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兴仁
2016-08-09 09:16:40 来源:文泊 责任编辑:gzxr 打印 关闭 点击:

  按:“千年兴仁”一经提出,就遭到一些人的置疑和反对。甚至有人对1912年设县还是1914年设县也争论不休。其实,人们忽视了一个核心问题,设县是指设定一个行政区划单位,至于叫什么县,就像一个人取名一样,张三李四王二都可以。这样理解,1912年和1914年的争论就不得意义了。因为1912年叫新城县,1914年定名为兴仁县,名称不同,县还是这个县。
  
但是,基于兴仁历史事实,笔者认为,“设县”理应叫“复县”更准确些。
  
新城,由此上溯一千多年前,唐贞观八年(634),就在这座城池设立了盘水县。   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二月,设立普安县。后来,为就驿需要,普安县衙迁徙至今普安县地,新城则保留了新城县丞,相当于副县这样一级地方政府,直至民国元年(1912年)恢复正县。
  
明太祖洪武十五年(1382年),总兵吴复自关索岭(今关岭之关索岭)开箐道进入兴仁境地巴铃,然后一分为二,一条南下入桂(广西),一条西上入滇(云南)。兴仁在地理位置上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咽喉之地,绾盘江六属(新城、南笼、兴义、安南、贞丰、盘县),踞南北盘江中心,扼守通滇入桂之大道。由于地理上的优势,兴仁成了盘江地区经济、文化和政治中心发源地。普安县的迁徙,并没有带走兴仁灿烂的文化,相反,兴仁绅士却为争取复县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感人至深的故事。安龙县、晴隆县、贞丰县,乃至兴义市的历史也与兴仁这方土地有着不可割舍的关系。它们有的出自兴仁县地那个叫杨那山(今甲山)或罗渭江(今罗渭屯)的地方,只不过那时不叫县,叫“安南守御千户所”或“南笼通判”或“南笼府”(取安南、安笼之意,杨那山“南笼通判”变更名),而“募役(晴隆)巡检”出自“新城巡检”,“晴隆巡检”也是从兴仁分家出去的。
   
兴仁设县,不只是区区百年这么短暂,应该追溯到唐贞观八年(634年)从设置盘水县开始,到2016年,已有1382年的历史。千年变迁,千年沧桑,千年积淀,千年古县,实至名归。

笔者发现,兴仁于唐贞观八年(634)设置盘水县以来,基本都是以县治(或县丞)对本区域进行管理。自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普安县从今县城移至新兴所城(今普安)之后,兴仁一度沉寂了190余年,虽保留了新城县丞(副县级)的建制,但兴仁绅士确为复县、还县之事进行了激烈的抗争,提出动议上百次,其中记录在案的,信手拈来,无不饱含拳拳之心,百年过往,温度犹存。
  
同治十二年(1873年),举人陈占书等以“新城居六属腹心,事繁治剧,非职小者所能胜任,加以丧乱初平,恳请仍还正县,或另设专员始能镇慑。”为由,向督办吴德溥呈文,要求还普安县治于新城。
  
光绪元年(1875年),新城官署竣工。九月,拔贡杨忠烈等以“地方多故,人心难安”为由,续请“请县或委专员治理”。
  
光绪七年(1881年),巡抚岑毓英批准县治迁还新城,普安绅士集会欲与武力对付,知县恐激成民变,禀请缓移。不久,岑调补福建巡抚,此事作罢。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县人陈行健在省自治公所发函回县,请熊轼等人筹请设县。熊轼等召集地方各界集会,公推张德懋、霍仰贤赴省和兴义府请设县治于新城。
  
宣统二年(1910年),绅士熊轼、邹国玺、刘乾清、陈行健、张德懋、杨嗣绾、霍仰贤等复以设县事,召集公民会议,禀府转呈。
  
宣统三年(1911年)九月,绅士熊轼、邹国玺等集合忠顺、马乃、安逸、阿计4里宣布脱离普安县,暂设新城县。十一月,省军政府枢密院院长张百麟视察新城,首允设县,颁发木质县印一枚。
  
民国元年壬子九月(1912年),普安县地一分为二,划拨邻近县插花地作为补充,设置新城县,废新城县丞。乔运亨任知事。
  
兴仁设县宣告成功。但兴仁绅士对“设县”一词不敢苟同,在历次请愿中,绅士们都是用“复县、还县、移县”等字眼,兴仁人始终认为,普安县这块“招牌”就是我兴仁县的。为此,兴仁市民与普安市民剑拔弩张,几于付诸武力。不过,不管复县、还县(或还正县)、设县,经过近四十年来陈占书、杨忠烈、陈行健、熊轼、邹国玺等绅士的不懈努力,兴仁县治失而复得,了却一桩数百年憾事。
  
笔者为了忠于历史,本文尽量引用史料原文,用史实说话,让读者自辨端详。
  
人们是否记得,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贵州省兴仁县公安机关破获原雨樟区交乐乡龙树脚汉墓被盗一案,文物管理部门对其中4座汉墓进行清理发掘,发掘出文物45种近百件,是当时贵州省所发掘的汉墓中最大的一座。被有关人士称之为“全国少见,贵州仅有的汉墓葬”。
  
其中,在第一批发掘的墓葬中,被文物专家编号为10号的墓室内,出土“巨王千万印”一枚,第二批发掘中,发现残损铜车马一具,“巴郡守丞”鎏金铜印一枚,青铜陶器若干件。
  
交乐汉墓出土的“巨王千万印”“铜车马”和“巴郡守丞”印,令文物专家非常感兴趣,专家们认为它是一种文化和身份的象征。特别是“巴郡守丞”印,似乎揭开了兴仁璀璨历史的一角,对兴仁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
  
巴郡是大秦王朝统一中国之初设置的三十六郡之三十二郡。裴骃集解记载:“三十六郡者,三川﹑河东﹑南阳﹑南郡﹑九江﹑鄣郡﹑会稽﹑颍川﹑砀郡﹑泗水﹑薛郡﹑东郡﹑琅邪﹑齐郡﹑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代郡﹑巨鹿﹑邯郸﹑上党﹑太原﹑云中﹑九原﹑雁门﹑上郡﹑陇西﹑北地﹑汉中﹑巴郡﹑蜀郡﹑黔中﹑长沙凡三十五,与内史为三十六郡。”清姚鼐《复谈孝廉书》记载为三十九郡,后又增加到四十郡。
  
巴郡守丞,是巴郡郡守的副职,抑或是下一级统管一方的官吏。明张岱所著《夜航船》说:“始皇初并天下,罢诸侯,置守尉,遂分天下为三十六郡,每郡置一守、一丞、两尉以典之。”由此可见,始皇帝赢政时就在郡县设置了“守丞”这样的官职。从“一守一丞两尉”的安排来看,守丞就是郡守的副职。百度百科也有这样的解释:守丞为辅助郡守县令的主要官吏。那么,一个郡守的守丞及官印为何会葬在兴仁这么偏远的地方呢?不会是人死后兴师动众从几百里外运过来的吧?凭当时的交通和运输状况,小小一个地方官吏,这种劳民伤财之事根本不可能。那么,这个墓葬要么是守丞带兵打仗,战死在交乐及其附近,就地而葬的;要么就是长期住扎在这一地区,属于统管一方的主要行政长官,后在任上去世的。从整个墓葬群的规模来看,有夫人合葬墓,古时候的官员到外地赴任,一般都带家眷,死在赴任地,葬在赴任地,合乎常理,而且这位守丞在此地的任期一定不会太短。
  
既然巴郡守丞是赴任地死的,那么,他任上的城池又在哪里呢?
  
交乐汉墓群方圆百里之内的城池有兴义、安龙、青山、兴仁,还有贞丰、晴隆、关岭等。由于离交乐墓群不远处兴义方向的万屯也发掘了一批汉墓,也出土了一具铜车马及其其他文物,规模与交乐不相上下,因此,交乐汉墓与万屯汉墓的主人不应属同一城池的官吏。这样,交乐汉墓与兴义的关系就不太大,安龙和青山似乎联系也不大,晴隆、关岭隔河吊水,这样,它与兴仁的城池就有了联系。那时,兴仁有一条从罗渭屯经杨那山直通交乐的驿道,交通极其方便,兴仁应是一座古城池。
  
兴仁是一座古城池?那么,它的历史会是怎样的呢?
  
交乐汉墓群的发现,似乎掀开了兴仁神秘的面纱,把兴仁历史一下子推到了2000多年前。
  
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设置牂牁郡,共管辖十七县,分别是且兰、鄨、平夷、毋敛、谈指、出丹、夜郎、同并、谈焒、毋单、宛温、漏江、镡封、漏卧、句町、进乘、西随。
  
牂牁郡第十二县漏江县,属今兴仁县地。
  
据《汉书》《卷施阁集》《学艺斋集》记载:“汉之漏江、谈指、贲古三县地,实质交错于今之普安、安南、贞丰三州县境内。即今北盘江以南的晴隆、兴仁、贞丰三县地。”
  
《云南通志》云:“漏江县地,今安南、普安县地。”
  
《安南志》云:“漏江县,今安南、普安是。”
  
原安南县地,辖今巴铃河东岸至兴仁东北部、麻沙河南部的公德、大山片区,史志说漏江县在安南县地,从地理位置上相互吻合。
  
《学艺斋集》云:“普安县,汉漏江县。”原普安县,即为现兴仁县地。
  
漏江县城城池的具体位置,县人张俊颖纂《民国兴仁县志》记载非常清楚,他写道:“其城在今兴仁县城东六十里泥江河岸上,城址遗迹尚存。水经注:‘榆水东径漏江县,伏流山下,复出蝮口,色污,谓之漏江。’今泥江上流,汇巴水(巴铃河)流入马大塘,伏流山下数里出于山前,水作黄泥色(今泥江河水),土人称天生桥。”
  
俊颖云:漏江县城,在我县境内的天生桥和泥江河岸边,当时城址遗迹尚存。俊颖纂《民国兴仁县志》于民国二十三、四年,也就是1935年左右,到现在仅有八十多年的历史,当时城址尚存。俊颖作为巴林(巴铃)人,距漏江县城址不过五六里,可以说近在咫尺,可信度较高。
  
张俊颖又说:“漏江县域,凭江甚近,又与郡密迩,故废之,因其地而建兴古,是兴古郡,必居于能控制各县之地位。今县城位于普安、安南之中,必为蜀汉之兴古郡也无疑矣。”
  
后漏江县在魏晋时期几废几立。
  
根据俊颖提供的线索,笔者也实地考察了解过,具体地说,漏江古县遗址在今巴铃镇战马田村的泥江河、软口河边上的高晏墙一带,史属原安南县与原普安县的交界地带。
  
汉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在北盘江以南这片区域设置贲古县,属于益州郡管辖。益州郡治所故址在今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县的晋城镇及其南郊。黔西南地区汉代属于云南。

  卷施阁集云:“汉置贲古,即今安南、普安二县。”安南为现在的晴隆县,普安县县衙就在现在兴仁县城的老城区。
  
《卷施阁集》云:“今普安、安南,即汉贲古县地。”
  
《蜀志·后主传》云:“建兴元年(222年),牂牁太守朱褒反。建兴三年(225年),丞相亮(诸葛亮)南征,郡平,分牂牁郡为兴古郡,改毋棳县为西丰县,与贲古县并隶兴古郡。”废漏江县,置贲古县。贲古,臭名昭著的地方,亮取此名,实则贬之。
  
漏江县、贲古县、兴古郡实指同一个地域。兴古郡为原牂牁郡,贲古县为原漏江县,其管辖范围为今天黔西南境内的普安、晴隆、兴仁、贞丰、安龙和兴义这一片区域。
  
唐武德四年,遥置西平州于今盘县。

  唐贞观八年(634),置盘水县。

  唐太宗贞观八年(634年),遥改西平州为盘州,遥置附唐县于黄草坝,遥置盘水县于今普安县。
  
《识略》云:“普安县,唐盘水县地。盘水,以北盘江得名。”
  
《唐志》云:“盘水县隶盘州,故县名以盘水名。”
  
《纪要》亦云:“盘水废县在普安州东盘江上。”《通志》云:“盘水县在普安东九十里。”盘水县地就是普安县地。
  
《云南通志》云:“明载唐之盘水县地,汉末之兴古郡也。”
  
《兴义府志》云:“(盘水县)即今新城,附唐县亦于是年置于今兴义县地。”
  
盘水县,系地方自治政权,以当地的土著酋长进行管理。
  
县城为马白河(马金河)与杨泗河盘绕县城周围,盘水之名,大概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唐书上说:“太宗贞观元年,就武德四年遥置之西平州境内,遥置盘水县,因乌蛮(黑彝的先民)内附入贡故也。”县系遥置,未由朝廷委派官吏,均以蛮酋袭任,拥此虚名而已。以当时朝廷对地方的统治而言,很多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的地方政权,委任的都是土官,没有流官,但这并不影响盘水县的存在。
  
盘水县地为兴古郡地,盘水县城,有可能是兴古郡城城池,但无据可查。
  
《兴义府志》记载:“新城为吴复因唐之盘水县城修筑者。” 又云:“十六年,吴复筑新城,即今普安县之新城县丞城是也。”
  
《兴义府志》云:“今普安县丞所驻之新城,明初吴复因唐之盘水县城址而修筑者。”
  
《兴义府志》按:“新城所城,即今新城县丞城是也。洪武十六年,吴复即唐之盘水县城旧基修筑者也。”
  
吴复所筑之城是在唐代的盘水县城城址基础之上加以改扩建的,当初之意,实为戍兵,以控者哀等土著人的叛乱。
  
明洪武二年(1369年),朝廷任命都指挥胡源南征盘江,之后又任命傅友德为征南将军。大军到,普安路女总管适恭纳欵(土知府),其子普旦与马乃土目者哀,性情傲慢,强暴难以驯顺,不服管教,根本没把朝廷和官军放在眼里。为防其犯上作乱,明洪武十六年(1383年),安陆侯吴复筑新城控之。
  
吴复筑新城的目的很明显,主要是防止土知府适恭纳欵等人犯上作乱。
  
吴复,明朝将领。元末随朱元璋起义,屡建战功,封安陆侯。明太祖洪武十四年(1381年),吴复跟随傅友德征讨云南,攻克普定,在北盘江修筑安庄(镇宁)、新城(兴仁)两座城池。明洪武十七年(1384年),吴复转饷盘江,后金疮病发,卒于普定,归葬于祖籍地安徽合肥。明太祖朱元璋谕葬,并追封为黔国公,建有享堂,以任姓平民守之,后任姓繁衍成村,即以“享堂任村”为地名。吴复死后,其小妾普定人杨氏自杀而死,追封贞烈淑人。儿子吴杰袭爵黔国公,官至南宁卫指挥使。
  
吴复担任总兵官,剿捕诸蛮,率兵由关索岭赶赴箐道(连接今马马崖镇补郎古渡口的驿道),攻取广西。
  
《兴义府志》按:“明太祖洪武十五年(1382年),总兵吴复自关索岭(今关岭之关索岭)开箐道入广西,即今自关索岭取道普安、安南、贞丰,渡红水江(今红水河)入广西之道也。”
  
箐者,原始森林也。箐道即为深山峡谷或原始森林里的古驿道。明之箐道起点在关索岭,渡北盘江补郎旧时古渡口,过今马马崖,至卡子、巴铃,然后一分为二,一条南下今贞丰、安龙,过南盘江入广西之境地。一条西进,过今兴义、盘县境入滇。那时,巴林(巴铃)以今巴铃河为界,东街(含今巴铃河东大部、大山片区和回龙全境)属安南境地,西街(巴铃河西)属普安境地。实则箐道未入今晴隆之境地。
  
咸丰举人新化邹汉勋在《学艺斋集》之《盘州行记》中记载得很是明白:
  
渡花江上水,二盘出箐门口,历犀牛洞至廖家屯,流涧灌原,居民隐山为室,一美村落也。至太平铺,历白泥田,至阿计屯,有堡,明末朱同人(朱家民)筑十一城于盘江侧,其一曰阿机(阿计营),即是堡。至烂木厂,居人善酿箕秫(高粱)为酒,厂侧有海(干海子),秋冬水竭为平陆,春夏水盛渟为池,黔人谓渟池为海也。厂侧由左分途,七十里可达贞丰州城。历土地坡至巴林(今巴铃),地颇平夷,为安南、普安交界处。又历碓窝井、屯脚至阿棒,五十五里达兴义府城(今安龙)。
  
吴复开辟箐道横贯兴仁全境。
  
吴复筑新城即今县城老城。主要包括现在的兴仁县县委、县政府、县公安局老办公区,以及金家坝、三小、供销社、教育局老办公区(东岳庙)这一片区域。筑城规模虽不大,但城池功能俱全,有衙门、有民居、有城墙和四大城门。现在的民主路、群丰路和顺城路为原来的主大街。衙门在三小这一带。现在,三小以南的围墙下尚存一段依稀可辨的古城墙残垣。
  
县人张俊颖对古盘水县也有自己的见解,他说:“马白河(今马金河、大桥河)环绕县城西北东三方,均距城十余里,而双河又从马家屯流过来,环绕西南而注杨泗河(杨泗屯河),诸水环绕其四面,此县名盘水之取义也。”
  
俊颖的联想不无道理,笔者也有这样的感觉,而且认为,以当时良好的生态环境和地表径流量,盘水县城四周一定云山雾海,碧水汪汪。
  
古盘水县在兴仁老城。因此,兴仁县建县就追溯到唐贞观八年(634年),从设置盘水县开始,到2016年,已有1382年的历史。千年古县实至名归。
  
明洪武十五年正月(1382年),设置普安卫,辖地为今县境及普安、兴义二县地,隶属于云南。
  
明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设置安南卫,下设新城(兴仁)、新兴(普安)二所。安南卫城设在江西坡,置栅囤,在今普安县城北三十里。
  
《明史》《纪要》并云:“明太祖洪武二十三年十二月(1390年),置安南卫,治江西坡。”
  
是年,又置安南所、安笼所。
  
安南所城,在杨那山(今县境李关甲山)下;安笼所城,在今安龙县城。
  
《纪要》云:“安南所在杨那山下,城周里。”
  
旧志云:“明太祖洪武二十三年设安笼守御所。”
  
是年,朝廷命拨安南、普安二卫,新城、安南、新兴、安笼四所,忙乱隶安顺府。
  
建文中(1399-1402年),设置贡宁安抚司,任命普旦弟者哀为安抚使,隶属于流官普安军民府。永乐元年,改为安抚使,任命者昌儿子慈长为安抚使,赐银印,设吏目一员驻新城所,军民府及安南、普安二卫皆隶属于四川布政司。
  
成祖永乐元年(1403年),设置普安安抚司,隶属四川布政司,设吏目一员驻新城(兴仁)所。
  
永乐十一年(1413年),安南卫、普安卫,都改隶属于贵州布政司。
  
永乐十三年(1415年),普安安抚使慈长,野性不灭,多次露出图谋不轨的迹象。这一年,有司削减其管辖地盘,仅仅保留其三营的范围。改司为州,终于触犯了慈长的利益,他率领部下,一举捣毁普安、安南二卫,但被布政使孟骥擒拿住,降州官为土判官,另设流官知府严加管理。
  
正统八年(1443年),拨安南卫地为五所。
  
是年,兵户二部勘得安南卫汉苗杂处,束约不易,拨为五所,每所设千户一,辖百户十,所部旗军一千一百五十名,内以一千名在外屯田,一百五十名在城戍守,应伍当役。
  
普安县志:“五所之中三所曰:中左、安南、新城。”都在今兴仁境地。
  
《明史》云:“正统十年四月(1445年),徙安南所于罗渭江。”安南所由杨那山(今李关甲山)移于罗渭江(今罗渭屯)。
  
《兴义府志》按:“安南所城初在杨那山,是年徙于罗渭江,在今兴义县之罗渭村,废城遗址尚存。”
  
罗渭江在县城东南六里许,现名罗渭屯,废城遗址尚在。《兴义府志》记载罗渭江属兴义县境,实为笔误。杨那山、罗渭江均在兴仁境地,杨那山今叫甲山,罗渭江今叫罗渭屯,都有根有据。
  
万历三十年(1602年),新城所隶安顺府。
  
天启六年六月(1626年),普安监军使朱家民筑十一城,宿兵卫民,崇祯四年(1631年)城成,内有奏肤(《兴义府志》记为今马马崖,《民国兴仁县志》记为百德新元)、石棋(回龙计屯)二城,都在今县境地。
  
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裁安南卫指挥,设守备。裁新城(兴仁)、新兴(普安)、安南(晴隆)、安笼(安龙)四所千户,设千总。
  
《兴义府志》云:“改安南卫前、后、左、右、中五所地,编为六里,曰:新化、淳德、安仁、会昌、兴仁、兴让。”
  
《兴义府志》云:“(清顺治)十七年,马乃营土目龙吉兆遥接明将李定国,与鼠场营长龙吉佐、楼下营长龙吉祥反,总督赵廷臣讨平之。十八年乃析普安州及安南卫地设普安县,县与新城所同城而治,隶安顺府。”
  
《会典》云:“(清顺治)十八年,改马乃土司置普安县,设知县、典史等官。”
  
《识略》云:“(清顺治)十八年,普安州属马乃营土目叛,总督赵廷臣讨平之,拨普安州属马乃、楼下、鼠场、安逸五十里,安南县属之兴仁、兴顺、忠顺三里,并附于新城、新兴二所,设普安县,隶安顺府。”
  
顺治十八年(1661年)二月,设普安县治于新城所(今兴仁)。县所同城而治,新城有文职印官从此开始。实质上唐设盘水县就有了建制。
  
《识略》云:“普安县,明为普安州地。”
  
《纪略》云:“普安县五方错处,夷苗夹杂,为府境最要之区。”
  
康熙四年(1665年),设右营游击及守备于新城(兴仁)。
  
是年,设右营游击守备各一员,千总一员,把总二员于新城,建游击卫署。
  
康熙六年,改贵阳毕乌通判为南笼通判,驻故安南所城。
  
兴义府志:“南笼通判驻罗渭屯所城中。”罗渭屯在今县境东南六里许。
  
乾隆《通志》云:“贵阳府通判,初分驻毕乌,康熙六年改驻安顺府南笼。”又云:“康熙二十五年,改安笼所为南笼厅,移安顺通判驻其地。”《会典》也如此记载。
  
《识略》云:“康熙二十六年,改安笼所为南笼厅。”
  
《兴义府志》按:“旧志、《通志》《识略》其言互异。今考康熙六年十月设南笼厅,移贵阳府之毕乌通判,驻故安南所城,城在今兴义府之罗渭屯,名曰南笼者,又兼辖安南所、安笼所地,故合二所之名以名之也。改隶贵阳府。考《天下郡国利病书》载巡扶曹申吉奏疏,康熙十年,南笼厅始移安笼所,改隶安顺府。”
  
康熙十年(1671),移南笼厅驻安笼所城。
  
康熙《通志》云:“十年十月,改贵阳府南笼通判为安顺府南笼通判,驻安笼。”
  
康熙十年(1671),裁新城所,并入普安县。
  
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云:“东华录均载康熙十年十二月,巡抚曹申吉疏略云:‘新城所与普安县同城,屯赋无多,军丁亦少,宜裁所归县,诏从之。’”
  
是年,移南笼厅驻安笼所城,亦申吉疏请也。由此可见,安龙县的源头就追溯到兴仁县的罗渭屯了。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普安县由新城所徙治于新兴所城(今普安县城)。
  
东华录云贵总督范承勋,疏请改设州县:“安南卫近大道,管理驿务,应裁去守备,设一县,名安南。普安县距新兴所二百五十里,应移县于新兴所,以就驿站。”
  
《贵州通志》“艺文篇”范承勋疏云:“移普安县于新兴驿,兼管驿务,裁去新兴驿丞,江西坡驿丞移驻杨松,软桥驿丞移驻大山凹,县驻新兴,移典史驻舍箕兼理驿务,仍司缉捕,以江西坡、舍箕、大山凹、杨松四驿隶普安县。”
  
移县之意,纯为就驿,新城从此无正印官编制。
  
康熙五十年(1711年),移新城布营游击驻南笼。留驻守备一员,千总二员。
  
雍正五年(1727年),南笼厅升为南笼府。以普安、永丰二州普安、安南二县隶之,其时今县境以新城县丞之名隶普安县。
  
乾隆三年(1738年),以龙德正为普安州土千总。
  
乾隆十九年(1755年),设巡检于新城,改新城为新城镇。
  
《会典》云:“乾隆十九年,设普安县新城镇巡检一员驻新城。”
  
《会典》云:“南笼府改兴义府,永丰州改为贞丰州。兴义知府一人,经历一人;兴义府属贞丰州知州一人,吏目一人,州同一人;普安、安南、兴义三县知县各一人,典史各一人;普安县县丞一人(新城县丞);兴义县捧鲊一人。”
  
《识略》云:“嘉庆二年(1797年),额老寨仲苗滋事,经略勒保剿平之。改南笼府为兴义府,永丰州为贞丰州。裁黄草坝州判,置兴义县,拨府属之花阁五屯并普安三营、二里之地,归兴义县管辖。”
  
嘉庆二年十二月,设土弁。土弁指地方土官。
  
《会典》云:“(嘉庆)三年(1798年),改平越县为兴义县,隶兴义府,移驻黄草坝地方;改捧鲊巡检归兴义县管辖。”
  
自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普安县移县就驿站后,历七十余年,新城无一文职官员,到乾隆十九年(1755年)又设巡检,可能考虑到兴仁处于普安卫的要冲,南可入桂(广西),西可入滇(云南),地理位置特殊的缘故。
  
嘉庆三年(1798年),改普安州判官为县丞,移驻新城,移新城镇巡检于募役司(晴隆)。
  
《会典》云:“三年,设普安县县丞一人,驻新城;改新城巡检移驻募役地方(晴隆)。”
  
巡抚鄂辉疏言:“普安县所属新城镇巡检,有经管仓粮及安抚苗疆之责,巡检微员,不足以资弹压,请改普安州判为县丞,移驻新城,即以新城巡检称募役司。”县丞与普安知县,分疆而治,普安县辖六里:兴仁、兴让、马乃、楼下、鼠场、阿计。新城县丞辖忠顺、安逸二里。专承讼理,重案仍由正县处理,但有紧要重件,县丞仍可直接奏请兴义府(其时兴义府已移驻黄草坝,即今兴义)。
  
事实上,从此后普安县与新城县丞几乎各自为政了。
  
咸丰十年正月(1860年),回族张凌翔,马河图起义并占据新城,史称“白旗起义”。起初,白旗起义军围住新城,普安县知事刘岱英守城,时间长达四十余日,周边军政力图自保,拒绝增援,新城民众与官府誓与城池共存亡,拒绝弃城逃走。但是,城内由于没有饮用水源,严重缺水,厕所等肮脏之水,也过滤喝吃殆尽。此时,白旗起义军设下圈套,送水到西南方向的城墙下引诱守城的兵士,长时间没有得到水喝的守城兵士失去控制,竟然跳下城墙争相抢水喝,秩序大乱,防守松懈。义军将领马忠看时机已到,乘混乱之机,率彪悍之士一举登上城墙,控制了防守。白旗起义军占领新城。
  
马河图鉴于明初所筑新城,不但简陋,而且没有水井,容易陷入绝境。为了汲取水源,打开生活用水渠道,起义军征集临时役夫数万人,拓展城垣,围大水井、土井、徐家井、真武山于城内,新城比原城池拓展三分之二。
  
同治元年(1862年),扩城竣工,死亡役夫一万多人。尔后,起义军在城中建设各种设施,巩固城防,居中策应。
  
同年,马河图在城外周围建石碉十二座。
  
同治三年(1864年)十月,白旗起义主将张凌翔、马河图牺牲。
  
同治十一年六月(1872年),滇黔官军联合围剿白旗起义军,起义军凭借坚固的城池和完善的生活军事设施,誓不投降。
  
但是,白旗义军所占州、县仅存新城一地。面对强大的官军,六月,金万照为保全新城军民性命财产,向清军统帅周达武提出三条讲和条件:一、不得滥杀无辜;二、其余白旗将士不回大坡铺,另行择地栖身;三、官军入城,不能奸淫妇女。所有罪过,概由我金万照一人承担。周达武一一应允,当即将金万照打入囚车,押往贵阳。然而官军刚一入城,便大肆杀戮义兵,张国栋含恨碰墙身亡。
  
同年十一月十七日,曾壁光对金万照施行炮烙酷刑,金万照毫无半点呻吟,在贵阳六广门壮烈就义。长达十四年的白旗起义,就此失败。
  
同治十三年秋八月(1874年),县丞何宗轮请发币修行台为官署。
  
地方绅民,请移还县治,不果,后绘具图说,详其形势要害,请设专员,得批允许,准划拨插花地,酌情设置官吏,以资镇摄,所以有修理官署的举措。
  
光绪元年四月(1875年),修理官署竣工。
  
这一年,李松安继何宗轮为县丞,设县的提议又没有结果,绅民很是失望。
  
光绪三年三月(1877年),设新城厘局。
  
光绪四年二月(1878年),开建文庙。
  
新城旧有文庙,在大水井附近,规制具备,白旗起义军占领新城时,改为礼拜寺(清真寺),以大成殿作高阁讽经瞭望。官军平定回民起义后,改讽经阁作玉皇阁,同时,绅耆请示县丞李岳生,择地于老南门内,改建大成殿五楹,即今县城四小东南侧,礼拜寺(清真寺)已迁至城南的兴仁大道北侧。
  
光绪六年(1880年),贵州巡抚岑毓英至新城,绅耆陈占书、刘定中、霍宗敬、熊子渔等以还县治或请求设县。即将得到准许之际,岑毓英调补福建巡抚,复县设县之事于是搁浅。
  
光绪八年二月(1882年),设培风书院。
  
光绪十四年三月(1888年),移新城汛把总驻旧营(今普安楼下)。
  
同年八月,外国人(天主教士莫司铎)设天主教堂于新城(今县城三小旁)。
  
光绪十八年六月(1892年),回民教主马光烈巡视贵州教务,到新城,在鲁土营(今鲁础营)三家寨建道堂,以杨云鹤为教长,管理十二方回族教务。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县人张廷选筹资重修大街,历时五月,工程竣工。原大街为碎石铺筑,后改用平面石铺面,得到市民称赞,取之为弹石路。
  
光绪二十九年六月(1903年),联军攻陷北京后,清廷鉴于绿营(八旗军外征招的汉人军队)节节败退,改办陆军,设巡防队,裁减冗员,新城千总,于是裁去。
  
光绪三十年二月(1904年),开办又新两等小学堂。
  
光绪三十一年六月(1905年),设劝学所。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设新城押厘局。
  
宣统二年五月(1910年),设新城自治公所。
  
是年,清廷下诏,预备立宪,颁布自治章程,按章程成立自治公所,刘乾清、陈瑜为正副议长,新城又恢复地方自治。
  
普安县共辖八里:兴仁、兴让、楼下、鼠场、马乃、阿计、安逸、忠顺。新城县丞,隶普安县,分辖忠顺、安逸二里。
  
新城位于南笼、兴义、安南、贞丰、盘县之中,扼制各方面交通,所辖地盘根错节,与周边境地多有交错。多种民族混杂居住。嘉庆、道光、咸丰、同治以来,回苗平复,县人请以普安县还治新城,或设专员,都没有结果。
  
宣统二年(1910年),绅耆熊轼、邹国玺、刘乾清、陈行健、张德懋、杨嗣绾、霍仰贤等复以请设县事,召集公民会议,禀府转呈,时兴义知府江良醇以普安县治原在新城,载诸府志,颇主其议,为之上请,巡抚庞洪书札普安县查得,迁延不报,不了了之。
  
宣统三年(1911年),辛亥九月,清鼎革,绅民又因时局鼎沸,请愿军政府及谘议局,与普安县划疆而治,设新城县。其时正值时局动荡,吐故纳新之初,军政府枢密院院长张百麟未经请得上司同意,擅作主张,接受新城绅民请求,立发新城县木质印,以县丞李诚榘摄县事,收去清颁新城县丞铜质印。
  
民国元年三月(1912年),政府以张百麟擅行改变行政区划,和国家体制不符,又以李诚榘为县丞,颁新城县丞木质关防,令仍缴还新城县印。
  
是年五月,委兴义知府聂树楷及新城厘金委员邹肇煃,办理设县及各属插花事,召各属代表,会于新城,各有争执,不得要领。县绅邹国玺以设县治之利及不设县之害,侃侃而谈,众人无法辩驳,设县之案于是确定。
  
是年九月,废新城县丞,以乔运亨为县知事兼充拨划插花专员,得颁木质新城县印,令缴县丞关防。
  
是年十月,新城、普安两县官绅会议,平分八里,以忠顺、马乃、安逸、阿计四里属新城,忠顺里拨青山、黄家坝归普安,于卡子坡立碑定界。
  
民国元年壬子九月(1912年),普安县地一分为二,划拨邻县插花地补给新城,设新城县,废新城县丞。乔运亨任知事。
  
黔西道尹刘显潜,专门撰写碑文,由各县勒石昭示。
  
民国三年元月(1914年),新城县与吉林、直隶(今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江西、浙江、山东等省属县名相同。改新城县为新县,颁新县县印。
  
是年七月,内务部奉大总统批准改定各省重复县名一案。新城县与他省同名者多,改为新县,还是容易混淆,决定改为兴仁县。
  
据记载,据知情人霍六琴说,知事乔运亨曾建议,新城县治原在忠顺里,请求改为忠顺县。内务部批示,兴仁县由部改定,无需再议。兴仁由此定名。
  
是年八月,县公署设立监狱及民事刑事看守所。
  
民国十七年春(1929年),县公署改称县政府,并设公安局。
  
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贵州分设11个行政督察区,黔西南州境地属第三行政督察区,治所驻兴仁县,辖兴仁、兴义、盘县、安龙、贞丰、安南(今晴隆)、关岭、普安、册亨8个县。
  
19491219兴仁专署通电全国,宣告起义,县境随之和平解放。
  
1950年初,沿袭旧建制,设立贵州省兴仁专署,辖兴仁、兴义、普安、晴隆、关岭、盘县、安龙、贞丰、册亨、望谟等10个县,专署驻兴仁县城(今县城三小处)。
  
1952124,经国务院批准,改兴仁专署为兴义专署,专署移驻兴义县城。
  
1956718,撤销兴义专署,所辖兴义、兴仁、盘县、普安、关岭、晴隆等6个县划归安顺专署。安龙、册亨、望谟、贞丰等4县划归之前成立的黔南州。
  
195812月贞丰与兴仁合并,称兴仁县,县治设在兴仁县城。
  
19617月恢复兴仁县、贞丰县原建制。
  
1965817恢复兴义专署,辖兴义、兴仁、盘县、普安、晴隆、安龙、贞丰、册亨、望谟等9个县,专署驻兴义县城。
  
1970年,兴义专区(署)改称兴义地区。
  
197111,盘县改为特区,划归六盘水市。
  
1981921,经国务院批准,撤销兴义地区,设立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原行政区划不变;同时撤销贞丰、望谟、安龙、册亨4个自治县,设贞丰、望谟、安龙、册亨4个县。
  
198251,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州府驻兴义县城。辖兴义、兴仁、普安、晴隆、安龙、贞丰、册亨、望谟八个县。
  
“盘江八属”于是定格。
  
201211月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决定,划拨兴仁县的雨樟镇、安龙县的部分乡镇和兴义市的部分乡镇组建义(兴义)龙(安龙)新区,后改为“义龙试验区”。试验区位于“兴兴安贞”半小时经济圈核心区,涉及兴义市的顶效镇、郑屯镇、万屯镇、鲁屯镇和安龙县的新桥镇、木咱镇、德卧镇、龙广镇及兴仁县的雨樟镇。
  
与此同时,划拨兴仁县的东湖街道办事处、巴铃镇、回龙镇、民建乡和贞丰县的龙场镇、小屯乡、挽澜乡以及兴仁县巴铃工业园、贞丰县龙场工业园组建“兴贞新区”,抽调人员成立新区筹备办公室,清理资产,划转财政。一年后,因各种主客观条件不具备,“新区”自然解散,恢复原体制。
  
此后,兴仁县治暂无变更。
  
参考史料:1.《兴义府志》;2.《贵州通志》;3.《民国兴仁县志》《兴仁县补志》;4.《明史》;5.《钦定大清会典》;6.《安顺府志》;7.《汉书》;8.《史记》;9.《黔书》;10.《云南通志》等。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探寻“夜郎”在黔西南的点滴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