己的事,还有什么说的。既如此,其他事我就推了,挤出时间专门陪你们。

  早在2011年,黄廷益的富益茶业有限公司创建之初,我到过一次茶山,那时,一切都才起步,黄廷益谈得最多是他的理想。当时,我们看着那些他规划的荒山,杂草丛生,荆棘遍野,没有一块像样的平地,更没有一条像样的路。那样的境地,我们着实是为他捏了一把汗,而更多的人则是要看他的笑话。

  可是,黄廷益说干就干起来了,成天几百人为他整治土地,修路,拉电线安水管,架光缆搞通讯。营盘山上的那几个山头都布满了人,一路上人来人往,热火朝天。黄廷益的茶产业前景那时还是个未知数,而老百姓每天揣进腰包的都是实实在在的票子。老百姓从黄廷益公司开办伊始,就算是得到实惠了。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一晃五年时间过去了,2016年,当我又一次来到茶山,顺着茶园道路,驱车到几个山头转下来,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凭肉眼看,已经成规模的茶园达万亩以上。看到那些长势喜人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茶树,看到那一坡又一坡,一山又一山绿油油的茶园,不但黄廷益激动,我们也非常兴奋,我只能用 “惊叹”和“奇迹”来表示那些茶园了,因为只有这两个词配得上我当时的感受。

  现在已过深秋,大概是过了采茶季节,但是茶园里还是有十来个中老年妇女在采茶。我和她们一起学习采茶,简单询问了一下她们的收入情况。她们说每天能采20多斤鲜茶,手脚麻利的可以采到30斤以上,每采一斤公司开5块钱,每天净收入一两百元。她们中一些年轻的妇女看到我们又采茶又拍照,就调侃着说:“采春茶时,茶园里有成百上千的采茶工,还有年轻漂亮的布依姑娘,全穿布依盛装,那才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呢!”

 

 

  看罢茶园,我们来到黄廷益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早烧开了水,红茶、绿茶、白茶各泡了一杯,让我们见证茶园各种新茶的滋味。黄廷益的高山有机生态茶果然名不虚传,还未入口,就闻到了一股芬芳的气息。尝了各种茶的味道,对于我这个品茶外行来说,总的感觉就是味纯、鲜香、厚重、回味绵长。

  我们品着公司最新开发的最有档次的新茶,舌根、舌尖满口都充盈着美妙的感觉。黄廷益打开了话匣子,如数家珍地谈起了近些年来公司的发展状况。

  2009年成立兴仁县富益茶业有限公司以来,现在累计投入人民币1.2亿元,开发高山有机茶园13200亩,品种以梅沾(1号)2000亩、梅沾(2号)2000亩、福鼎4000亩、黔湄8094000亩、金观音100亩、黔茶11000亩、黔茶8100亩。省农科院茶叶研究所在公司基地建200亩高海拔地区母本源茶叶基地,以黔茶1号、黔茶8号为主,附种福鼎大白、湄潭迎春、香早、0310号、铁观音、肉桂、乌龙等品种。

  黄廷益的产业发展壮大后,各种荣誉接踵而至,6年来,他个人及公司获得的荣誉非常多。个人方面,仅省级以上的就有:2013年荣登“中国好人榜”、2014年获贵州省“五·一”劳动奖章和贵州省“十大种茶能手”称号、2015年获贵州省“劳动模范”称号等多项荣誉。

  公司方面,20126月,荣获“贵州绿色生态企业”称号;20129月,荣获贵州省“AAA级”信用企业;2012年“营龙茶”牌茶叶系列产品荣获“中国著名品牌”称号;2013年、2014年、2015年,获得了三年“有机转换产品认证”证书;20138月和20145月,在贵州省第四届、第五届国际绿茶博览会上,参加茶艺大赛的布依八音《呷卟吔“布依茶”》和《布依茶典》连续两年获得“银奖”; 20141,万亩茶叶基地被中国农村商业发展工作委员会授予农商委唯一指定的“中国高山生态有机营龙茶基地”称号;2015429日成为省农委“2015年第一批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系统建设”企业;2014429,被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评审为省级“守合同、重信用”单位; 20146月,列为“贵州省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区创建点,兴仁县高山生态有机高效农业示范园区”; 20148月,被评选为“贵州民营企业特色品牌产品”; 201412月,被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授予“AAA级信用企业”;20141229,“营龙茶及图”被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授予“贵州省著名商标; 20151,被授予贵州省农业产业化经营“省级重点龙头企业”;20155月,营龙茶产品荣获贵州省全省斗茶赛“优质奖”;20168月获贵州省省级2016年—2017年“林业龙头企业”,等等。

除了以上荣誉,无论公司还是个人,获得州县级的荣誉更多。所有这些,都是黄廷益用心血和汗水浇灌出来的,是他的幸福之花,也是他的希望之果,更是他的人生依托。

 

 

  黄廷益是县政协委员,每年开例会,我与他就分在同一个讨论组,几年下来,我们算是比较熟悉的了。因此,对于富益茶业有限公司的发展,我是时刻关注的,对于黄廷益本人,也有所了解。

  黄廷益,男,布依族,中共党员,兴仁县巴铃人,中专文化,现年64岁。现任兴仁县富益茶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兴仁县屯脚镇坪寨村党支部书记、中国农村商业发展工作委员会副理事长、贵州省茶叶协会理事会理事、黔西南州工商业联合会第五届执委、黔西南州工商业联合会第五届常务委员、黔西南州个体私营经济协会第五届理事会常务理事、兴仁县布依学会副会长、兴仁县苗学会名誉会长、兴仁县农特产品商会会长、兴仁县工商业联合会第九届副主席、兴仁县农特产品商会党支部书记、兴仁县茶叶协会会长、兴仁县第二届慈善总会副会长等职。

  黄廷益创建富益茶业有限公司时,是个快六十的人了,他虽不是十分富有,但在城里置有房产,有车,有积蓄。按理说,他到城里安享晚年、过上安逸的生活毫无问题。但接触他的人,无不为他那股对自己人生价值的取向感到折服,而且孜孜不倦。就是有了这股子闯劲、拼劲和血性,使得黄廷益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看上去精神、健硕、刚毅。

  黄廷益是一个勇于探索的人,能有现在的一番成就,和他的历练有关。他在国营煤矿当过矿工、司务长、秘书、出纳、会计,各项工作都干得有声有色,风生水起,得到各级领导的好评。因此,县城有些人人羡慕的单位点名要调他进城工作,他却一次次放掉机会,推辞了。突然,黄廷益辞职不干了,毅然决然远赴浙江温州打工。此期间,他学会了木工,当铁匠、篾匠,修汽车,学驾驶,跑运输。用黄廷益自己的话来讲,就是要趁着年轻,多加磨砺,而且干一行,爱一行,行行都要做到尽善尽美。

  1999年,已经四十有七的黄廷益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一个转折。与人合伙,8万元起家,买下了已经濒临倒闭的煤厂,正式创办“兴仁县富益煤矿”。

  由于黄廷益会管理,善经营,在利益得失上舍得吃亏,与当地群众不分彼此,关系处理融洽,煤矿很快扭亏为盈,效益逐渐向好。通过几年的经营,煤矿年产值已达4000多万元,解决劳动就业400余人,每年为国家创造税费1000多万元。

  如果说黄廷益的腰包鼓了,心系一方百姓是被看作天经地义的事的话,但在他起步之初,看到涨水时孩子们上学过不了河,却从借来办矿的高利息款中拿出24万元修建一座桥时,则看到了他这个人的人心。

  黄廷益是个很会感恩的人,面对当地群众极其艰苦的生产生活条件,他慷慨解囊,修桥补路、植树造林、救济贫困群众、为村办学校捐款捐物、兴办民族文化节等。十多年来,黄廷益支持公益事业的钱高达160多万元。他说:“财富是社会的,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更好地回报社会。”

  正当黄廷益的煤矿事业蒸蒸日上,村民有口皆碑时,他又有了新的想法,又有了另一番打算。黄廷益想到了资源的有限性,想到自己虽然富了,由于条件限制,众多乡亲的贫穷面貌依然没有改变。虽然他每年都不遗余力地植树造林,林子也归乡邻所有,水土也是保住了,但那效益是长期的,是看得见摸不着的,况且砍伐了还会造成水土流失。矿产资源也总有挖光的一天,到时候,黄廷益倒是可以鼓着腰包走人,但乡亲们怎么办呢?黄廷益想找一个两全其美带领父老乡亲一起致富的产业。

 

 

  黄廷益在他熟悉得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路的山头上转悠。有一天,他不经意间看到灌木丛里有一株长势旺盛的古茶树,通过久远的记忆,他回忆起小时候爷爷曾经给他讲过这株老茶树的前世今生。就是这棵隐藏了不知多少年的老茶树,黄廷益认为找到了开启群众致富之门的金钥匙。

  经过多方考察和请专家论证,2009610日,黄廷益投入100万元,注册成立了“兴仁县富益茶业有限公司”。注册资产9000万元,土地20000余亩,常年用工152人,季节性用工年均10万人次。公司运作采用“公司+基地+农户+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生产模式。基地就建在巴铃镇百卡村、屯脚镇坪寨村、屯上村三村中心的营盘山上。高山绿色生态产业,这是黄廷益的一个华丽转身。

  营盘山是明清时期的一个古屯堡,当地人叫营盘山(倮倮营),经过数百年的风雨沧桑,昔日的辉煌已经荡然无存,只留下几段断垣残壁。黄廷益想在这片土地上延续着另一个传奇。

  营盘山(倮倮营),一段历史的象征。该地植被多为低矮灌木次生林,面积十万余亩。

  经贵州省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环境检测中心检测,符合生态有机茶种植要求。春茶发芽时间在贵州省内较其它地区要提前十五到二十天左右,是最理想的有机茶生产种植基地,具有光明的前景和极其有利的竞争优势。

  专家的话是成功的宝典和秘笈,也是黄廷益下定决心破釜沉舟的不竭动力。黄廷益承包了8000亩荒山,先后贷款400多万元,用于土地、道路、水电、通讯等基础设施建设。为了掌握核心技术,他承包100亩土地,投入80万元建立自己的育苗基地,从湄谭、凤冈购进优质品种“梅沾”“黔湄八0九”“福鼎大白”“金观音”“黔茶l号”等50余吨枝条自行育苗,自行移栽。

  与此同时,积极申办商标注册,“营龙茶”已获国家商标总局注册证书。“再过几个月,第一批苗就可以移栽,再过两三年就可以看到效益了。”黄廷益如是说。

  黄廷益计划:一期工程5000亩,以此为基础,形成滚动式发展模式,再引导农户种植5000亩,计划在35年内打造兴仁县首个万亩无公害高山有机纯绿色生态茶园。做大做强茶叶产业,带动当地群众发展致富,实现“开发一方,致富一片”的宗旨和目的。

  “公司的5000亩茶园只是一个基地,一个样板,更多的是当地群众的参与。目标是510年内茶叶种植面积覆盖巴铃、屯脚两个镇,七个村,1700多农户,15000多人口,面积约10个平方公里。基地建成时,茶叶种植面积将超过30000亩。

 

 

  黄廷益有一种理想,有一种人生追求,也是他的人生价值观,就是他心中装着他的父老乡亲。他竭尽全力进行着以茶叶的种植、加工、销售等多个环节构成的茶文化、茶旅游和茶饮食产业布局。

  他选准了一个突破点,以茶产业为依托,以营盘山为平台,竭力打造一个节日——营盘山“五寨半”祈雨节。

  营盘山“五寨半”祈雨节是当地少数民族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起于明,兴于清,已经传承了几百年。

  每年农历四月初的第一个申日,当地布依族、苗族等同胞都要到营盘山(倮倮营)宰牛祭祀,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虽然都是自发的,但前来参加的人却有成千上万。

  黄廷益找准了这一契机,他认为是扩大他的茶产业,发展乡村旅游的一个助推点。他又马不停蹄,于2010年农历4月牵头承办了“第一届营盘山‘五寨半’祈雨节”,果然收到了预期的效果。一不做,二不休,2011年,黄廷益投资近20万元,在营盘山(倮倮营)山门脚下修筑了一个舞台和广场。后来,因节日一年办得比一年盛大,舞台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扩大,到2016年,就扩建了三次,规模比当初大了两三倍。黄廷益说,如果公司正常运转了,若资金许可,他准备出资恢复(倮倮营)的概貌,修建一个祭祀大厅,进一步完善各项旅游基础设施,开办山地生态体验深度旅游……

  黄廷益正按他的规划一步一步地进行着,目前在他茶园打工的季节性职工达三四百人,采茶高峰期,每人每天采茶收入就达二三百元,一月下来要有三四千元的收入。

  群众们高兴了,但是,黄廷益看上去却不是那样的高兴,而且还面带苦涩。因为他遭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

  经过几年的打拼,他的万亩茶园终于建成了,2015年的春天,一山山、一坡坡、一岭岭翠绿翠绿的茶青分外喜人,黄廷益认为一定有个好收成。由于这个错误的判断,酿成了现在难咽的苦果。大量采收茶青时,流动资金出现困难,他不惜向民间借用高利贷收购茶青。茶叶是加工出来了,品质品相都不错,但销路就是打不开,库存里积压大量存货。黄廷益也遇到了全国中小企业遇到的资金链断链问题。

  2015年春节,营盘山挨邻彼寨的村民拿着在黄廷益茶园打工挣足的钱,都在过着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时,黄廷益家的春节却不怎么好过,甚至根本无法过。黄廷益由于没能及时还清私人借贷,债主大年三十追上门来讨债,并在门上悬挂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还我们的血汗钱”等横幅标语。

  我似乎听了2015年春节时营盘山及其周边寨子里此起彼伏的鞭炮声、焰火声,热闹非凡。可是,黄廷益那么大一个产业,谁能知道他的钱哗啦啦地淌进群众腰包里时,而他的效益却只是个预期,他连个年都过不成!

  五年前,我给黄廷益算过一笔账,按他的设想,茶园5年开始见成效,10年初见规模,15年左右才能达到丰产期,那时,黄廷益已过古稀之年了。

  现在,五年时间过去了,茶园倒是建成,而且“营龙”“营龙景区”“营盘山”“五寨半”“呷卟吔”等47个名称已申报获得国家商标总局注册证书。可是黄廷益的经济状况并没有因此有所改观,相反,还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那么,他的茶园、茶文化、观光、休闲养身、山地旅游以及一方百姓皆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

  黄廷益的简历上醒目地写着,20087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算起来还没得10年的党龄,党龄不长,但他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却做了大半辈子。

  黄廷益的梦想还在延续……我们都在期待着!映山红,人们一定会想到毕节大方的百里杜鹃。百里杜鹃连绵数百里,气势磅礴,美仑美奂,它是一个杜鹃花的海洋。比起百里杜鹃的气势,兴仁县巴铃镇上送瓦营盘山上的那簇映山红就渺小多了,花虽如此,但这座山上却有一个人,他比杜鹃花开得更加绚丽,更加灿烂,更加光彩夺目,这个人就是黄廷益。

  黄廷益,这个营盘山上土生土长的农家布依汉子,揣着自己的梦想,带领一方百姓,几白手起家,硬是凭着一股子闯劲和韧劲,把一个荒坡野岭变成了一座“金山银山”。短短几年时间,一个名叫“高山有机生态茶”的品牌横空出世,芳香四溢。黄廷益硬是闯出了一片新天地。

 

 

  今非昔比,现在要见上黄廷益一面真难,我们预约了几次,说好了说好了又改期,以黄廷益的话说,真是身不由己啊!

  也难怪,黄廷益不但是兴仁县富益茶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还是屯脚镇坪寨村党支部书记,还有各种社会兼职。职务多了,各种会议要他亲自参加,各级领导及相关部门到茶山参观,要他亲自接待,他真的太忙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树大招风啊,黄总!”黄廷益终于腾出时间接待了我们,见面后我第一句话就是用这样的玩笑话与他打招呼。黄廷益苦涩地笑笑,说:“骑在虎背上,真是没办法,要是真有个三头六臂,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去做!”

  我们说明来意,主要是受兴仁县布依学会的委托,给学会杂志采写一篇布依能人的文章,要对他作一番深入采访,还要看一看他的茶山茶园。黄廷益是个爽快人,听了我们的介绍就说:“外人都这么热心,我们布依人自己的事,还有什么说的。既如此,其他事我就推了,挤出时间专门陪你们。

  早在2011年,黄廷益的富益茶业有限公司创建之初,我到过一次茶山,那时,一切都才起步,黄廷益谈得最多是他的理想。当时,我们看着那些他规划的荒山,杂草丛生,荆棘遍野,没有一块像样的平地,更没有一条像样的路。那样的境地,我们着实是为他捏了一把汗,而更多的人则是要看他的笑话。

  可是,黄廷益说干就干起来了,成天几百人为他整治土地,修路,拉电线安水管,架光缆搞通讯。营盘山上的那几个山头都布满了人,一路上人来人往,热火朝天。黄廷益的茶产业前景那时还是个未知数,而老百姓每天揣进腰包的都是实实在在的票子。老百姓从黄廷益公司开办伊始,就算是得到实惠了。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一晃五年时间过去了,2016年,当我又一次来到茶山,顺着茶园道路,驱车到几个山头转下来,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凭肉眼看,已经成规模的茶园达万亩以上。看到那些长势喜人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茶树,看到那一坡又一坡,一山又一山绿油油的茶园,不但黄廷益激动,我们也非常兴奋,我只能用 “惊叹”和“奇迹”来表示那些茶园了,因为只有这两个词配得上我当时的感受。

  现在已过深秋,大概是过了采茶季节,但是茶园里还是有十来个中老年妇女在采茶。我和她们一起学习采茶,简单询问了一下她们的收入情况。她们说每天能采20多斤鲜茶,手脚麻利的可以采到30斤以上,每采一斤公司开5块钱,每天净收入一两百元。她们中一些年轻的妇女看到我们又采茶又拍照,就调侃着说:“采春茶时,茶园里有成百上千的采茶工,还有年轻漂亮的布依姑娘,全穿布依盛装,那才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呢!”

 

 

  看罢茶园,我们来到黄廷益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早烧开了水,红茶、绿茶、白茶各泡了一杯,让我们见证茶园各种新茶的滋味。黄廷益的高山有机生态茶果然名不虚传,还未入口,就闻到了一股芬芳的气息。尝了各种茶的味道,对于我这个品茶外行来说,总的感觉就是味纯、鲜香、厚重、回味绵长。

  我们品着公司最新开发的最有档次的新茶,舌根、舌尖满口都充盈着美妙的感觉。黄廷益打开了话匣子,如数家珍地谈起了近些年来公司的发展状况。

  2009年成立兴仁县富益茶业有限公司以来,现在累计投入人民币1.2亿元,开发高山有机茶园13200亩,品种以梅沾(1号)2000亩、梅沾(2号)2000亩、福鼎4000亩、黔湄8094000亩、金观音100亩、黔茶11000亩、黔茶8100亩。省农科院茶叶研究所在公司基地建200亩高海拔地区母本源茶叶基地,以黔茶1号、黔茶8号为主,附种福鼎大白、湄潭迎春、香早、0310号、铁观音、肉桂、乌龙等品种。

  黄廷益的产业发展壮大后,各种荣誉接踵而至,6年来,他个人及公司获得的荣誉非常多。个人方面,仅省级以上的就有:2013年荣登“中国好人榜”、2014年获贵州省“五·一”劳动奖章和贵州省“十大种茶能手”称号、2015年获贵州省“劳动模范”称号等多项荣誉。

  公司方面,20126月,荣获“贵州绿色生态企业”称号;20129月,荣获贵州省“AAA级”信用企业;2012年“营龙茶”牌茶叶系列产品荣获“中国著名品牌”称号;2013年、2014年、2015年,获得了三年“有机转换产品认证”证书;20138月和20145月,在贵州省第四届、第五届国际绿茶博览会上,参加茶艺大赛的布依八音《呷卟吔“布依茶”》和《布依茶典》连续两年获得“银奖”; 20141,万亩茶叶基地被中国农村商业发展工作委员会授予农商委唯一指定的“中国高山生态有机营龙茶基地”称号;2015429日成为省农委“2015年第一批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系统建设”企业;2014429,被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评审为省级“守合同、重信用”单位; 20146月,列为“贵州省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区创建点,兴仁县高山生态有机高效农业示范园区”; 20148月,被评选为“贵州民营企业特色品牌产品”; 201412月,被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授予“AAA级信用企业”;20141229,“营龙茶及图”被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授予“贵州省著名商标; 20151,被授予贵州省农业产业化经营“省级重点龙头企业”;20155月,营龙茶产品荣获贵州省全省斗茶赛“优质奖”;20168月获贵州省省级2016年—2017年“林业龙头企业”,等等。

除了以上荣誉,无论公司还是个人,获得州县级的荣誉更多。所有这些,都是黄廷益用心血和汗水浇灌出来的,是他的幸福之花,也是他的希望之果,更是他的人生依托。

 

 

  黄廷益是县政协委员,每年开例会,我与他就分在同一个讨论组,几年下来,我们算是比较熟悉的了。因此,对于富益茶业有限公司的发展,我是时刻关注的,对于黄廷益本人,也有所了解。

  黄廷益,男,布依族,中共党员,兴仁县巴铃人,中专文化,现年64岁。现任兴仁县富益茶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兴仁县屯脚镇坪寨村党支部书记、中国农村商业发展工作委员会副理事长、贵州省茶叶协会理事会理事、黔西南州工商业联合会第五届执委、黔西南州工商业联合会第五届常务委员、黔西南州个体私营经济协会第五届理事会常务理事、兴仁县布依学会副会长、兴仁县苗学会名誉会长、兴仁县农特产品商会会长、兴仁县工商业联合会第九届副主席、兴仁县农特产品商会党支部书记、兴仁县茶叶协会会长、兴仁县第二届慈善总会副会长等职。

  黄廷益创建富益茶业有限公司时,是个快六十的人了,他虽不是十分富有,但在城里置有房产,有车,有积蓄。按理说,他到城里安享晚年、过上安逸的生活毫无问题。但接触他的人,无不为他那股对自己人生价值的取向感到折服,而且孜孜不倦。就是有了这股子闯劲、拼劲和血性,使得黄廷益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看上去精神、健硕、刚毅。

  黄廷益是一个勇于探索的人,能有现在的一番成就,和他的历练有关。他在国营煤矿当过矿工、司务长、秘书、出纳、会计,各项工作都干得有声有色,风生水起,得到各级领导的好评。因此,县城有些人人羡慕的单位点名要调他进城工作,他却一次次放掉机会,推辞了。突然,黄廷益辞职不干了,毅然决然远赴浙江温州打工。此期间,他学会了木工,当铁匠、篾匠,修汽车,学驾驶,跑运输。用黄廷益自己的话来讲,就是要趁着年轻,多加磨砺,而且干一行,爱一行,行行都要做到尽善尽美。

  1999年,已经四十有七的黄廷益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一个转折。与人合伙,8万元起家,买下了已经濒临倒闭的煤厂,正式创办“兴仁县富益煤矿”。

  由于黄廷益会管理,善经营,在利益得失上舍得吃亏,与当地群众不分彼此,关系处理融洽,煤矿很快扭亏为盈,效益逐渐向好。通过几年的经营,煤矿年产值已达4000多万元,解决劳动就业400余人,每年为国家创造税费1000多万元。

  如果说黄廷益的腰包鼓了,心系一方百姓是被看作天经地义的事的话,但在他起步之初,看到涨水时孩子们上学过不了河,却从借来办矿的高利息款中拿出24万元修建一座桥时,则看到了他这个人的人心。

  黄廷益是个很会感恩的人,面对当地群众极其艰苦的生产生活条件,他慷慨解囊,修桥补路、植树造林、救济贫困群众、为村办学校捐款捐物、兴办民族文化节等。十多年来,黄廷益支持公益事业的钱高达160多万元。他说:“财富是社会的,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更好地回报社会。”

  正当黄廷益的煤矿事业蒸蒸日上,村民有口皆碑时,他又有了新的想法,又有了另一番打算。黄廷益想到了资源的有限性,想到自己虽然富了,由于条件限制,众多乡亲的贫穷面貌依然没有改变。虽然他每年都不遗余力地植树造林,林子也归乡邻所有,水土也是保住了,但那效益是长期的,是看得见摸不着的,况且砍伐了还会造成水土流失。矿产资源也总有挖光的一天,到时候,黄廷益倒是可以鼓着腰包走人,但乡亲们怎么办呢?黄廷益想找一个两全其美带领父老乡亲一起致富的产业。

 

 

  黄廷益在他熟悉得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路的山头上转悠。有一天,他不经意间看到灌木丛里有一株长势旺盛的古茶树,通过久远的记忆,他回忆起小时候爷爷曾经给他讲过这株老茶树的前世今生。就是这棵隐藏了不知多少年的老茶树,黄廷益认为找到了开启群众致富之门的金钥匙。

  经过多方考察和请专家论证,2009610日,黄廷益投入100万元,注册成立了“兴仁县富益茶业有限公司”。注册资产9000万元,土地20000余亩,常年用工152人,季节性用工年均10万人次。公司运作采用“公司+基地+农户+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生产模式。基地就建在巴铃镇百卡村、屯脚镇坪寨村、屯上村三村中心的营盘山上。高山绿色生态产业,这是黄廷益的一个华丽转身。

  营盘山是明清时期的一个古屯堡,当地人叫营盘山(倮倮营),经过数百年的风雨沧桑,昔日的辉煌已经荡然无存,只留下几段断垣残壁。黄廷益想在这片土地上延续着另一个传奇。

  营盘山(倮倮营),一段历史的象征。该地植被多为低矮灌木次生林,面积十万余亩。

  经贵州省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环境检测中心检测,符合生态有机茶种植要求。春茶发芽时间在贵州省内较其它地区要提前十五到二十天左右,是最理想的有机茶生产种植基地,具有光明的前景和极其有利的竞争优势。

  专家的话是成功的宝典和秘笈,也是黄廷益下定决心破釜沉舟的不竭动力。黄廷益承包了8000亩荒山,先后贷款400多万元,用于土地、道路、水电、通讯等基础设施建设。为了掌握核心技术,他承包100亩土地,投入80万元建立自己的育苗基地,从湄谭、凤冈购进优质品种“梅沾”“黔湄八0九”“福鼎大白”“金观音”“黔茶l号”等50余吨枝条自行育苗,自行移栽。

  与此同时,积极申办商标注册,“营龙茶”已获国家商标总局注册证书。“再过几个月,第一批苗就可以移栽,再过两三年就可以看到效益了。”黄廷益如是说。

  黄廷益计划:一期工程5000亩,以此为基础,形成滚动式发展模式,再引导农户种植5000亩,计划在35年内打造兴仁县首个万亩无公害高山有机纯绿色生态茶园。做大做强茶叶产业,带动当地群众发展致富,实现“开发一方,致富一片”的宗旨和目的。

  “公司的5000亩茶园只是一个基地,一个样板,更多的是当地群众的参与。目标是510年内茶叶种植面积覆盖巴铃、屯脚两个镇,七个村,1700多农户,15000多人口,面积约10个平方公里。基地建成时,茶叶种植面积将超过30000亩。

 

 

  黄廷益有一种理想,有一种人生追求,也是他的人生价值观,就是他心中装着他的父老乡亲。他竭尽全力进行着以茶叶的种植、加工、销售等多个环节构成的茶文化、茶旅游和茶饮食产业布局。

  他选准了一个突破点,以茶产业为依托,以营盘山为平台,竭力打造一个节日——营盘山“五寨半”祈雨节。

  营盘山“五寨半”祈雨节是当地少数民族一个重要的传统节日,起于明,兴于清,已经传承了几百年。

  每年农历四月初的第一个申日,当地布依族、苗族等同胞都要到营盘山(倮倮营)宰牛祭祀,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虽然都是自发的,但前来参加的人却有成千上万。

  黄廷益找准了这一契机,他认为是扩大他的茶产业,发展乡村旅游的一个助推点。他又马不停蹄,于2010年农历4月牵头承办了“第一届营盘山‘五寨半’祈雨节”,果然收到了预期的效果。一不做,二不休,2011年,黄廷益投资近20万元,在营盘山(倮倮营)山门脚下修筑了一个舞台和广场。后来,因节日一年办得比一年盛大,舞台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扩大,到2016年,就扩建了三次,规模比当初大了两三倍。黄廷益说,如果公司正常运转了,若资金许可,他准备出资恢复(倮倮营)的概貌,修建一个祭祀大厅,进一步完善各项旅游基础设施,开办山地生态体验深度旅游……

  黄廷益正按他的规划一步一步地进行着,目前在他茶园打工的季节性职工达三四百人,采茶高峰期,每人每天采茶收入就达二三百元,一月下来要有三四千元的收入。

  群众们高兴了,但是,黄廷益看上去却不是那样的高兴,而且还面带苦涩。因为他遭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

  经过几年的打拼,他的万亩茶园终于建成了,2015年的春天,一山山、一坡坡、一岭岭翠绿翠绿的茶青分外喜人,黄廷益认为一定有个好收成。由于这个错误的判断,酿成了现在难咽的苦果。大量采收茶青时,流动资金出现困难,他不惜向民间借用高利贷收购茶青。茶叶是加工出来了,品质品相都不错,但销路就是打不开,库存里积压大量存货。黄廷益也遇到了全国中小企业遇到的资金链断链问题。

  2015年春节,营盘山挨邻彼寨的村民拿着在黄廷益茶园打工挣足的钱,都在过着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时,黄廷益家的春节却不怎么好过,甚至根本无法过。黄廷益由于没能及时还清私人借贷,债主大年三十追上门来讨债,并在门上悬挂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还我们的血汗钱”等横幅标语。

  我似乎听了2015年春节时营盘山及其周边寨子里此起彼伏的鞭炮声、焰火声,热闹非凡。可是,黄廷益那么大一个产业,谁能知道他的钱哗啦啦地淌进群众腰包里时,而他的效益却只是个预期,他连个年都过不成!

  五年前,我给黄廷益算过一笔账,按他的设想,茶园5年开始见成效,10年初见规模,15年左右才能达到丰产期,那时,黄廷益已过古稀之年了。

  现在,五年时间过去了,茶园倒是建成,而且“营龙”“营龙景区”“营盘山”“五寨半”“呷卟吔”等47个名称已申报获得国家商标总局注册证书。可是黄廷益的经济状况并没有因此有所改观,相反,还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那么,他的茶园、茶文化、观光、休闲养身、山地旅游以及一方百姓皆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

  黄廷益的简历上醒目地写着,20087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算起来还没得10年的党龄,党龄不长,但他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却做了大半辈子。

  黄廷益的梦想还在延续……我们都在期待着!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孔戊己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