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艳霞作品选
2012-06-20 10:32:31 来源:卢艳霞 责任编辑:gzxr 打印 关闭 点击:

简历:卢艳霞 女 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从2003年起,陆续有文字发表于《兴仁文苑》、《万峰岭》、《金山角》、《家庭指南报》、《锦绣兴仁佳品选(诗歌选)》等,现就职于兴仁县扶贫开发办公室。她的文学观:“粗拙的文字,偶尔也成了擦拭生命链结上的金属球,尽管发亮是暂时的,但也可以自以为(只能在心里)是生命瞬间的华彩!”

记 忆

记忆

让岁月剪成碎片

拾起

星星点点的梦

拼凑希望

潜心等待

放飞的那一天

是我手中的沙砾

攥紧

从指间悄悄泻落

柔柔的  种种

挂在渺渺水云间

轻呤浅唱

依然是我珍藏的眷恋、

天  黑了

孤独和着月光

下着雨

那 山

夜  静谧

裹一身糖霜

倚窗眺望

若隐若现

依然  沉默

我却感受

你胸腔

那排山倒海的狂啸

柔柔将你缠绕

声响细诉昵喃
   不尽的爱恋

不尽的惆怅
   不能相伴的山水
   日日夜夜相环饶
   在你基岩围成的塘里

就这样相互守望
   在你的怀抱
   多少次

想翻越你

找寻山那边的风景

不曾想

山的那边还是山

  又一个残夜

  你的伟岸

  模糊在岁月的轮回里

  你依然是你

  我却已不再是我

  因为你

  我的世界好小

  因为你

  我的世界好大

  因为你

  我拥有梦的海洋

  因为你

  我不再莫名地

  为花落泪

  飘泊已久的帆

  终于

  吹落在

  你的岸边

  让我凝视你的双眼

  化为永恒

 

  夜凉如水

  寂寞如歌……

 

  散文

生命偶拾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岁月无情,生命易逝,每一个人都是自己这部戏里的主角,其他的人都是配角,作为演员,我们就要明白自己不是编剧,甚至好多时候连导演是谁?编剧是谁都无从知道,我们无法预知生命这部戏里的所有情节和过程。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怎样,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永远不知道以后会出现怎样的情节,所以该哭的时候就痛快地哭,该笑的时候就开怀的笑吧!用我们的真心,用我们的真意,去淋漓尽致地演绎这场生命之剧!这才对得起我们自己的生命!生命有时就像易碎的花瓶,说不定什么时候,轻轻一碰,就满地碎片,所以我们要在它未碎之前,以一个最佳的状态去面对它赋予我们的一切悲欢!人从一生下来,就在走向死亡,仔细想来,死亡并不是上天对我们的惩罚,而是上天对人类的钟爱,它不是生命的结束,而是生命的长眠,如果没有死亡,生命就没有珍惜的意义。因为死亡,人们才会珍惜生命,善待生命。让人们在长眠之前的每一天,想清楚我们到底要的是什么?是物,是欲?是名?是利?还是灵魂的净透?

谁是谁生命的过客,谁是谁生命的轮转,前世的尘,今世的风,无穷无尽,可惜最终谁都不是谁的谁,爱恨情仇,就像握在手中的水滴,最终还是会从指缝间一滴滴流淌干净。每一个人都爱过,恨过,迷茫过,追求过,沮丧过,可人生不就是这一次又一次的错过吗?你说山是水的故事,云是风的故事,我是你的故事,可是你不知道你是不是我的故事。其实我又何尝知道!别想我是谁,别想你是谁,更别去想谁是谁的谁!活着就是幸福,因为我们一无所有,也因为我们富甲天下,可以说这个世界拥有我们,也可以说我们拥有这个世界。多接受身边美好的东西,摒去那些丑恶的,让我们自己变得干净利索起来!成人的世界,充斥着太多的龌龊,我们无权指责别人,更无须过份谴责自己,我们没必要用曾经的坎坷来一遍遍鞭打自己,能做的只能是,用我们在这些经历中的收获去准备下一步的路,完成一次次心灵的救赎,如果这世上真有救世主,那么这个救世主就是你自己!人,都是寂寞的,有人害怕寂寞,而有意去发展人际关系,期望能够通过认识他人能让自己不再寂寞,最后期望却会落空,有人相伴并不表示就不寂寞,没人了解自己,接受自己,懂自己,那才是一种真正的寂寞。

人活着,每天都会有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感悟。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情感是需要控制、隐藏的,不能把自己的喜怒哀乐随意的强加到别人身上,哪怕是只给他人造成丝毫不愉快的影响都是不应该的,该隐藏的时候就要隐藏。有些喜悦、有些伤感,可以适当地拿出来与人分享,而有些情感只能自己去扛,有些伤也只能自己慢慢疗养。有些话,适合烂在心里。有些痛苦,适合无声无息的忘记。有一个远房亲戚,已逾知天命的年龄,但有能力有本事,同时也是个精明的商人,在C城小有名气,德高望重,直到有一天,交给我一个笔记本对我说:我这里有一段故事,你可以作为写东西的素材,但你一定得为我保密,看着一脸凝重的他,我有点云里雾里,还以为是什么国家机密,回家打开一看,原来笔记本里记录了他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我为这样绝版的爱情不能公诸于众而感到万分遗憾!在我的眼里,他除了有能力,有本事外,还有着商人的狡诈,如果不是他本人亲自交给我这个笔记本,我是断然不会相信这样的事会发生在他身上的。过了没几天,我和家人到他家做客,饭后大家起哄唱卡拉OK,他和妻子手拉手唱情歌大秀恩爱,让在座的除我以外的人羡慕忌妒。而我因为知道了笔记本事件,在那一瞬,有一种想告诉他妻子真相的冲动,但回过头想想,最终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要命的是我也被他那段情感打动,让我看到了他鲜为人知的另一面。有经历,才会成长,这也许也是一种收获。如果我揭露真相,那么我将失信于人,而且他家将永无宁日,而历史不可能改变!其实谁也料想不到,在生活不经意的瞬间会有怎样的情感邂逅,终于,我明白,人是有情感的,性质不一样的情感原来是可以并存的,既然如此,爱恨情愁,悲欢离合就难免,他这样做,不是虚伪,而是一种融洽、一种和谐,一种圆润!所以,有些情感是需要隐藏的,是永远也不能说的!

幸福是什么?一千个人就有千种答案,也许很多人都有这种体会,当你拥有某一项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种东西并不象你原来所想的那样有价值;你拼命想得到的东西,你到时候就会发现不是真正最需要的;当你故地重游,原来记忆中的风景更好。我们往往只看到我们没有的东西,我们拥有它们时,并不知道珍惜,就像对环境的珍惜恰恰是在它屡屡被破坏之后。有一段话:就像一个人健康地呼吸,会认为这是天下最自然的事情,但忽然有一天,他的肺部出现问题了,才明白能够自由地呼吸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同样,当一个人繁忙地四处奔走时,他常常会觉得这样工作很累,忽有一天他被困在病床上,他就会无限向往地回忆那些自由忙碌的日子。对于普通人来说,平平凡凡、踏踏实实,健健康康地生活就是一种幸福!我们不必为平凡普通感叹,感叹一事无成。每个人的人生都一定有缺陷,其实缺陷也是完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好多人就是平平常常普普通通地过了一辈子,平凡也是一种美丽,牡丹的大富大贵是一种美,水仙的清香淡雅同样是一种美,与其羡慕妒忌,还不如在自己的位置尽情绽放!幸福是一门艺术,只要我们用心,就会把它经营得丰富多彩,绚丽多姿!有些人感觉不到幸福,甚至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幸福。幸福只有通过自己的纵向比较,才有深刻的感受。记得有一段话说得多好:身患重病的人会觉得健康才是幸福的,那么什么才是不幸的呢?没有什么牵挂,万念俱灰,无所事事!其实,没有父母可以奉养,没有儿女可以教化,没有朋友可以交流,才是真正不幸的。苦尽甘来,你所有的烦恼和痛苦都是因为你有一个幸福的目标。

关于爱情的理论太多太多,在上个世纪最正统的理论莫过于:“爱情是给予,而不是索取”,说实话对这个说法,我不敢苟同,爱情之所以完全付出,其实也是想完全的得到,完整地付出一颗心的同时,是想完整地得到另一颗心,要不,除了脑子进水,我想没有人会不计回报,用一颗心换取一颗心,这才是一种真正的爱情,遗憾的是,这样的事已属凤毛麟角!几十年以前,在人们的概念里,房子就是家,家就是温暖的地方,一家几口人挤在十几平米的屋子,没有觉得狭窄,反而其乐融融!也许应了那一句话:饱暧思淫欲!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了,没有了单位分房,更没有了所谓的福利房,只有清一色的商品房,而一路飙升的房价,逼着人们不得不把房子作为爱情的一个重要法码纳入婚姻,这让爱情或多或少有点变味,但爱情、房子、家、婚姻这几样东西都想要,不啻是白日做梦,我个人认为,这几样东西,得,幸!不得,命!看淡它们,特别是爱情,本就是奢侈品,以平常的心去对待,至于功名利禄更是要看淡,看轻!这样才能在岁月的风霜雪雨中,从容地走完一世的红尘!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特别是女人,所以减肥、美容是女人间经久不衰的话题,有一个同学,总是翻来覆去折腾自己,今天吃减肥药,明天往脸了抹增白霜,后天祛斑,大后天又除皱,然后永不停息的漂唇、拉双眼皮、纹眉,最终好好的一张脸,被弄得“面目全非“,还依然乐此不疲!每每遇到,她总是一遍遍问,我瘦了没?脸上斑淡了没?眉好不好看?说实话,我没觉得有什么美,也许是我对美的感觉天然迟钝!也或者是我对美的认知和别人不一样!但为了不扫她的兴,总是一次次上演现代版的皇帝的新装,瘦了,真的瘦了!淡了,的确淡了!好看,好看极了!终于有一天,痛哭流涕地找到我说,曾经山盟海誓的男人不爱她了,以前的所有话都是假的,听了她的话,我淡然,其实,以前男人爱她的话是真的,现在不爱她了的话也是真的,爱了就是爱了,不爱了就是不爱了,任你再折腾,也无济于事!在乎你的人,不会在意你的高矮胖瘦、黑白美丑。而不在乎你的人,你又何必去在意他的不在乎!这世界别人能给的温暖本来就不多,自己何苦还要折腾自己!环肥燕瘦,各有千秋!正因为你我她的不同,世界才如此丰富多彩,绚丽多姿!女人只有提升自己,活出精彩,而不是单纯的那种自虐式美容,才会让人刮目,你说。是吗?

评论

死亡,能把一切都带走么?

——读《顾城绝命之谜》有感

                                                               

一本薄薄的书,我竟读了很多天,我不敢读,不忍读,读不下去,总有种想哭却又掉不出泪的特别难受噎在心里,好长一段时间,这种情绪一直影响着我,使我无心做任何事。始终觉得这是一本有点诡异的书。

在很多人眼里,顾城的死和英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英儿在那时的角色只是个小三,而谢烨则是人人敬仰,因为她的聪慧;她的得体,在这三个人的角逐中她是个受害者,可看了这本书后才发现,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罪恶和阴谋,书中顾城有一句话:醒了才知道,人心有多冷,平时都是挺好的,迎迎送送,到真的时候都只想了自己了,自己的那点宝贝。其实在整个事件中,你们三个都有错,文昕(顾城生前好友,《顾城绝命之谜》一书作者)出版该书的目的,也是想为你洗冤。我宁愿相信你对谢烨只是个误杀,宁愿相信你只是孩子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所有人都欺骗你并要离你而去。顾城,你是个天才,而天才总是容易发疯的。英儿曾化名写了书,且在书中否认了一切,我真的无法把她和《英儿》中那个你爱得发疯的英儿联系在一起!当然,她这样做似乎也可以理解,毕竟,死者已矣,生者还要继续生存下去!

英儿和别人跑了,谢还不得不为了你去找她,你总说英儿和你是一样的,谢是你造就的,你说这话时,你能想象谢烨有多伤心吗?你根本就无视婚姻这种“世俗”之物,所以当谢烨邂逅了真诚的仰慕者决心要离开你时,你并没有刻意的去挽留,她是你唯一的救命稻草,所以你死死地抓紧,实在抓不住了就毁灭。而谢烨的悲剧在于,她将自己作为一个附属品牢牢依附在你的身上,你的快乐就是她的快乐,你的成名和名声,就是她的,她让自己成为了一个爱的奴隶,是你的精神支柱是你的圣母,其实,这只是一种母性的本能,而非一个妻子。谢烨因折服于你丰富的精神世界,失去了自己的个性,完全成为你思想的附庸,成为保姆、秘书、母亲,她努力让自己按照别人的意向来塑造自己。孕育生命是一个女子生命成长的重要环节,你却在这个阶段让谢感到你的冷漠和无视,你要谢烨永远停留在“小女儿”阶段,而力阻她向母亲阶段过渡,阻挠失败,你将爱转向了“英儿”,而你同时占有两个女人,正是对这两个女人的漠视和不尊重。谢烨对你的爱,带着太浓的盲目性,这样的盲目夸大了爱的包容性,甚至可以包容和第三者共同生活共同相处,这样的婚姻一开始就有着太多太多的虚幻性和悲剧性。谢烨实在是让人佩服,为了保住诗人妻子的名份,什么都可以忍了!你要用“心中的纯银,铸一把钥匙,去开启天国的门”来表现纯净的美,这样的诗观,这样的信念,与现实世界有着不可弥合的分裂。你的诗纯真无瑕,扑朔迷离,在你充满梦幻和童稚的诗中,充溢着莫名的忧伤,虽然是淡淡的,却又像铅一样沉重。你是天才,怪才,奇才,可是……!你与谢烨当初的邂逅相遇有着怎样的美丽和浪漫,我无从知道,但我知道,写诗的人对年轻的姑娘有着格外的吸引力,你的才情,足以让一个都市少女怦然心动!而没几个人能看清楚本乡本土的现代人往往只拥有标贴、躯壳,大不了也只是皮毛,其血肉和骨髓终究是秉承了祖先的遗传因子!而且两千年的封建文化沉淀的威力是不可估量的,谢烨一味的无条件的包容,也许才是导致悲剧发生的真正的原因。书中陈述了三个人在太平洋岛屿上和平相处的情景,真实的三人关系并非像顾城所幻想的那样和谐平等,而是两个女人的心理拉据战,却便宜了那个男人,一方面得到两个女人精神和肉体之爱,又省去一切辛劳,心安理得地享受其中一个女人生活上的料理!其实,谢烨总是想证明她在顾城那里是独一无二的,想证明自己对顾城是有价值的,可他对英儿的迷恋让她的自信瞬间消失,她发现顾城在英儿的情欲中无法自拔,跟一个庸俗的充满贪欲的男人没有什么区别。同时,也击碎了我们心中的一个神话,一个诗人和众人嘴里吹出来的五彩斑斓的肥皂泡,也给我们带来了深思……!

不该走,你匆匆地走了,丢下双亲、丢下小木耳、丢下“晓南”、丢下“英儿”。和谢烨一起到了天国,无论如何也无法把你和利斧联系起来,给无数痴迷你的崇拜者带来了永远的遗憾!正如文昕在书中所说的一样,你不是人,你是精神,是空气,是灵魂,你很轻,一直都在空中飘浮,从没在尘世落过脚,你孩童般地玩耍,孩童般地游戏,孩童般不谙世事,以至于让谢烨在你身上释放了所有的母性。小木耳(顾城之子)的出世,让你感到茫然,感到无法接受你已经长大、已经做了父亲的现实,你甚至感到了无助。尽管在后来的日子,你也曾把父爱倾注在他身上,但终归你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这些都成为你后来悲剧中的伏笔。谢于你,是母亲、是妻子、是姐姐、是女神,唯独不是恋人,而英儿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你的缺憾,所以你发疯般地爱上了英儿,其实,像你说的一样,英儿和你一模一样,你是她的灵魂、她的思想和对诗的痴迷,可顾城,你知道吗?你们都是生活在诗的王国的一对绝配,事实上,你对英儿的爱是苍白的,是海市;是蜃楼,是没有生命力的。请恕我直言,在生活中,你有好多好多的事是绝对不靠谱的,于生活而言,诗只能是一个小小的点缀,就像饭后的甜点,而绝非主食,现实有诗,却绝不是诗!都是凡夫俗子,现实的许多东西我们逃不掉的,你顾城同样如此,同样逃不掉!你的思维和行为是怪异的,你仇视欲望,却欲望强烈,你爱谢烨,依赖谢烨,甚至离了她你生活不下去,却又不断的伤害她,你说,你离开谢,你会去死,这不是因为爱她,而是你离开了她的照顾,根本无法生活,你好自私,不错,你是才华横溢的诗人,但你首先是一个人,一个男人,你怕为人夫、为人父,但你为何要求婚、要娶妻、要生子?生还是死,你尽可以按你的想法去做,你何以要带上谢?我无意更无权对已作古多年的诗人作任何道德上的评价和人格上的褒贬,也许正是怪异的思维方式才造就了一个天才诗人。陶渊明曾赞美过“桃花源”;卢梭也倡导过“回归自然”,但是,返朴归真在文明社会的条件下行不通,能否茹毛饮血是一回事,无法适应现代的生存环境是肯定的。人类既被逐出了伊甸园,要想回去极其困难,只能是永远的企盼永远的梦幻。

生活中,有很多像你一样生活在精神世界的人,只不过,他们只是思想生活在精神世界里,他们把理想和现实截然分开,他们很聪明。你为什么那么傻?你不孤独,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呀?你没有错,你一点也没有错!你以为你的激流岛就是世外桃源,你以为你可以逃离一切纷争!你以为你可以远离人性的丑恶,你以为你可以挣脱很多桎梏,你爱英儿,英儿也爱你,你们都以为有爱就有一切,可你们知道吗?生活会吞食爱情中许许多多艳丽的色彩,其实,生活中仅有爱情是不够的,婚姻更是如此。什么叫婚姻?什么叫爱?怎么样才算一个男人?你未必明白,不错,爱情就是激情;就是浪漫;就是诗情;就是画意;就是海誓;就是山盟,可婚姻,是让这些都走开,更多的是责任、义务,甚至是无奈!作为男人,作为丈夫,你给过谢什么?也许你会说,我给过谢很多爱,你那空喊的爱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你给过她关心、给过她体贴、给过她温情吗?为她遮过风,还是为她挡过雨?没有,你从没有过。对谢,你有的只是“小鸟依人”,一如婴儿依赖母亲。

你的思想是远离尘世、远离现实的,你固执地不想让她们长大,固执地认为她们不应该长大,她们在你的心中是唯一,当你意识到你在她们心目中不是唯一的时候,你愤怒了,你受不了了,你希望她们永远是小女孩,你希望自己永远是大男孩,你希望她们永远和睦相处,这可能吗?顾城,你真是可爱至极,可恨至极,同时,又是可悲、可怜至极!你一直认为,英儿和你一样,喜欢刀耕火种、男耕女织的现代“原始”生活?文昕和你说过,英儿是“身首异处”的,可你就是不听。在那个小岛上,你燕儿衔泥般地筑造你的小屋,发誓要为英儿修一座“天堂花园”,要和英儿在那里远离一切。英儿对你的爱,是痴迷的、是纯粹的、是精神的,也是真切的,可是她的思想却是现代的、超前的、是你完全不能企及的,也许,英儿也喜欢你为她筑造的小屋,也愿意和你在那里过一段安静、清凉的日子,但她决不会长此以往和你在那里生活下去,只是把它当成一种休闲,甚至是一种娱乐,只是玩玩,玩玩而已,你何必要当真,何必要当真呀!过惯了现代生活的人们怎么能适应得了你那种构想出来的“原始”生活?你人为地把爱情、婚姻、现实完全割裂开来,你以为它们是单独存在的。幻想为什么是美的?是因为它有距离,谢曾是你的梦幻,因她真实地走进了你的生活,成了你的妻子,还无怨无悔跟你到了那座小岛,慈母般地照顾你。梦幻变成现实,注定美感就会消失,这是不争的事实。顾城,你好贪心!有人说过,如果一个人在某方面太优秀太出众,那么他的其他方面一定是空白。你太出众太优秀太另类,你没有什么学历,却不停地辗转世界各国名高校讲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引起一浪又一浪的“顾城热”。你是爱情至上的,但你忘了,爱情如果不和实际的生活结合起来,就会像空中楼阁一样。摇摇欲坠!在诗的王国,你就像一方君王,可谓叱咤风云!但在生活中你却是低能的!一方面,你需要谢对你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一方面又需要英儿那样的对你疯狂的爱恋,谢的宽容是一种真正的爱,因为爱你,她接纳了英儿的一切,为你和英儿准备一切,出国、护照、生活费用。的确,当英儿真正到那个岛上的另一处和你生活在一起时,谢心底有过酸酸的妒忌,也有过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离开你的想法,可归根到底她是爱你的,然而,你却误解了她,因为谢这样做,你就可以肆无忌惮,你就认为你和英儿的爱恋是应该的,是理所当然的。谢能为你做那么多,能为你忍受那么多,而你,一个大鱼(人名,谢烨的仰慕者)的出现,竟让你举起了斧头……

英儿的离去,让你的“童话世界”崩塌,而大鱼的出现,让你觉得“世界末日”的到来,世间两个少有的奇女子都被你得到了,你认为你可以永远拥有她们,你认为无论你做了什么,无论你怎么样对待她们,她们都会无条件地永远不离不弃跟着你,你错了,你太高估了自己,而太低估了她们,试想!要是英儿不离开你,那么,你们这种莫名其妙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一个尽头?你想过以后吗?你为英儿想过吗?

你不知道,你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也许,还有一个人爱你,只是这种爱源于儿女私情又高于儿女私情,它是一种欣赏,一种包容。她曾多次说到对你的心疼,我以为,心疼就是一种爱,是一种别人无法体会的爱。

顾城,三十七年,你没有沾上一星半点的尘土,就这样走了,在西去的路上,别忘了喝孟婆汤,和谢一路走好!

允许爱忘记

读——《桃花诉》

                                     

近日,一朋友推荐飞雪长诗《桃花诉》,长歌当哭,长哭当歌,如泣如诉,让人感触深深......

一次偶遇飞雪,她说起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时,我不禁打了个冷战。我欣赏她的才情,同时,又为她的大胆有些担忧!事实证明,我的担忧并非多余,该诗刊出后,一作者,评论了这首诗,言辞犀利,刻薄,把诗中的主人公贬得体无完肤,令我这个局外人内心都有点隐隐作痛……!我只想对飞雪说一句,有些伤口是不宜揭开给外人看的,因为别人看的是热闹,还有数不清的指责,而疼的是自己……!

诗人在题记中写到:“我要狠命地想你一次,然后彻底忘记”。可以狠命地想一次,但要彻底忘记恐怕很难,甚至是不可能的。因为人可幸也是可悲之处就在于,有感情有记忆。

诗人在《桃花诉》中写到“只有你才是我命中的花\是我生命的色彩\是我一生的牵挂\是我的唯一”、“无论清晨或是梦里\无论行走或是停留\手总被你攥着”、诗人说: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情人\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是我血亲的哥哥\是我的父亲\我是你最疼爱的小女儿 .......你想把世间一切的爱给我 \唯恐某一项遗漏\.......。这些我能理解,也能真切地体会诗人写下这些诗句时的心情和感受! “你才是我命中的花,是我生命的色彩”,这本身就是一种对以后结局的一种昭示,试想,花的生命本来就短暂,也许你会说,今年开了,凋谢了,明年还会开,是的,不错,但此花已非彼花,生命应该是五彩的,怎可能只有一抹桃红?也许“我”并不爱“他”,只是习惯了是“他”的妹妹、女儿,习惯了理所当然接受“他”的溺爱和娇宠,习惯了爱在被爱中。“无论清晨……..手总被你攥着”,不知“我”是否想过?如果手老是被另一个人攥着,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了,那么,一旦那只手松开了,无疑就会天塌了一般。

对于一个要把世间所有爱都给你,唯恐某一项目遗漏的男人,你却用了最最残忍的方式,诗中的主人公,我真不知该如何说你,真的!“从相爱到婚姻你一路小心/所以你从从来没有完全彻底地得/我其实是愿意完全彻底地给/……”我有点不明白,为什么爱一个人要如此这般小心,就像捧着一个瓷娃娃.由此看来,他应该也不太懂什么是爱,也许他认为他那样做,就是爱,却不知道他的这种爱的方式是你所不需要的,他的这种爱的方式成了你离开他的真正原因!“女人有时需要侵占和掠夺/需要温柔的暴力”,我想不通,如果你真的需要你想要的暴力,你完全可以直言相告,没必要用这样一种方式,将一个爱你的人伤得那么残忍!你以为他爱你宠你疼你,你就可以肆无忌惮吗?你就可以一路玩下去?你太高估了爱情的包容度,一个男人能待你如此,完全是因为他认为他在你心里也只是唯一,几千年的封建思想的沉淀在人们特别是男人们的心中根深蒂固,试想,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忍受你躺在他的怀里想着别一个男人,换位一下,你可以忍受一个男人,和你在一起而想着另外一个女人吗?“我……迷恋清亮的眸子发出的语言/迷恋年青的嗓子飘出的哨音/鱼在我面前游来游去/我开始深入绝望地迷恋那闪闪的鱼纹/迷恋鱼与水的缠绵”,读到这里,我似乎有点明白了,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需要的仅仅是一种欲吧,固然,爱和欲,不可能完全割裂,但恕我直言,你的爱过于肤浅,所以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吞吧!

不要再在这个家想那个家了,不要再制造三个人的痛苦了,世上有许多种爱的方式,当你发觉你现在的爱不是你想要的爱的时候,你又要挽回以前的爱,你这不是在做梦吗?首先,你得想想清楚,你究竟想要的是什么?我不想像别人那样去指责你,只是其实在你内心深处,你需要的仍然是宠你疼你的那样一种爱,只是你明白得太晚!好多人都认为,在婚姻上,找了个比自己年轻的,自己就像捡了便宜一样,在这一点上,再有才情再有境界的人,也难免俗!

你那么决绝地离开,你没有顾及他的感受,在你离开后,他有了新人,你为何又会如此伤心?这让我看到了你的自私,,你离开他,却又要让他活在对你的爱里,活在伤心里,你这是为什么?你的背叛和忘记有关,而他的忘记和背叛没半点关系,你根本就没有任何权利指责他对你的忘记,你不能忘记是不想忘记,如果你现在的家是你想要的,那么你还会想起他吗?你可以背叛为什么不能允许他有新人?如果他现在依然不能忘记,还和你藕断丝连,那么和背叛又有什么区别?我觉得他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既然都有了枕边人,又何心还要去纠缠过去的一段没有结果的情感。没有谁会毫无条件的爱一个人,可以付出一颗心,但前提是,同时能得到一颗心,如果没有这个前提,一切将不复存在!

你已很疼,我不忍心再说你什么,只真诚地劝一句,珍惜你现在的家,他也是个好男人!是你自己把你们的关系搞得如此复杂,而对从前那个疼你宠你的他,忘记吧!也允许他对你的忘记,如果注定不能园满,请允许爱忘记!

为爱而歌

                    ——卢艳霞作品点评

徐淑琼

第一次见到艳霞的作品,大约是在二00三年的《兴仁文学》上,那是一首现代诗,标题就叫《给远方》,印象很深,感觉这小妹很有潜质,以后一定会有更多优秀作品问世。果然,之后每每在报刊、杂志上看到她的诗歌,而且较之以前又更加成熟了许多。推出了一系列诗歌之后,艳霞又开始写散文,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文风。可能受篇幅的限制,本期只编辑了艳霞的两首诗歌和三篇散文。以一斑而窥全豹,作品数量不多,但足可反映作者的风格和特点。

本期推出作者的两首诗歌,均属爱情题材,据我所知,艳霞绝大多数诗歌都是这类,这是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命题。就诗歌外形而言,作者着力打造一种错落有致的美学特征,因此,长短句的交替应用,基本上构成了诗歌的外形特点,诗句中,最短一个字,最长也很少超过十个字。另外,诗歌意象单纯,遣词优美,节与节之间,似断实连,清晰明朗,读来轻松愉快。就诗歌内容来讲,可以概括为“大爱清纯”四个字。诗中,作者多用第一第二人称,有时还特地成行,直抒胸臆,一任情感自然流露。在徐缓的抒情格调中,一位多愁善感的少女形象跃然纸上。

   作者以诗歌的形式抒发男欢女爱之情,散文则直接阐明了自己的人生观、爱情观。《死亡,能把一切都带走么?》及《允许爱忘记》是两篇读后感。文中,作者毫不隐晦地抨击了那种自私、占有式的“爱”,笔触直指人性私欲深处,站在“爱在于给予,不在索取”的一边,高喊:爱情,让一切私欲滚开!难得的是作者并未将爱情推至“空中楼阁”的位置,而是还爱情本来面目,置于平凡而普通的现实生活。作者把爱情放在社会、婚姻、家庭的大熔炉中,在锅、碗、瓢、盆与吃、喝、拉、撒中淬炼,炼出清纯大爱。在《生命偶拾》中,作者将生命、幸福与爱情三者一并提出来思考,探索人生的意义。无论诗歌还是散文,“爱”贯串了作者的全部作品,作者毅然擎起爱的大旗,一路高歌,为爱而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曾光智作品选

分享到: 收藏