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彩乡情织锦绣·绮丽盘江颂兴仁
2012-06-20 10:51:16 来源:刘 辉 责任编辑:gzxr 打印 关闭 点击:

炫彩乡情织锦绣·绮丽盘江颂兴仁

                            ——简评《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小说卷)

                                                                   

很有魅力的兴仁,除了是中国版图上难得丰腴的“银河宝山”,还是景色奇美的旅游胜地。十六个民族和睦成一家人,共同生存与生活于黔、滇、桂结合部的千山万壑间。民族的文化积淀,浸沁于源远流长的历史脉络之中。《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第2辑),浓缩了这种精髓的主体部分。撩开其一角,足以见兴仁历史之丰韵。各民族间所发生的是是非非;远古所承袭下来的传说与习俗;工农红军曾留下的印痕;质朴而清丽的人间之爱恋情怀;新时期的农村新面貌,一一呈现出栩栩如生的痕迹。

12篇文学作品,我相信是从众多好作品中精挑细选的。正因为编著者独有慎重与苛刻的眼力,才使读者能够享有这等福分。了解兴仁的过去,走进兴仁的现实,徜徉兴仁的锦绣,体验兴仁的风情,你必须看《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因为兴仁人写兴仁之事,这本选集是独一无二的涵盖全面。不管他人怎么去说,我始终如此认为。这本书:不是严肃史学,但有历史的情形刻画;不是风貌简介,但有生动的雕琢展现;不是巨匠大作,但有地域的真实描绘。

正基于此,我才有感触心语,才能抽时间评论这本充满乡情的文集。

一·布依人传说中的“金银十八台”尽在今朝

——读丁大林的《金银十八台》

幻想富有,道别贫瘠,构成人类向往财富的追求理由。丁大林先生深入了解了布依人的习俗,在文中细腻地描绘了布依族人以及岑大号的昨天、今天,甚至于对明天的幸福向往。

岑大号是一位吹奏铜大号的家族传人。自小受到家族训导:明代的岑彭马武大将军是自己的祖先。几百年的口口相传,谁都相信祖先到于此为后人埋下了十八台的财富。崇山峻岭之间,茂林沟壑之间,定有先人留下的至宝,岑大号也是寻宝人之一。由此引申,贫瘠之人对改变命运所采取的另一种希冀找寻或精神寄托的方式。

丁大林先生展示了布依族不少鲜而未知的风情。其一:山里人之所以能光脚爬大山定有诀窍:从小被长辈抱着,脚掌抹上桐油后用篝火猛烤,三番五次脚掌随即被火熏得厚厚的。其二:吹铜大号是族人赋予的荣耀,是家传至宝:天籁之音、地籁之音,人籁之音都发自于此。其三:谈情说爱是以唱歌“花场”为媒介:玩表、浪哨即为布依人搞对象的专用词汇。

文里展现少数民族风情也是别具一格的。地方的民族方言的合理混搭,使一些惯常用语得到恰如其分地灵动转换。比如说“摆古”——讲过去的事情。“玩表”、“浪哨”——实则恋爱的形式。“朗子”——一句“什么”的地方化。“歪把菇”——习惯的一种粗俗话语。

丁大林先生随着布依人寻宝的足迹展开了建国以来尤其是新时期的崭新变化。开放改革,进一步向边远山区纵深;进一步向少数民族集聚地方倾斜;党的富民惠民政策进一步丰富了布依人的生活内容;农村翻天覆地的新变化提高了布依人的生活质量。

岑小号一句话“我考虑这里讲的金银十八台,应该不是物质上的金银,当是讲得别的,不信你长起眼睛看嘛。”作者借着这句话非常有条理地、有层次地揭示了布依人的新生活新变化。同时用“财多累己,食饱伤人”的道理,来谴责来申明腐败不会有好的结果。暂时躲过牢狱之灾,一遇风吹草动自己吓得就不得安生。

土地到户,农民能吃饱饭;不搞运动,对联随便贴;市场商贸,有钱就能买到;凭个人本事,合法致富怎么干都行;免除农业税,种地没了羁绊。还有:学杂费没了,城市化进程影响到了乡村,通电、通自来水、通公路、通手机,发电站、便民桥、兴起畜牧业,兴起多种种植,兴起考古文化——一系列的农村新面貌感动了布依人,感动了岑大号灵敏的神经。

转而又回到了吹大号的话题。岑大号以吹大号为生,以吹大号为荣,以吹大号为乐。怎么延续这一种光荣职业哪?起初,岑大号还是没能理解。通过中央首长来到布依族山寨,岑大号发挥到极致而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为了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岑大号与家人深入挖掘祖国文化遗产刻苦摸索,刻苦练习吹大号的本领。客人来了,岑大号他们吹得山呼,吹得地应,吹得客人满怀笑意来到岑大号跟前。几句暖人心间的话语,也掀起了岑大号对财富的进一步反思。

吹大号,不仅仅是布依人的寻常乐趣,不仅仅是山里人婚丧嫁娶的必备乐曲,更是一种非物质文化瑰宝。这第十八个宝贝,不是大号又是什么那?

丁作家通篇通俗易懂,浅显地通过岑大号一家的历史沿革,阐述了这样的道理:金银财宝不仅仅是藏在深山老林,农家的布依人得益于党的农村政策,得益于党的一贯的富民大策略。致富不靠天地,就靠勤劳肯干;致富不靠投机,就靠政策对头;致富不靠想当然,就靠真抓实干。这所有的一切,不是财宝是什么?

深山老林藏珍宝,只是一个梦寐以求的传说。藏宝与民,党的好政策为少数民族的大发展开辟了金光大道。愿岑大号们继续吹响高歌猛进的新节奏,为新农村畅响新曲,为繁荣布依文化贡献所能。我想,丁大林先生创作原意不过如此。期待着丁先生继续在文路上耕耘出更加璀璨的作品。

民间的是全民共有的,民族的是世界共享的。灿烂的民族文化,经久而不会枯竭。

二·开发大潮中的五光十色

——读吴绍卫的《放马坪》

放马坪是兴仁的旅游胜地。风光旖旎优美,具有“高原塞外”之称。天然之林、天然草场,具有极大的诱惑力。这里是诗,绚丽而灿烂的花草编织成串串诗行;这里是画,地貌之奇特的峻山秀水,正是高原上精心雕琢的画作。诗句隽永抒发不尽对放马坪的称颂;绘画精细包容不了整个放马坪的神奇奥秘。

吴绍卫先生笔下的《放马坪》,当然不会单纯的就是旅游解说词。揣眸吴先生撰写此文的真实目的,我看无非有这么几条:千里荒原、千年荒芜,已经被开放大潮打破了寂静;人性之美、人性之恶,尽情地在勘发寻矿中展示;放马坪已不再是单纯的旅游景点,而是开发中的活跃领地。

作者很独特也是很惯常地使用了由男女主人公露面的写作方式,用他们的爱恋片段展示放马坪的奇特,阐明人与人之间在利益面前心照不宣式的尔虞我诈。说是开采矿宝,但呈现人们眼前的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猛烈与疯狂的博弈。

郑海峰与梁秋萍一对职业爱好很不对称的年轻人,在采矿闲暇中邂逅。一个男才,一个女貌,偌大而充满神秘色彩的放马坪叫两个年轻的心驿动。爱的火花,爱的炙热,瞬间燃烧起共同为找矿而共同致富的意愿。

一对爱人因放马坪的博大、神秘、诱惑而相爱;一群开拓矿藏而充满希冀的人在互相的尔虞我诈。在利益面前,在金钱面前,人性的本质被扭曲。辽阔的放马坪弥漫着、散发着人们心灵间行为间残酷狡诈的角斗。

吴绍卫先生出于对放马坪的挚爱,没能忘记对此地原存古迹的赞颂。从吴先生笔下,《马乃兵营碑志》见证着三百年前烽火厮杀的惨烈。古战场的硝烟虽已消失殚尽,但采矿新潮再起,因为矿苗的发现,因为财富的争夺,因为本性的异质,今天的放马坪除了古迹隐隐提示人们这是曾经的杀戮场地,还昭示人们记住放马坪,这里依旧是不平静的。

通过吴绍卫先生的笔下生风,人们记住了放马坪:马乃兵营遗址系贵州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兴仁县放马坪山顶草原北段,是一块面积约90多亩的山顶平地。远远望去,犹如放马坪上微微抬起的龙头。

吴先生借主人公的意愿读出一首诗:“当年霸气正如虹,散豆成兵运未通。小草安能当利剑,阴阳作法一场空。”言明放马坪的血雨腥风仍在延续,阐述散豆成兵乃是放马坪上曾经使用过的一种古老的兵法。寓意还是解读放马坪的神秘,以此勾引起人们的向往。

此生若有幸,美丽的兴仁,神奇的放马坪,我一定去拜读探访那神奇莫测的土地!

三·夜郎古国的传承之魂

——读盛林的《铜鼓魂》

  布依族,一个古老而神秘的民族。古或曾称之为“夜郎国”领地,那句闻名遐迩的成语至今还在争论不休地验证中。暂且不论,偶然间读过盛林的《铜鼓魂》还是感到出奇的感动。我相信了布依山寨就是神奇“夜郎”;我也相信了古老的铜鼓是布依人的传世宝物;我更相信铜鼓是记录一个民族兴与衰历史的见证物。

盛林先生以纪实的方法全面述说布依人对大铜鼓的依恋。通过访问老师进而走访乡寨,了解到铜鼓的古往今来,触摸到古老的布依族民间代代相传的淳朴民风。见到这些活生生的实例,无不为略有了解而欣喜。因为,我对传统文化尤其是布依山寨文化无知所致。

以访谈方式开讲,盛林先生绝不是第一位。但我敢说,盛林透过宣讲铜鼓的起源发展传奇为我们勾勒了一幅布依族生存生活的历史画卷。以这样的形式详情地披露一个民族的文化内涵,盛先生当为首当其冲或者说责无旁贷。

一面大铜鼓就把布依人号召起来,几面大铜鼓同时擂响那是多么壮观的场景。28面大铜鼓的惊天动地,显现的何止是八面威风?那是山寨人的话语,那是山寨人的呐喊,那是山寨人对丑陋的抨击,是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与赞颂。

一个乡镇有28面铜鼓,是古夜郎国的文化传承。为了铜鼓的生命传递,不能不提到文中为之苦心钻研的王姓老人。

王开级老师倾全部精力投身古文化保护开掘之中。他的执着、他的奉献、他的努力是虔诚而无私的。很明显,就是张扬布依人的铜鼓文化而不为之被历史湮灭,王开级老师才会不遗余力。面对一位这样的老人,除了尊重还能表达什么?

铜鼓是恰如人生的一面镜子。大跃进期间难逃大炼钢铁的厄运,文革期间的“破四旧”被刺痛的千疮百孔。图腾在铜鼓话语中显示,希冀在铜鼓印记中镂刻,生命密码就清清楚楚地铭记在擂动之中!铜鼓是命,铜鼓是魂,淳朴的布依人以此为荣。铜鼓的生命力之所以长久不衰?不仅仅在于山里人的质朴,不仅仅在于山里人的固拗,而是布依族人民的坚持文化传承信念始终如一。

据考证:布依人的铜鼓始于秦末汉初年间。所有文化形式与重大活动都与铜鼓有关,几千年恒古不变。

铜鼓的传承必有历史渊源,必有其传承的强大理由。铜鼓有其公鼓与母鼓之说。花纹、大小、形态、功能各有不同。各种日晕的表示都有神奇的密码,“一年贵,二年敖,三保命,四奉祖”、无论是驱除猛兽还是祭祀祈福,无论是欢庆佳节还是喜庆丰收,无论是悼念亲人还是御敌入侵,铜鼓都会有作为。或悲喜或哀乐、或忿怒或愉悦。铜鼓响起:就是一种真情倾诉、一种情绪宣泄、一种信息传递、一种意愿表达。

更有意思的是,布依族人把铜鼓当做向大自然宣战,维护自我生存的武器。屡试不爽之后,把一切希冀寄希望于铜鼓。换言之,铜鼓就是布依族的别样图腾。据了解,其他少数民族也有类似图腾现象。旱灾、涝灾,铜鼓被赋予一种神圣使命:与魔鬼战斗,有神灵护佑。你可以认为牵强附会,但我更愿意相信铜鼓与布依人的息息相关,须臾不可分离。

盛林的《铜鼓魂》,通过采访传达着这样一个信息:铜鼓是古夜郎国疆界流域的一大特色。把住这一要魂,对推动旅游开发至关重要。

秦时鼓鸣汉时乐,古老的铜鼓今天焕发着更加现代化的音响。旗鼓相当,众鼓齐鸣,我们读懂了那是布依人对改革开放春风的颂扬,是民族文化的发扬光大,是和谐之风遍吹中华大地的有力证明。为此,感谢盛林别开生面的《铜鼓魂》所带来的一股清新之气。

四·闪耀光辉的流星痕迹

——读徐淑琼的《流星》

记录兴仁县政协委员杨其贞老先生传奇经历的文字,我想大概就数徐淑琼的《流星》写得详实、具体、生动。

首先我要说,目前反映抗战题材的文艺作品很多,根据真人真事所编撰的大部分作品因其惊险、因其奇特、因其唯一,被人们所认可而传咏。但也不可否认,有些作品单纯追求票房或者赢得更多的收视率,把灯红酒绿的俗套弄得地工卧底个个成了无所不精无所不能的神仙。赞叹之余,叫后人进入误区,以为对敌斗争都是很有趣味很有玩闹成分的离奇故事。

杨其贞的战斗人生因徐淑琼的文字梳理,叫我们清晰地看到一个英雄的产生决不是偶然的。同时可以感悟:时势造英雄。没有饥寒交迫,没有民族危难,没有阶级压迫,就没有震惊时代的大事件发生。杨老先生是兴仁县人民的骄傲,他曾经刺杀汉奸的惊心动魄至今仍不失为传奇壮举。

流星——是徐淑琼对英雄业绩追溯的表达方式。因为平凡的人生,因为瞬间所制造发生的惊奇事件,杨其贞先生就是一颗闪烁其间的流星。英雄未必是一生享有荣光,但所做过一件人民拍手称快的铲除汉奸的大事,足令家乡人津津乐道,足令民族所仰慕。

杨其贞幼时正直,由于看不得强势对弱势的的强暴,奋力抗争竟然拔刀相助。势单力薄的他,放弃学业远走他乡。战乱时节,杨其贞选择离开兴仁。满怀抱负,满怀对旧政权的仇恨,踏上了一条寻求真理的道路。流星,此时在试着选择自己的轨迹。

施巧劲儿,用智慧把身壮力强的连长掀翻在地,杨其贞成为一名乱世中的士兵。满足最起码的生存之需,并不是正直正义的杨其贞最终的选择。在军营,他集聚能量,他增长才干,他广交朋友,从不安分自己所处的场所。

日寇侵华致使民族处于最危难时期。“内腐而遭外患”,“物先腐而后生虫”。杨其贞清楚地感到国家在流血,蛀虫还在欢愉;人民在抗争,国贼还在献媚。义愤填膺的激情,启动并酝酿出热血青年刺杀奸孽的信心和超凡的勇气。有组织地做各种准备去实行既定目标,成为杨其贞们报效民族的执着追求。

为了刺杀大汉奸杨永泰,杨其贞及其同伴们百密而无一疏,反复修订方案,反复盯梢跟踪,完全把自己生死置之度外,实施了历史上著名的刺杀杨永泰一案。没有杨其贞本人的亲口解密,留到今日其刺杀案依旧是迷。

这就是杨其贞的流星轨迹。刺杀后的隐姓埋名,常年地安于自己的生活常规。人们可能早已忘却曾经的腥风血雨,可能杨其贞们的业绩被浩瀚的卷宗所淹没。但流星的那一瞬间的闪烁,会长久地流传于兴仁大地。因为有徐淑琼的纪实文学《流星》,叫来兴仁旅游的人们记住,兴仁有响当当的锄奸大英雄,抗战史里有兴仁人的重大贡献!常人说地杰人灵——人们会记住兴仁的英雄辈出。

五·小人物的抗战史

——读彭宇短篇小说《马走滇黔》

  反映兴仁人民参与抗战的史实,彭宇的文字把触角伸向了一位为战马医病的兽医。一个偶然的机遇,洪玉顺略施小计救活了一匹国军将领最得意的坐骑,从而开启了抗战生涯。几年的抗战,叫洪玉顺从一位不自觉的随队兽医成为坚决的抗战勇士。究其原因,日寇的烧杀抢劫,奸淫暴行,促使洪玉顺自觉完成了一名冲锋陷阵战士的的蜕变。

   为抗战运送物资,洪玉顺率领马队入滇走黔,历经土匪抢劫而临危不惧。一句抗战的语言,同时叫土匪兽性瞬间惊醒。小人物也有大情怀,抗战纽带把最起码的良心展现出来。可见,淳朴的民风也会因为国家危难而同仇敌忾。

   描写洪玉顺的爱情也是跌宕起伏的。因为有家眷,洪玉顺开始也有收敛。由于耐不住常年的情感寂寞,耐不住张家小姐的穷追不舍,也为了抗战事宜因素,两位情投意合之人建立了又一个家庭。从中我们看到,全民的抗战也已经影响到全国的各个角落。穷苦百姓、商号大户、乡绅士党,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都能凝成一股力量,以这股力量去支援抗战队伍。所展现的宏大空间依旧是可歌可泣的,依旧是难以忘怀的。

   囿于历史局限,以往若干年不能全面叙述曾经的抗战真实。小人物以微薄之力抗战,当时的政府军地方军的竭力抗战,文字叙述随成一片盲区。以至于误导为抗战胜利只是一党之力,而不是各党及全民各阶层之力。

   彭宇先生的文章叙述了一个小人物的抗战动力以及他的平平凡凡的几年里抗战经历。仅从一个小小侧面,任读者读后有一种新鲜感觉。还可以感动,因为彭宇充满感情意味的小说的字里行间铺满里真情、激情。由此,有理由为那些小人物的抗战使命而肃然起敬。

相关热词搜索:炫彩 乡情 织锦

上一篇:兴仁礼赞- - 《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读后感
下一篇:山野的星汉光更明——写在《锦绣兴仁文学作品集》(散文卷)出版之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